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八章 天涯思君终难见
2012/6/13 14:07:57点击数:7014
 

还有一百多里地的路程就要到蜀都了,这天晚上秦风安排大家在一处河谷边宿营的时候,辛冥悄悄地走了,他骑着他的白马悄悄离开,只给秦风留了一张纸条,约好去蜀都找秦风。

清晨时分,辛冥已经骑着白马,走在蜀都郊外的一条路上。眼前明媚的景色,却无法让他的心情轻松起来。他脚下的路并不是很宽阔,甚至不平整。但是路两边郁郁葱葱的树木,在这春日的阳光下,却充满着生命的活力。在路的远方,树林逐渐稀疏下去,露出一大片蓝色的湖水。天青色的山脉环绕着湖水,隔着湖面氤氲的雾气,起伏的群山显得更加美丽神秘。在山脚下,湖水前,树林后,隐隐露出些楼壁檐角。看得出,那里有一座气派的宅邸。

看到那宅邸,辛冥忽然浑身发抖,脸上的肌肉微微扭曲起来,更加显得面容丑陋不堪。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帕,蒙住了自己的脸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他用脚轻轻一踢,跨下的白马一声长嘶,脚步放慢了许多,马蹄上似乎都沾满了晨露和花香。

蒙上面孔,辛冥似乎放松了许多,他拍拍白马的头,喃喃自语道:“马兄啊马兄,这一路辛苦你了。这倚剑阁的酒是蜀中一绝。咱们怎么想个法子去弄点庄子里的好酒来喝喝呢。”

忽然路边传来噗哧笑声,接着清脆的声音响起:“你的马儿会帮你骗人家的酒喝吗?”辛冥抬眼看去,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正坐在树上。她穿着葱绿色的薄衫,脚上套着双小蛮靴,一边用脚拨弄着树叶,一边看着辛冥。少女俏脸上带着笑意,乌溜溜的眼睛就好像浸润在水中的黑宝石。

辛冥看到少女眼睛的时候,拳头不由自主地攥紧了,只是那少女却对此浑然不觉,跟他说完话以后,又抬头向远方望去了。而白马停下脚步不肯前行,只顾探头去吃那路边的青草。

“你躲在树上干什么?”辛冥好不容易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一点。他一点一点松开自己的手掌,生怕被那少女发现。

葱绿色衫儿少女笑容中忽然带上一抹忧愁,就好像晴空里飘来一片乌云,她的肤色在绿叶绿衫的映衬下,就像桃花的花瓣匀染在牛奶里。她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:“我在这里等人,我等了好久,可是那个人一直都没来。”

“哦?既然没有,那你就不要等了啊,你真傻,为什么还要等呢?也许那个人早就把你忘了。”辛冥的口吻有些恶毒。

“不会的,他一定回来的,他不会骗我的。”少女的神情很坚定,甩了甩头上的小辫子。只是看着辛冥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疑惑,“没是什么人,干嘛管我的事情?”

“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呢,只是我喜欢看傻瓜发傻而已。”辛冥扭过头不再看那少女。只是不知道何时,辛冥的眼眶中隐约有泪光闪现。

“今天会有很多人来倚剑阁,也许,也许他也会来的。”少女喃喃自语,目光望向远方的路。

“真是个傻瓜……”辛冥喃喃地说着,把头转到了一边。

“你说话的口音和他很像啊,你,你是从幽国来的吗?”少女澄澈的双眼中带着一丝疑惑和期许。

“不错,我是从幽国来的。怎么,你要等的人也是幽国人?”辛冥淡淡的,看似无意地问道。

“是啊,他是幽国人,你们幽国人都是生的这么高大吗?他很高大,很英俊,嗯,他说他是王子,我才不相信呢。如果他是王子,那就只能娶公主,可是我可不是什么公主啊。”少女歪着头,用一支嫩白的手指抵着粉红色的脸颊,边想边说,笑容又是调皮,又是酸涩。

辛冥闷声道:“也许他真的是王子,也许他已经娶了一个公主了。你,你还等他干什么呢?也许他早就忘了你是谁了。”

“不会的,我相信他,”女孩坚定的说,眼睛中充满了信心,她随即一笑,“你如果能陪我一会,给我讲讲幽国的事情,那我等会就请你去倚剑阁喝酒。”

辛冥忽然笑了起来:“既然有倚剑阁的美酒喝,那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呢?”他说完,身体轻轻一纵,从马鞍上跃起。

少女眼睛一花,辛冥已经坐在了她的旁边,葱绿色衣衫儿少女睁着大眼睛,看着辛冥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,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很像……”葱绿色衣衫女孩说到这里,停住了话语,望着路的远方,不再说下去。辛冥感觉到女孩儿的脸蛋似乎有些微微发红。

“我叫幽辛,幽国的幽,辛辣的辛。”辛冥犹豫了一下,说了一个假名字。

“枫树?我们庄子后面有一座山,全都是枫树哦。秋天来

“我等的那个人叫阿冥,我叫他冥哥哥。”女孩幽幽的说,“冥哥哥说幽国有好多好多枫树,秋天来的时候,山上的那些枫树叶子全都变红了,整座山就象着了火一样,很好看。我就想啊,那是什么样子?是不是就像太阳落山的时候,晚霞在天际的样子?所以我就每天在这里等到太阳下山,看着晚霞,那是诸神放的焰火,迎接太阳回家”。

“不错,幽国的秋天很美,枫叶红的像晚霞,像一团火焰在天地间燃烧,像诸神为迎接秋天的来到,所放的焰火。”辛冥的心此时也像是被火在灼烧。

女孩笑了:“你说话真有趣,唉,和他说话一样有趣。对了,我叫独孤灵,你叫我灵儿吧,姐姐和冥哥哥都是这样叫我的。嗯,好像有人过来了。”少女转过头,抬起一只手指,示意辛冥看向前方。辛冥的目光却还是停留在少女的面容上,瞬也不瞬。他早已经听到了隐约的马蹄声,并且听出总共是十二匹马往这条路上奔来。

在很小的时候,辛冥受到过很严格的训练。他能够在五里地以外,凭借马蹄声,听出马匹的数量,甚至听出马背上有没有骑着人。

辛冥并没有把这些即将到来的人和马放在心上,他心里想的是另外的事情:原来灵儿是和她的姐姐住在这里,为什么当年她没有提到过她的姐姐呢?倚剑阁是蜀国三大门派之一,阁主林南剑隐居多年不曾露面,为什么这次偏偏长安攻陷,汉皇出逃后,倚剑阁却偏偏来了这许多人,难道二者有什么联系不成?

马蹄声声,越来越近,辛冥冷眼望去,只见一群人马已经从那边路上奔了过来,十二匹马,都是好马。马上的八个人,也都是魁梧的大汉。当先的一个人穿着黑色劲装,其余七个人则是青色短衫,看情形应该是黑衣人的手下。只不过这些彪悍的汉子们,现在却是满身尘土,一脸的疲惫。

当先的黑衣人,浓眉就像两条剑一样直刺到鬓角里,眼神犀利。只是他的面色有些憔悴,内心的焦虑在脸上暴露无遗。那黑衣人到了这里,忽然精神一振,他挥臂朝后喊道:“兄弟们,倚剑阁就在前面。”

后面的大汉们一声欢呼,加紧扬鞭催马。马蹄翻飞中,十二匹马,八个人,已经冲过了辛冥和楚灵所在的树上。只听得一声长嘶,当先黑衣人骑的马忽然立了起来,那黑衣人骑术极好,双手挽住马缰,双腿一夹,还是稳稳地坐在马背上,并没有被甩出去。

后面的人和马一声呼哨,都停了下来。这下变故突起,那些马上的汉子虽然脸上又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但是却还保持着镇静。

辛冥的眼神一向都很好,他看到有一小块拇指大小的树皮从树林里射出来,打在了黑衣人坐骑的前腿上。

黑衣人忽然发出一声长啸:“这里已经是倚剑阁的地盘了,尊驾难道还要在这里撒野不成?”

“风吹柳花满院香,吴姬压酒劝客尝……”随着曼声长吟,一个身穿淡紫色道袍的道姑从树林里面走出来。她手里拿着一柄拂尘,在自己肩上轻轻的掸着,脸上带着一丝嗔怪,似乎在埋怨那些马蹄扬起的灰尘弄脏了自己的衣衫。

紫衫道姑肤色白嫩,眉目温婉,面貌还犹如少女,可是鬓角处却有些斑白了,红颜尤未老,可怜发先白。这个道姑竟然是紫清!辛冥认得她,当初就是这个紫清道姑一路陪着江思影到幽国龙城。辛冥知道她是瑞亲王李昭麾下的高手,只是为什么这个紫清会来到这里?

紫清娇怯怯的身子立在那些大汉前面,那些大汉居然在慢慢地退后,脸上的恐惧神色越发浓厚了。

“倚剑阁,唉,一别十二年,又要故人重逢了吗?风吹柳花满院香,吴姬压酒劝客尝,当年的吴姬,还在吗?那些喝过吴姬酒的故人,是不是今天都能回来?”紫清轻轻地叹息着,她说话声音并不大,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紫清道长,你从成都府一路杀了我们四个兄弟。我们川帮的人向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。你一路对我们苦苦相逼,到底是为什么?”黑衣人双目怒睁,低低的咆哮声中却也掩盖不住内心深处的恐惧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紫清一双妙目看向黑衣人,“你问我为什么,那我问你,你们川帮的老大为什么要你们风云十二骑一定要赶在今天到倚剑阁?”

黑衣人面色一凛:“我们川帮的事情,还轮不到外人插手。况且,紫清道长,这里已经是倚剑阁的地盘了。你难道还要在这里动手杀人不成?”

紫清忽然微微一笑:“就算林南剑在这里,那也没什么了不起。十二年前,林南剑没有杀我,十二年后,他再想杀我就难了。”

辛冥此时坐在树上,心里面暗暗思忖:川帮一直垄断蜀中的水运和私盐,也是出了名的狠辣角色,风云十二骑听说是川帮总瓢把子天野老人的得力下属,想不到他们对这个紫清道姑这样忌惮。听说这紫清乃是紫萝观四大弟子之一,想必川帮的人是惹不起紫萝观?

“兄弟们,你们快走!”黑衣人一声大吼,双腿使劲往马腹一夹,连人带马向紫清冲去,同时手上的马鞭也已经挥了出去。

“老大,你先走!”穿着青色短衫的几个汉子,也已经扬马向紫清冲去。

紫清身子轻轻巧巧的拔高了一丈多,右脚顺势在冲过来的黑衣人的马头上轻轻一点,人在半空,拂尘已经兜头向黑衣人扫去,眼看黑衣人就要脑浆迸裂,命丧当场……

不好!辛冥心里暗叫一声,他人从树上直接跃出,长剑已经出鞘,一道银光向紫清手中的拂尘刺去。

紫清轻轻的咦了一声,拂尘往辛冥的长剑上反搭过去,万千柔丝伴随着绵绵的内力把辛冥的长剑层层裹住。

辛冥的剑顿时迟缓了下来,就好像一个正被缕缕情丝缠绵住的心,失去了往日的锋利和决绝。

被辛冥这样一个分心,黑衣大汉逃脱了紫清的必杀一击。而紫清和辛冥二人拂尘和长剑纠缠在一起,两个人同时轻轻落到了路的一边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紫清收回拂尘,看着辛冥。

“风云十二骑多谢这位兄弟救命之恩,不知道如何称呼兄弟?”那黑衣人却也停住了行动,在马上向辛冥抱拳施礼。

“这样好的季节,这么好的风景,为什么一定要打打杀杀呢?杀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”辛冥淡淡地说道,手里的长剑已经收回到了腰间的剑鞘里。

“我杀人从来不是为解决问题,只是想制造问题而已。”紫清温柔的声音却让人心里听着发冷。

辛冥一笑:“美女若是喜欢上制造问题,那么头疼的绝对是男人。”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