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五章 搜魂魔音
2012/6/13 14:04:21点击数:7177
 

秦风索性站在树上,高声喊道:“在下秦风,受漠北萧翰海将军派遣,前来拜见夜修罗。这里有萧将军的书信交给夜修罗。”他喊了一阵,只见四下里依然静悄悄,毫无回应,不禁大为惊奇。这夜修罗既然和萧将军交好,为什么听到萧将军的名字却依然这般无谓?莫非夜修罗已经不在这个岛上了?那也应该有手下的人出来才对。

眼见天色渐暗,秦风无可奈何,只得跃下树来,坐在地下,静候岛上人的回应。好在四周繁花似锦,遍地绿草似茵,就如软软的垫子一般,也颇有些坐赏风景的趣味。秦风坐了一阵,感觉肚子开始咕咕一阵叫,甚是饥饿,他想起和思影在一起的时候,精心烹调的烤鱼、羊腿,不禁更是饿得厉害,突然想起:“这林子里真是怪异,竟然连鸟儿也不曾有一只,不然抓只鸟儿来烤了吃,也能解下肚饥。这夜修罗若是始终不派人出来,那我岂不是要活活饿死在这树林子里?”又想到思影如今孤零零在幽燕,被那个古怪的欧阳龙软禁,如果自己始终不能回来,思影怎么办?辛冥这小子也不知道怎样了?想了一阵,终于沉沉睡去。

睡到中夜,正梦到与思影、大白在温泉里戏耍,岸上烤鱼飘香,忽听得有人唱歌,秦风一惊醒来,歌声兀自萦绕耳际,他定了定神,一抬头,只见皓月中天,花香草气在黑夜中更加浓冽,歌声远远传来,却非梦境。

歌声异常悲慨,只是所唱的歌词却听不懂,想来用的不是中原的话语,只是语调高亢壮烈,彷佛无数战士疆场冲杀,又彷佛群狼对着明月齐声长嚎,和眼前这幽静的景致浑然不和,却又是一刚一柔,一动一静让人更感惊心动魄。

秦风大喜,他跟着歌声曲曲折折的走去,有时路径已断,但歌声仍是在前。他也不理道路是否通行,只是跟随歌声,遇着无路可走时,就上树而行,果然越走歌声越是高亢。他愈走愈快,一转弯,前方黑黝黝的花树丛中,忽见一对眼睛碧莹莹的闪闪发光。他吃了一惊,心想:“那是甚么猛兽?”向后跃开几步,忽然那对眼睛一闪就不见了,心想:“这修罗场真是古怪,就算是再快捷的豹子狸猫,也不能这样一霎之间就没了踪影。”正自沉吟,忽听得前面发出一阵嘶哑喘息之声,听声音却是人的呼吸。他恍然而悟:“这是人!闪闪发光的正是他的眼睛,他双眼一闭,我自然瞧不见他了,其实此人并未走开。”想到此处,不禁释然轻松了许多,但不知对方是友是敌,当下不敢作声,静观其变。

只听见那歌声忽然更加凄厉,就像饿鬼夜哭,飞枭泣血,将士百战死,万马奔腾急,听得人心胆俱裂,浑身血脉偾张,心跳如鼓,一股要在沙场上力竭战死的冲动喷涌而出。

秦风自战场上杀戮出来,这歌声对他的震撼自然非同小可,他只觉得胸中如有万马奔腾,只想把天地间一切生灵都毁灭的冲动。他数次想跃起身来将那大树拦腰截断,将那花丛连根拔起,直到力竭而死。他靠着心中的一丝空灵,勉强自己硬生生盘膝坐在地土,依照老头子所授的内功秘诀运转内息。初时只感心旌摇动,数次想跃起身来毁灭眼前的一切,但用了一会功,心神渐渐宁定,到后来意与神会,心中一片空明,不着片尘,任他歌声再惨烈,他听来只与海中波涛、树梢风响一般无异,只觉得丹田中活泼泼地,全身舒泰,腹中也不再感到饥饿。他到了这个境界,已知外邪不侵,缓缓睁开眼来。

只是眼前所见,却让秦风大吃一惊,前方花树如波涛巨浪般狂舞,如狂风掠地,如暴雨冲刷,强行压抑住的嘶吼声就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猎豹,只欲破笼而出。

他好奇心起,顿时分开面前的花树从,往里看去,只见那里赫然是一个半尺来深的地穴,一个人正坐在地穴当中,长须垂至胸前,胡子满脸,再也瞧不清他的面容,头发须眉都是深黑之色,全无斑白。这人手足都被铁链圈住,铁链的另一头则深埋在地穴的下方,那人手足不断颤抖,铁链竟然被他手足的风激荡的凭空舞动,搅的花树如波浪翻滚。

秦风见他大声喘息,好像想跃出这地穴,可是却又勉强抵抗那歌声的催激,那人身不由主的一震一跳,数次身子已伸起尺许,终于还是以极大的定力坐了下来。忽然那歌声猛地高高吊起,向长剑刺向碧空,那人身子一扭,就要跳跃而起。这跳跃而出的力道足可以让他的手臂要撕裂在铁链上。秦风顿觉不好,当即抢上,伸手牢牢按住他右肩,右手已拍在他的颈后“大椎穴”上。秦风在古秦墓随师父练功之时,每当胡思乱想、心神无法宁静,老头子常在他大椎穴上轻轻抚摸,以掌心一股热气助他镇定,而免走火入魔。秦风内功尚浅,不能以内力助这人抵拒歌声,但因按拍的部位恰到好处,那长发人心中一静,便自闭目运功。那歌声戛然而止,两声冷笑传来,随后悄然无声。

一时间只见月明星稀,清风花影,刚才那萧杀之意只如一场大梦而已。秦风松开手掌,只听长须人气喘渐缓,呼吸渐匀。那人睁开眼睛,朝秦风笑道:“小兄弟,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,可多谢你啦。”

秦风好奇道: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会在这里?那歌声怎么如此邪气?”

这人微微一笑:“你又怎么会在这里?看你形貌,自然不是修罗场中的人。你的内功很独特,很像我当年的一个老相识。”

“你认得我师父?我师父说自己叫老头子。”秦风又惊又喜。

“哈哈,哈哈,老头子,好老头子,你果然是老头子的徒弟。不错,我十五年前和你师父比试武功,两个人打了三天三夜,不分胜负。后来我们比赛喝酒,喝了三天三夜,两个人还是不分胜负,最后,嘿嘿,最后我们约好一起追一个女人,谁先追到算谁赢,没想到,没想到……”这人嘿嘿笑了几声,却不再说话。

“最后谁赢了?”秦风听得津津有味,没想到师父当年居然有这么精彩的经历,他浑然忘却了身在险地。

“没什么,最后没人赢,反而都输给了那个女人,输的很惨。这一输,我就在这修罗场里困了十几年。至于老头子,我想他的下场比我只怕好不了多少。”

秦风心道:“难怪师父说他只能在古秦墓附近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待着,不能走出去,莫非就是因为那个女子?”

“我在这里待了十几年,寂寞的紧,今天你能陪我说说话,我很是高兴。”这人说完,用手抚摸脸上的胡须,手掌到处,只见胡须纷纷落下,竟然比剃刀刮的还干净。只见他一张长方脸孔,深眸高鼻,即使坐在那里也可感觉到器宇轩昂,虽然已经人过中年,但依然不减风流潇洒之意。只是脸色白里发青,没有一丝血色。

“大叔,难道你就一直被铁链锁在这里?”秦风无法想象一个人没有了自由的日子,就像鸟不能再天空飞,虎豹不能在山林中奔跑,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。

此时天色渐明,只听见空中扑拉扑拉声音响起,一只大鹰从空中飞下来,大鹰的脚爪上挂着个竹篮,这人伸手拿过竹篮。那大鹰收了翅膀,站在旁边的树上,鹰眼四顾,顾盼神飞,神骏非常。

这人手腕上的铁链叮当作响,他揭开竹篮,里面是两大碗菜,四个馒头,两碗米饭,还有一小瓶酒。他哈哈大笑:“夜修罗忒也小气,知道你来这了,才给一瓶酒。”他拿起酒喝了两口,“这酒也淡的紧,来,小兄弟你也喝一点吧。”

秦风见他喝的不过瘾,就摇摇头说:“大叔,你自己喝,我吃馒头。”说完抓起馒头大嚼,他饿的狠了,连吃了三个馒头,才停下来。那大叔早已经把一瓶酒喝的涓滴不剩。

两个人吃完饭,秦风见大叔又把碗收到篮子里,然后把篮子挂在那鹰的脚上,那鹰双翅张开,扑哧哧飞上高空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

大叔忽然问道:“小伙子,你叫什么名字?你怎么跑到这鬼地方来了?”

秦风于是将自己年幼时怎样遇到老头子,老头子怎样给自己起名字叫秦风,自己怎样在狼窝里长大,又怎样救了江思影。后来又去幽燕龙城救江思影,认识了辛冥,幽燕被欧阳龙把持大权,辛冥来修罗场练习武功,想打败欧阳龙,自己也想从欧阳龙那里救回江思影,所以,就来这修罗场。他把欧阳龙让他刺杀萧翰海的事隐过不提,其余事情都原原本本说出来,只因这大叔和自己的师父看来交情非一般,他也对这个大叔没什么防备之心,早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人。

这人侧过了头,眯着眼,听得津津有味,只要秦风说得稍为简略,就必寻根究底的追问不休。

“你这小子有点意思,只是这修罗场里道路错综复杂,如果不是夜修罗要见你,你在这转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他。你既然有萧翰海的书信,想来他总会见你的,如果不见你,你就在这里陪着我整天聊聊天,也妙极妙极。”这人仰天打个哈哈,他说的高兴,秦风心里可就只能苦笑。

忽然这人猛地一挥手,腕上的铁链哗哗只响:“坏了,坏了,你昨晚帮了我,只怕夜修罗这小气鬼生气了,他一生气,可能就不来见你们了。对了,真是怪事,你小子武功这么差,为什么能抵挡的住夜修罗的搜魂魔音?而我差点抵挡不住?”

原来,昨晚夜修罗以搜魂魔音诱发这人心中的魔性,如果这人抵抗不住魔音的催发,手舞足蹈,发狂脱力,神经错乱,幸亏秦风到此,帮了他一下,否则后果如何,无法预料。

这人呆呆地想了一阵,不得其要,忽然他眼光停留在秦风腰间的“驭风”长刀上,他脸色陡变:“萧翰海竟然把这把刀给了你?哈哈,哈哈。”这人仰天长笑,只是声音中却是悲喜交集。

“来来来,秦风,你拿刀砍我一下,快点。”这人一个劲地催促,“朝这砍。”他指着自己的脑袋。

“大叔,我干嘛要砍你?”秦风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。

“废话少说,用尽全力来砍,不用力就是瞧不起我。”这人不耐烦,“男子汉大丈夫,爽快点,别磨磨唧唧,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
秦风被他这么一说,顿时心头火起:这大叔疯疯癫癫的,莫非他是金刚不坏的身体?砍就砍,谁怕谁!

他不再说话,驭风出手,刀锋在空中斜劈下来,他这刀看似凶猛,但是他已经打定主意,只是吓唬下这个神志不清的大叔,所以刀只准备在他头皮上划过而已。

只是这大叔却那手臂迎向那闪亮的刀锋,眼看他的手臂就要和身体分离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