首页
 
 
第十九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
2012/6/13 14:08:32点击数:6706
 

辛冥话音刚落,紫清掩口一笑,眼波流转,温柔无限,那鬓角的斑白竟然更给她增添了些许的风情:“你说话很有趣,想必很会讨女孩欢心。你是什么人?”紫清一边说,一边拂尘已经出手,万千缕柔丝扑向辛冥的面部。辛冥一直注意着紫清,防备她突然袭击,此时见她拂尘过来,上身向后一仰,双脚还牢牢地站在原地,一个铁板桥躲过了拂尘的袭击。只是他脸上蒙着的方帕却被拂尘带下。顿时一张丑脸露了出来。紫清一怔,她自然是认识辛冥的。当下紫清心念急转,这个幽国的王子怎么也会在今天来到倚剑阁?

风云十二骑这时正趁着紫清无暇他顾的当儿要溜走,只是紫清眼光一转,看向那领头的人:“你们交出身上带的东西,就可以走了,我现在忽然不想杀人了。”紫清挥挥拂尘,向风云十二骑示意

领头的汉子脸色陡变,朝紫清抱拳说道:“紫道长想要在下身上的事物,在下早已在总瓢把子身边发下毒誓,信在人在,信亡人亡,请恕在下万难从命。”

辛冥此时才知道,原来紫清一路追杀这风云十二骑,竟然是为了这人身上的一封信!却不知道这信里到底说的是什么,竟然让紫清这般紧追不舍。

“好,那我就先杀了你,再取信,嘿嘿。”紫清冷笑一声,拂尘微动,就要出手了。

“善哉、善哉,紫妹子,过了这么多年,你心里的杀机竟然丝毫未减,看来你虽入道门,却不曾悟道啊。”林中传来的话音刚落,琴声响起,高亢清亮,就象凤凰在九天鸣叫。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伴随着琴音唱了起来:“蜀僧抱绿绮,西下峨眉峰。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,客心洗流水,馀响入霜钟。不觉碧山暮,秋云暗几重。”琴声清亮,歌声暗哑,配合在一起,却带着一种奇怪的磁性,深深地吸引住了人的心神。曲声叮咚中,所有羁旅风尘都被洗涤干净,让人心神为之一静。

紫清面上杀机稍退,露出了柔柔的笑意:“想不到你也来了。十二年不见,你的琴弹的越发好了。”

一个和尚从路对面的树林里面缓步走出,一身白衣白袜,纤尘不染,怀里抱着一把古琴。和尚的眼角已经有了不少皱纹,只是面貌清癯,目如朗星,虽然带着僧帽,却不脱那昔日浊世偏偏佳公子的气质。

原来,四五十岁的老和尚,也可以这样有型啊。独孤灵心里惊叹了一下。

“紫妹子,十二年不见,你这修身养性的功夫可练的不怎么样啊,难道南剑他,他真的和……”中年帅哥和尚语音微颤,还没说完,却突然被紫清厉声打断了。

“越公子,你不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。我发过誓,谁要是再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,要么他死,要么我死。我虽然一直把你当大哥看,可是我的誓言不能破!”紫清说这些话的时候,声音虽然还很轻柔,但是面容却越来越冷,眼中的杀气也越来越盛。

“唉,昔日的越公子十二年前就死了,现在世间只有我这个空相和尚和这把古琴而已。十二年来如一梦!”空相和尚手在琴弦上一拨,一声轻响,琴弦居然断了。

“昔日浊世中的翩翩佳公子,倚马斜桥,满楼红袖招,如今却做了和尚,人生如长梦,一朝终需醒。你醒了吗?”紫清忽然又展颜轻笑。

“今天一过,还有什么不能醒的?”空相和尚黯然一笑,目光已经转到了那路的尽头,倚剑阁的宅邸,十二年来愈加气派了。

却不知道宅子里的人,有没有改变?

远处又有马蹄声响起,紫清回头看了看:“我不耐烦和别人见面,先走一步了。越公子,稍后倚剑阁见,这次我给你个面子,放了他们。”说完,紫清拂尘一挥,人已经消失在了路边的树林里。

风云十二骑得老大朝辛冥抱拳说道:“多谢公子相救,大恩不言谢,日后若有用到我风云十二骑的地方,公子只需要传递个信息过来就行。”说完后他一挥手,十二匹马掉转马头,朝倚剑阁的方向奔去。

空相和尚朝辛冥点点头:“施主既然在今天到倚剑阁,只怕难以置身事外。这小女娃子如今也长这么大了,哈哈,灵姑娘,却不知道你还记得当年那些故人嘛?哈哈,哈哈,贫僧先行一步了。”空相和尚的目光从独孤灵面上一扫而过,也转身缓步走入林中。

辛冥的身体忽然发抖起来,他不敢回头看灵儿,他甚至能想象到,灵儿是不是已经被他丑陋的面容吓的浑身发抖?是不是她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厌恶?

他甚至想立刻拔腿就逃,逃的远远的。只是正在他就要逃离的那一瞬间,忽然那一双温柔的手臂从背后圈住了他的身体:“冥哥哥,冥哥哥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吗?我,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,一定会的。你回来了,你回来了,你,你以为我会认不出你吗?你的声音,你的一举一动我怎么会忘记?不管你的脸变成什么样子,灵儿都会认得你,都会和你在一起……”独孤灵在辛冥的背后已经泣不成声。

辛冥慢慢地转过身,紧紧地把独孤灵搂在了怀里,“我,我回去以后,被欧阳龙下了毒,我的脸,我的脸就变成这样子啦,我变得像一个恶鬼,我,我怎么还能来见你?我,我怕会吓到你,我怕,我怕你再也不愿意见我了。”

“冥哥哥,疼……疼吗?”独孤灵用手轻轻地摸过辛冥的脸颊。

“这里不疼,这里疼。”辛冥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,那里是心脏跳动的地方。

“现在,现在我不许你疼了。”独孤灵带着泪花的脸颊上绽放出笑容,辛冥看得呆了,“傻哥哥,我怎么会嫌弃你,会怕你呢?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,我都是要嫁给你,要陪你一辈子的……”独孤灵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……

辛冥随着独孤灵进了倚剑阁的大门,眼前是重重叠叠的绿树,无数亭台楼阁掩藏在那树林之间。整个山庄借着山势,由低到高,所以山庄里的每一处楼阁,都能看见庄前的那一湖碧水。

倚剑阁的上上下下,都把独孤灵称为二小姐,辛冥对独孤灵的身份好奇起来。但独孤灵只是冲着他做个鬼脸,却什么也不说。他当年在江南结识灵儿后,只知道她住在倚剑阁,却并不知道她在倚剑阁中俨然如小公主一般的地位,可是她却并不是倚剑阁阁主的女儿,这一任的倚剑阁阁主林南剑并没有子嗣。

倚剑阁成名已久,早在蜀王国开国之初,倚剑阁的开创者林豪岳召集武林同道,发起江湖力量,以刺杀、谍探种种手段协助王国南征北战,还倾尽家中财产,做为军队饷银。后来王国一统蜀地后,封倚剑阁为武林护鼎使,是蜀国王室在江湖中势力的延伸。倚剑阁在蜀中的根基深厚,同川帮、唐门呈三足鼎立之势,把持了蜀中武林的半壁江山,从十年前开始,倚剑阁的势力开始向蜀中的外围扩张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北攻中州十二帮派,东伏江南四大世家,俨然有一统武林的势头。

本代倚剑阁阁主林南剑已经是第四代传人,十五年前林南剑的父亲林琴海因病身亡以后,做为林家的独子林南剑接替阁主职位。只是十二年前,倚剑阁发生内乱,据说当年,倚剑阁二堂主,自小和林南剑一同长大,青梅竹马的嫣堂主,在她和林南剑的婚礼前夕骤然发难,刺杀林南剑。最后林南剑重伤,嫣堂主也因刺杀失败,自杀身亡。

做为二小姐的贵客,辛冥在倚剑阁受到了贵宾级别的招待,当然,以他幽国王子的身份,本来也称得上是倚剑阁的贵客,只是据他冷眼旁观,这次到倚剑阁的不乏各王国的权贵要人,却还是不如他这个灵二小姐的朋友来的受人尊敬。此时他坐在一间精致的小花厅里,喝着倚剑阁酿造的最好的剑南春,吃着灵儿亲自挑选的小菜,从旁边的窗户望出去,就是那映照着蓝天流云的湖面。但最妙的还是,他日思夜想的灵儿就坐在自己对面,陪着自己对饮杯中美酒。

被武林中人视为最神秘最危险的倚剑阁,此时在辛冥心里,竟然是天堂一般的美妙。

酒已半酣的时候,“冥哥哥,咱们去前面看看那些人,好不好?那里一定很热闹。唉,我姐姐不让我去,你陪我偷偷去好不好?”灵儿撒娇般的神情,让辛冥除了苦笑之外还能做什么呢?

独孤灵忽然皱皱眉头:“冥哥哥,你等我一下。” 她也不等辛冥回话,匆匆离开,过了一会,等独孤灵再回来的时候,她已经换了一身打扮,穿着件小厮的衣裳,脸上不知道涂抹了什么东西,皮肤变得有些蜡黄,脸也臃肿了一些。一时间,连辛冥都认不出来了。

独孤灵一笑:“嘻嘻,这样姐姐就发现不了我了。”

穿过片片树林,辛冥忽然发现,这些树林的布局让外人无法窥探山庄的全貌,而且,更让人无法探察清楚,那些浓密的大树后,究竟有多少暗藏的护卫。

倚剑阁的阁主林南剑,据说当年受伤后,就一直躲在山庄的停剑楼里潜修,足迹几乎不出山庄,但这并不影响他把倚剑阁的影响力远远扩大到整个江湖中。

辛冥随着独孤灵走了半炷香的时间,绕过一个水榭亭台,只见脚下的小径青翠欲滴,原来这条路居然是拿三尺长的新鲜翠竹密密排铺成的。路的尽头是一座极大的大厅的侧门,而侧看过去,只见正门上写着“问剑堂”三个大字,庄丁知客在那正门口两行排开,陆陆续续前来的客人从那条大路上从正门步入大厅。

二人随着那些宾客步入大厅,此时大厅里面已经坐了有数百人,但是这个大厅极大,厅中并不显得拥挤。沿着正中间走廊,两边摆放的桌椅,坐着的人非富即贵。而在大厅的正前方,屏风下面的那个主座上,尚且空着。看来倚剑阁主林南剑还没有出现。

大厅里面有嘈杂的话语声,有些熟悉的人相互打着招呼,低声交谈,人人面上都带着一丝兴奋,一点紧张。辛冥看到空相和尚和紫清坐在靠后边的一张桌子边,偶然有熟识的人来和空相和尚打个招呼,空相和尚只是淡然一笑以对,紫清则就是冷冷地坐在那里谁也不理。川帮的风云十二骑,当然,现在只剩下八个人了,围在一桌,距离紫清的位置很远,但是他们的目光却偶然往紫清那里扫过,又不断地看着那空着的林南剑的位置,他们的老大见到辛冥,只是些微点头示意。

独孤灵拉着辛冥走到大厅的一个角落上坐了下来,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全大厅的人,自己却不容易被人注意到。

辛冥只是随意打量了下大厅里坐着的那些人,却对这些人的来历如何并不关心,他满腔心思都放在独孤灵身上。独孤灵也正是如此,两个人双手在桌下相握,目光对视中都感觉到无限欢喜,哪怕周围是海啸山崩,只怕都当是过眼的风罢了。

正在这个时候,一阵哈哈大笑声吸引了厅中众人的注意,大厅门口闯进来一个人。此人身高不过五尺,宽度却足有四尺半,站在那里,满头黄发根根竖起,简直就象是一头发怒的狮子。他目光往大厅中一扫:“怎么,林南剑还没出来?我怒狮喀汉都到了,这个林南剑成了缩头乌龟不成?不对,不对,那不是皇甫玉吗,怎么你去做了和尚?啊,嫣堂主,你,你没死?你怎的成了道姑了?”喀汉此话一说,大厅里的众人目光顿时都看向紫清。

原来紫清就是当年刺杀林南剑不成,后来自杀身亡的倚剑阁的二堂主紫嫣?!!

辛冥话音刚落,紫清掩口一笑,眼波流转,温柔无限,那鬓角的斑白竟然更给她增添了些许的风情:“你说话很有趣,想必很会讨女孩欢心。你是什么人?”紫清一边说,一边拂尘已经出手,万千缕柔丝扑向辛冥的面部。辛冥一直注意着紫清,防备她突然袭击,此时见她拂尘过来,上身向后一仰,双脚还牢牢地站在原地,一个铁板桥躲过了拂尘的袭击。只是他脸上蒙着的方帕却被拂尘带下。顿时一张丑脸露了出来。紫清一怔,她自然是认识辛冥的。当下紫清心念急转,这个幽国的王子怎么也会在今天来到倚剑阁?

风云十二骑这时正趁着紫清无暇他顾的当儿要溜走,只是紫清眼光一转,看向那领头的人:“你们交出身上带的东西,就可以走了,我现在忽然不想杀人了。”紫清挥挥拂尘,向风云十二骑示意

领头的汉子脸色陡变,朝紫清抱拳说道:“紫道长想要在下身上的事物,在下早已在总瓢把子身边发下毒誓,信在人在,信亡人亡,请恕在下万难从命。”

辛冥此时才知道,原来紫清一路追杀这风云十二骑,竟然是为了这人身上的一封信!却不知道这信里到底说的是什么,竟然让紫清这般紧追不舍。

“好,那我就先杀了你,再取信,嘿嘿。”紫清冷笑一声,拂尘微动,就要出手了。

“善哉、善哉,紫妹子,过了这么多年,你心里的杀机竟然丝毫未减,看来你虽入道门,却不曾悟道啊。”林中传来的话音刚落,琴声响起,高亢清亮,就象凤凰在九天鸣叫。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伴随着琴音唱了起来:“蜀僧抱绿绮,西下峨眉峰。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,客心洗流水,馀响入霜钟。不觉碧山暮,秋云暗几重。”琴声清亮,歌声暗哑,配合在一起,却带着一种奇怪的磁性,深深地吸引住了人的心神。曲声叮咚中,所有羁旅风尘都被洗涤干净,让人心神为之一静。

紫清面上杀机稍退,露出了柔柔的笑意:“想不到你也来了。十二年不见,你的琴弹的越发好了。”

一个和尚从路对面的树林里面缓步走出,一身白衣白袜,纤尘不染,怀里抱着一把古琴。和尚的眼角已经有了不少皱纹,只是面貌清癯,目如朗星,虽然带着僧帽,却不脱那昔日浊世偏偏佳公子的气质。

原来,四五十岁的老和尚,也可以这样有型啊。独孤灵心里惊叹了一下。

“紫妹子,十二年不见,你这修身养性的功夫可练的不怎么样啊,难道南剑他,他真的和……”中年帅哥和尚语音微颤,还没说完,却突然被紫清厉声打断了。

“越公子,你不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。我发过誓,谁要是再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,要么他死,要么我死。我虽然一直把你当大哥看,可是我的誓言不能破!”紫清说这些话的时候,声音虽然还很轻柔,但是面容却越来越冷,眼中的杀气也越来越盛。

“唉,昔日的越公子十二年前就死了,现在世间只有我这个空相和尚和这把古琴而已。十二年来如一梦!”空相和尚手在琴弦上一拨,一声轻响,琴弦居然断了。

“昔日浊世中的翩翩佳公子,倚马斜桥,满楼红袖招,如今却做了和尚,人生如长梦,一朝终需醒。你醒了吗?”紫清忽然又展颜轻笑。

“今天一过,还有什么不能醒的?”空相和尚黯然一笑,目光已经转到了那路的尽头,倚剑阁的宅邸,十二年来愈加气派了。

却不知道宅子里的人,有没有改变?

远处又有马蹄声响起,紫清回头看了看:“我不耐烦和别人见面,先走一步了。越公子,稍后倚剑阁见,这次我给你个面子,放了他们。”说完,紫清拂尘一挥,人已经消失在了路边的树林里。

风云十二骑得老大朝辛冥抱拳说道:“多谢公子相救,大恩不言谢,日后若有用到我风云十二骑的地方,公子只需要传递个信息过来就行。”说完后他一挥手,十二匹马掉转马头,朝倚剑阁的方向奔去。

空相和尚朝辛冥点点头:“施主既然在今天到倚剑阁,只怕难以置身事外。这小女娃子如今也长这么大了,哈哈,灵姑娘,却不知道你还记得当年那些故人嘛?哈哈,哈哈,贫僧先行一步了。”空相和尚的目光从独孤灵面上一扫而过,也转身缓步走入林中。

辛冥的身体忽然发抖起来,他不敢回头看灵儿,他甚至能想象到,灵儿是不是已经被他丑陋的面容吓的浑身发抖?是不是她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厌恶?

他甚至想立刻拔腿就逃,逃的远远的。只是正在他就要逃离的那一瞬间,忽然那一双温柔的手臂从背后圈住了他的身体:“冥哥哥,冥哥哥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吗?我,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,一定会的。你回来了,你回来了,你,你以为我会认不出你吗?你的声音,你的一举一动我怎么会忘记?不管你的脸变成什么样子,灵儿都会认得你,都会和你在一起……”独孤灵在辛冥的背后已经泣不成声。

辛冥慢慢地转过身,紧紧地把独孤灵搂在了怀里,“我,我回去以后,被欧阳龙下了毒,我的脸,我的脸就变成这样子啦,我变得像一个恶鬼,我,我怎么还能来见你?我,我怕会吓到你,我怕,我怕你再也不愿意见我了。”

“冥哥哥,疼……疼吗?”独孤灵用手轻轻地摸过辛冥的脸颊。

“这里不疼,这里疼。”辛冥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,那里是心脏跳动的地方。

“现在,现在我不许你疼了。”独孤灵带着泪花的脸颊上绽放出笑容,辛冥看得呆了,“傻哥哥,我怎么会嫌弃你,会怕你呢?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,我都是要嫁给你,要陪你一辈子的……”独孤灵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……

辛冥随着独孤灵进了倚剑阁的大门,眼前是重重叠叠的绿树,无数亭台楼阁掩藏在那树林之间。整个山庄借着山势,由低到高,所以山庄里的每一处楼阁,都能看见庄前的那一湖碧水。

倚剑阁的上上下下,都把独孤灵称为二小姐,辛冥对独孤灵的身份好奇起来。但独孤灵只是冲着他做个鬼脸,却什么也不说。他当年在江南结识灵儿后,只知道她住在倚剑阁,却并不知道她在倚剑阁中俨然如小公主一般的地位,可是她却并不是倚剑阁阁主的女儿,这一任的倚剑阁阁主林南剑并没有子嗣。

倚剑阁成名已久,早在蜀王国开国之初,倚剑阁的开创者林豪岳召集武林同道,发起江湖力量,以刺杀、谍探种种手段协助王国南征北战,还倾尽家中财产,做为军队饷银。后来王国一统蜀地后,封倚剑阁为武林护鼎使,是蜀国王室在江湖中势力的延伸。倚剑阁在蜀中的根基深厚,同川帮、唐门呈三足鼎立之势,把持了蜀中武林的半壁江山,从十年前开始,倚剑阁的势力开始向蜀中的外围扩张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北攻中州十二帮派,东伏江南四大世家,俨然有一统武林的势头。

本代倚剑阁阁主林南剑已经是第四代传人,十五年前林南剑的父亲林琴海因病身亡以后,做为林家的独子林南剑接替阁主职位。只是十二年前,倚剑阁发生内乱,据说当年,倚剑阁二堂主,自小和林南剑一同长大,青梅竹马的嫣堂主,在她和林南剑的婚礼前夕骤然发难,刺杀林南剑。最后林南剑重伤,嫣堂主也因刺杀失败,自杀身亡。

做为二小姐的贵客,辛冥在倚剑阁受到了贵宾级别的招待,当然,以他幽国王子的身份,本来也称得上是倚剑阁的贵客,只是据他冷眼旁观,这次到倚剑阁的不乏各王国的权贵要人,却还是不如他这个灵二小姐的朋友来的受人尊敬。此时他坐在一间精致的小花厅里,喝着倚剑阁酿造的最好的剑南春,吃着灵儿亲自挑选的小菜,从旁边的窗户望出去,就是那映照着蓝天流云的湖面。但最妙的还是,他日思夜想的灵儿就坐在自己对面,陪着自己对饮杯中美酒。

被武林中人视为最神秘最危险的倚剑阁,此时在辛冥心里,竟然是天堂一般的美妙。

酒已半酣的时候,“冥哥哥,咱们去前面看看那些人,好不好?那里一定很热闹。唉,我姐姐不让我去,你陪我偷偷去好不好?”灵儿撒娇般的神情,让辛冥除了苦笑之外还能做什么呢?

独孤灵忽然皱皱眉头:“冥哥哥,你等我一下。” 她也不等辛冥回话,匆匆离开,过了一会,等独孤灵再回来的时候,她已经换了一身打扮,穿着件小厮的衣裳,脸上不知道涂抹了什么东西,皮肤变得有些蜡黄,脸也臃肿了一些。一时间,连辛冥都认不出来了。

独孤灵一笑:“嘻嘻,这样姐姐就发现不了我了。”

穿过片片树林,辛冥忽然发现,这些树林的布局让外人无法窥探山庄的全貌,而且,更让人无法探察清楚,那些浓密的大树后,究竟有多少暗藏的护卫。

倚剑阁的阁主林南剑,据说当年受伤后,就一直躲在山庄的停剑楼里潜修,足迹几乎不出山庄,但这并不影响他把倚剑阁的影响力远远扩大到整个江湖中。

辛冥随着独孤灵走了半炷香的时间,绕过一个水榭亭台,只见脚下的小径青翠欲滴,原来这条路居然是拿三尺长的新鲜翠竹密密排铺成的。路的尽头是一座极大的大厅的侧门,而侧看过去,只见正门上写着“问剑堂”三个大字,庄丁知客在那正门口两行排开,陆陆续续前来的客人从那条大路上从正门步入大厅。

二人随着那些宾客步入大厅,此时大厅里面已经坐了有数百人,但是这个大厅极大,厅中并不显得拥挤。沿着正中间走廊,两边摆放的桌椅,坐着的人非富即贵。而在大厅的正前方,屏风下面的那个主座上,尚且空着。看来倚剑阁主林南剑还没有出现。

大厅里面有嘈杂的话语声,有些熟悉的人相互打着招呼,低声交谈,人人面上都带着一丝兴奋,一点紧张。辛冥看到空相和尚和紫清坐在靠后边的一张桌子边,偶然有熟识的人来和空相和尚打个招呼,空相和尚只是淡然一笑以对,紫清则就是冷冷地坐在那里谁也不理。川帮的风云十二骑,当然,现在只剩下八个人了,围在一桌,距离紫清的位置很远,但是他们的目光却偶然往紫清那里扫过,又不断地看着那空着的林南剑的位置,他们的老大见到辛冥,只是些微点头示意。

独孤灵拉着辛冥走到大厅的一个角落上坐了下来,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全大厅的人,自己却不容易被人注意到。

辛冥只是随意打量了下大厅里坐着的那些人,却对这些人的来历如何并不关心,他满腔心思都放在独孤灵身上。独孤灵也正是如此,两个人双手在桌下相握,目光对视中都感觉到无限欢喜,哪怕周围是海啸山崩,只怕都当是过眼的风罢了。

正在这个时候,一阵哈哈大笑声吸引了厅中众人的注意,大厅门口闯进来一个人。此人身高不过五尺,宽度却足有四尺半,站在那里,满头黄发根根竖起,简直就象是一头发怒的狮子。他目光往大厅中一扫:“怎么,林南剑还没出来?我怒狮喀汉都到了,这个林南剑成了缩头乌龟不成?不对,不对,那不是皇甫玉吗,怎么你去做了和尚?啊,嫣堂主,你,你没死?你怎的成了道姑了?”喀汉此话一说,大厅里的众人目光顿时都看向紫清。

原来紫清就是当年刺杀林南剑不成,后来自杀身亡的倚剑阁的二堂主紫嫣?!!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