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六章 修罗惊变
2012/6/13 14:04:48点击数:7027
 

秦风此时已经来不及收手,只听当啷一声,那人手上的铁链应声而落。原来他的手臂扯动铁链,将铁链送向秦风的刀刃上。这“驭风”长刀削铁如泥,铁链被砍落,秦风还没回过神来,那人又大叫:“再来、再来,哈哈,哈哈,好兄弟,好兄弟。”

秦风见他满脸喜悦,肩膀微微颤抖,显然为眼见自己就要获得自由而激动,他心里一热,只觉得这个大叔就这样孤零零地被困在这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看不到一个人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酷刑?秦风的心底涌起一种同情,立刻二话不说,挥刀将他剩下的三条铁链劈断。

这人手脚一松,顿时连翻三个跟头大叫道:“我自由了,我自由了,我终于自由了,夜修罗啊夜修罗,老子终于出来了,哈哈。”他一把抱住秦风:“好兄弟,你帮了我,你说吧,你有什么要求,我答允你一件事情,我段逸向来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哈哈。”

秦风此时才知道这个人叫做段逸。他心想,如果你真有本事,怎么会被人绑在这里一绑十几年。脸上微微露出不信神色。那段逸见秦风此表情,当下也不说话,两个手指忽然往秦风的眼睛里面插去,快若闪电。秦风大惊,已经来不及躲闪,只得挥刀向段逸手臂劈过去,好逼得他回手自救。段逸哈哈一笑,手指夹住刀身,这两个手指好像有万钧力量,秦风的刀动也不能动了。

“小子,这下相信老子说的话了吧,哈哈。走吧,我带你去见夜修罗。”段逸正说道这里,那面的花丛扑拉一声响,一个娇俏的女孩儿钻了出来,银色的衣衫,笑容比蜜糖还要甜,正是蜜糖儿。

段逸看着蜜糖儿,忽然怔了怔,喃喃地道:“像,真像……”

“大叔,我送这个人来陪你好不好?”蜜糖儿拍着手笑道。

“小丫头,你妈妈也在这个岛上吗?”段逸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又是失落又是迷茫的表情。

蜜糖儿撇嘴道:“我妈早死啦,夜修罗整天把我关起来,我就跑出去啦,修罗场闷都闷死了,这次要不是碰到这傻小子,我才不回来呢。大叔,我让这傻小子救你,你怎么感谢我?”

“死啦?你妈妈叫什么名字,夜修罗是你什么人?”段逸的目光有些恍惚,视线彷佛穿过了蜜糖儿,望向遥远的地方。

“妈妈就叫妈妈,妈妈有什么名字?嘻嘻,夜修罗嘛,不是我的什么人。大叔,我们走吧,你带我们出去玩,好不好?”蜜糖儿笑嘻嘻的说,眼睛看向秦风。

“你们走吧,我要去见夜修罗,还要见辛冥。”秦风把“驭风”插到腰间,朝段逸拱手,“段大叔,再见。”

蜜糖儿脸上的笑容倏然凝结,但转瞬又绽开笑容,对秦风道:“你别走,我带你去见辛冥。大叔,我要陪这小子办点事情,不陪你啦。”

“小姑娘一见到如意郎君,就把什么大叔姐姐都忘了,哎。”段逸笑笑,“老子还是去找老相好去叙旧吧,现在的小姑娘太直接,老子躲远点。”说完身形一动,如闪电般消失在树丛后,只有他的声音还远远传来:“秦风小子,你记着,老子还欠你一件事情,哈哈,……”

蜜糖儿朝段逸消失的方向撇撇嘴,随后一把拉住秦风的手:“你跟我来。”她带着秦风一路穿花绕树,慢慢走到一条破旧崎岖的小路上,转过小路,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房屋,房屋前面的空地上,有个年轻人怀里抱着长剑,正朝秦风促狭的挤了挤眼睛,赫然正是辛冥!

秦风又惊又喜,几步跑上前去:“辛冥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辛冥丑陋的脸上依然是恶意的笑容,只是眼神变的温暖了许多,他的目光在蜜糖儿拉着秦风的手臂上停留了一会:“秦风,你这么快就勾搭上别的女人啦?你杀了萧翰海没有?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影妹了?”

秦风脸一红,他甩开蜜糖儿的手,可是蜜糖儿随即又紧紧抓住他的胳膊,脸上带着怒意:“喂,我把你带到这里,你要见辛冥,也帮你见到了,怎么,你现在要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不成?”

秦风摇摇头:“蜜糖儿,我很感谢你带我来这里,总之以后如果我有什么能帮到你,我一定答应你。”

蜜糖儿笑了起来,笑的像蜜糖一样甜美:“好,你总算没忘记答应过我的事情,你放走了那个古怪的大叔,就是那个段逸的啦,这件事情你办到了。以后我要你做的事情,你也一定要做哦。”

秦风怔了怔,原来这个段逸就是蜜糖儿要自己救出来的人,她和段逸又是什么关系,段逸似乎并不认识蜜糖儿啊?他也不关心蜜糖儿和段逸之间的事情,只是觉得蜜糖儿最后一句话似乎有些夹缠不清,自己的原话好像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此时他也无暇去细想蜜糖儿的话,只是心急要和辛冥商量回幽燕的事情。蜜糖儿一笑放开秦风:“你俩慢慢聊,我要去见夜修罗,哎,好不容易哄的他不发脾气了……”蜜糖儿边说边往院落的大门里走去,把秦风和辛冥留在外面。

辛冥的目光落到秦风腰间挂着的“驭风”长刀上,“咦”了一声,问道:“这把刀你从哪里弄来的?这可是萧瀚海的信物啊,有了这把刀,你在漠北境内畅通无阻,所到之处,都会被奉为上宾。”

秦风此时才知道这把刀的价值,并不仅仅是锋利,更是萧翰海对自己的极大信任。他心里不仅觉得有些残酷,觉得自己辜负了这种信任,于是暗暗做了决定,无论如何,这里的事情一了,要把这把刀再还给萧将军。

“你小子在漠北到底怎么样?怎么你又跑到修罗场来了?”辛冥皱皱眉头,见秦风还在发怔,语气中带了些许的不满。

“萧将军送我来修罗场磨练,原来夜修罗是萧将军的好朋友,我想刚好过来找你。我不要去刺杀萧将军了,我和你一起回幽燕见欧阳龙,和他光明正大的打一架,大不了最后死在他手里,我也不要偷偷摸摸的拿别人的性命来救出阿影。”秦风很认真的说。

“看来萧翰海很了不起啊,居然让你这个刺客成了他的追随者。”辛冥带点讥讽的笑笑,但是语气很温暖,不再有那种可以刺伤人的冷酷,“妈的,这样也好,老子多个伴,到时黄泉路上太无聊的时候咱俩还能聊聊天,打打架。”辛冥知道现在就算加张秦风,他们俩也不是欧阳龙的对手,但是又有什么可以让他们退缩的呢?他们不愿意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,那么就要用生命去争取自己的未来,自由,从来都是属于勇敢者的。

随即辛冥也给秦风讲了自己来修罗场的过程,原来他当初来到修罗场的时候,带了一件幽燕王室的信物。所以从另外一条通路进入修罗场,见到了夜修罗。这修罗场的主人和当时五大封地的王侯有着非同一般的渊源,只是这具体的渊源,却是连辛冥也不知道的了。虽然辛冥是幽燕王室的继承人,可是在修罗场受到的训练,却只有更严酷、更艰辛,因为夜修罗的原则就是,权力越大的人,责任越重,就越要经受常人所不能经受的磨练才行。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辛冥就像脱胎换骨一般,武功和技击等水平提高了一大截,并且接受了一些战场军事方面的训练。

这些训练的内容不提也罢,总之按照辛冥给秦风的讲述,都是能让人恨不得没有生在这个世界上,只是坚持下来以后,却也有另外一番成就感。辛冥说完,就要带秦风先去歇息,他说这里没有什么仆佣,除了夜修罗,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来受训的战士,所有人一律自己照顾自己,煮饭之类的事情,也都由自己搞定。每天岛上提供的食物并不多,而且还需要经过寻找和争夺。夺不到食物的人,就要在树林里或者沼泽里面找蛇蛙鸟虫来填饱肚子。这也是训练他们在野外生存的能力。

辛冥看看天色,说道:“既然你有萧翰海的书信,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夜修罗师父。”辛冥提到夜修罗的时候,玩世不恭的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,让辛冥尊敬的人,一定是个很特别的人吧,秦风心里想道。

正说道这里,忽然蜜糖儿从大门里旋风一样的冲出来:“秦风、秦风,我爹爹,我爹爹不见了。”蜜糖儿满脸的焦急,眼泪在眼眶里一个劲地打转。秦风第一次见到蜜糖儿这种神情,不禁大吃一惊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蜜糖儿哇的一声扑到秦风怀里大哭起来:“都怪我不好,都怪我不好,我放走了段逸老头子,我爹,我爹出修罗场了,他说发生了大事情,是不是,是不是我闯了祸?我,我只想和爹爹赌气,呜呜,他总是不理我。”

“你爹爹,你爹爹是谁?”秦风还是被蜜糖儿搞的满头雾水。

“她爹就是夜修罗。”辛冥在旁边冷冷地说。

“啊!!!”秦风整个人都懵了。

夜修罗离岛的时候显然很匆忙,他只给蜜糖儿留下书信:“天下有大事、大乱,为父不得不出岛应对,修罗场一应事物具有规矩,众人皆安原规。”秦风和辛冥看着夜修罗留下的书信,面面相觑。蜜糖儿也收住了眼泪,此时她静下来,觉得父亲离岛,未必就和自己放走段逸的事情有关。原来蜜糖儿自从幼年时和父亲来到修罗场生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,她长大后嫌岛上寂寞,想离开这里,没奈何夜修罗就是不让她离开,她一怒之下,索性跑到悬崖那里,去想办法阻挠进修罗场的人,把心中的怒气撒到这些进修罗场的人,结果害的好多人都沉尸在那湖里。只是夜修罗知道这件事情后,却只是淡淡一笑:“这些人连蜜糖儿这一关也过不了,也不用来我修罗场浪费时间了。”

蜜糖儿见这一招没奏效,心里更生气,她有次无意中知道了段逸的存在,并且听到父亲说段逸是个大麻烦,还是将他留在修罗场为妙。蜜糖儿心里一动,她把段逸放走,这下父亲总不会无动于衷了吧,于是,纯粹出于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,她让秦风放走了段逸。也是误打误撞,如果没有秦风手里的“驭风”只怕段逸那手脚的镣铐也是打不开的。

只是没想到夜修罗竟然匆匆离开修罗场,蜜糖儿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扔下自己不管,自顾自走了,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,又是害怕又是慌乱,毕竟当初自己不管怎样任性赌气,在心理上始终是依靠着父亲,此时竟然有一种无处依靠,宛如被遗弃的孤儿一般的凄惶心理。

秦风从包里掏出萧翰海的书信,递给蜜糖儿:“萧将军的信到时请你转交给夜修罗,既然他已经离开这里,那我也要走啦。”

蜜糖儿一把撕开信扔到地上,“都是你见鬼的要来,不然段逸怎么会被你放走,爹爹,爹爹怎么又会走。”她小孩心态,顿时把一切都迁怒到秦风身上。

辛冥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,他眼光无意瞥到那信上几个字:“漠北内乱将起……”他俯身拾起信,看了一遍,眉头紧皱,把信递给秦风:“看来咱们都要赶回去了。”

信上写着,萧翰海常年领军在外,而漠北的朝堂之上已经有了变故,这次突厥人劫掠帝国的供品,原来是和幽燕人有勾结,想击溃漠鹰军,好让漠北的权贵乘机夺了萧翰海的军权。而夺军权的目的竟然是漠北打算和幽燕联手,攻打帝国长安,然后瓜分帝国的土地。萧翰海虽然是军人,可是他却不愿意为了此事让漠北人在异国的土地上流血。帝国的土地并不适合漠北人的放牧牛羊,漠北人也不愿意帮幽燕人打仗。但是萧翰海世代忠于漠北王,也不愿意违抗王命,更加担心战争一起,只怕天下大乱,维护了上百年的和平不再。萧翰海决心抗拒王室的命令,只怕自己前途未卜,生死难料,所以就让秦风带着驭风来见夜修罗,希望夜修罗能为漠国的草原培养出一只雄鹰,守护漠北的土地和百姓,永远过着和平自由的生活。

三个人看完以后面面相觑,秦风只觉得血往头上涌,原来萧将军苦心孤诣,把自己送到修罗场,竟然有这样的用心。辛冥的表情变幻莫测,幽燕勾结漠北的事情,一定是欧阳龙在主持,他要回去阻止欧阳龙!

秦风和辛冥一般心思,两个人都要出修罗场,蜜糖儿则是要出去找父亲,此时她心里不再惶恐,盘算了一会,说道:“我带你们两个离开这里,你们要带我一起出去,不然我就不帮你们,哼,这里没有我,你们可过不去那沼泽地。”

“成交!”辛冥第一个同意,秦风心里有些叫苦,这个蜜糖儿似乎是缠上自己了。但是他也急着出去,于是只得点头同意。于是三个人稍事休整,带上干粮和衣物,当天黄昏的时候,离开了修罗场。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