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四章 登岛
2012/6/13 14:03:57点击数:7347
 

刀光在黑暗中追着秦风的身体,而秦风不停地狂奔,他不知道前方是什么,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,不能后退,他别无选择!后面的刀锋似乎随时都能刺进他的身体,他能感觉到冷冰冰的刀锋掠过皮肤时候的感觉。他用狼的速度在狂奔,只有这样的速度,才能不被那身后的刀刃夺取性命!

忽然脚底一轻,他一脚踏空,前方竟然是一个斜坡,他整个人从斜坡上翻滚下去。秦风只能用双臂护住自己的头,把身体尽量拱起来,只觉得无数石头沙粒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可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,后方追赶他的刀光似乎都消失了。前面的这段斜坡非常陡峭,但是滚落了一阵以后,斜坡慢慢缓起来,他渐渐停止了翻滚。此时他的整个人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,只是凭着心底的那一点求生意志,竭力挣扎着让身体能慢慢停下来,忽然身子猛的悬空,接着一下掉进了水里。秦风再也支持不住了,昏迷了过去。

一阵疼痛让秦风清醒过来。他发现自己赤身裸体,被裹在一张渔网里面,扔在船的甲板上。他抬眼望去,头顶上面是明晃晃的太阳,视线所及两边是起伏的山峰,而船就在山峰之间的河流上行驶。自己是在做梦吗?还是,还是我已经死了?这就是地狱中的黄泉?秦风使劲地眨了眨眼睛,身体的疼痛让他立刻清醒过来。

他挣扎着抬起头,打量着船上的情形。船不大,却不同于他在漠国看到的在湖泊上打鱼的那种渔船。因为这里的船舱竟然是双层的!整个船看上去非常结实。船头还放着长矛弓箭。秦风把头转了几个方向,都没看到有人。他于是喊了起来:“有没有人啊,有没有人啊?快点放我出来。”

喊声刚落,船舱里面出来一个少女,穿着银色的衣衫。那衣衫在阳光下泛着光泽,少女整个人就象裹在一袭瀑布中,如烟似雾。她彷佛是从河水中升起的仙女,长长的头发上面带着一圈花环。秦风眨了眨眼睛,只是身体的剧痛让他的意识有些模糊,他只觉得这个少女很美,似乎很熟悉。少女轻飘飘地走到秦风面前,站住:“怎么,你不认得我了吗?”

“思影?思影?是你吗?”秦风只觉得阳光照在那少女的衣服上,就像远山顶上的雪,晶莹剔透。

“思影?思影是谁?”那少女忽然脸色一沉,用力往秦风身上踢了一脚。秦风只觉得身上如刀割一样的痛,他闷哼了一声,清醒了了一些:“蜜糖儿?是你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已经后悔我为什么在这里了。”蜜糖儿冷冷地说,如果说秦风第一次看到蜜糖儿的时候,蜜糖儿像深山老林里面传说中的妖媚山魅,那么如今的蜜糖儿,则像是水中的仙女。

看着蜜糖儿带着坏坏的笑容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自己的身上,秦风忽然意识到,自己此时正是赤身裸体,她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自己?记得思影当时看到自己从温泉里跳出来的时候,羞的满面通红。可是这蜜糖儿却不但不害羞,反而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。原来女孩和女孩之间是这么不同啊。他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间有些不愿意让蜜糖儿这样看自己,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。记得当初思影在温泉里面看到他的时候,他也是赤裸着身体,可是为什么那时他就是那样的坦然,就好像树枝上长着树叶,桃花到了春天就会开放一样自然呢?

“你动什么动啊?我让你动了嘛?”蜜糖儿毫不留情地踢了秦风一脚,秦风顿时痛的全身缩在一起,他才发现,自己的身体上不知道被石头划出了多少伤口,被水泡过以后,到处都是皮肉翻开,已经泡的发白的口子。伤口象灼烧般的疼痛,秦风只是皱皱眉头,这种伤痛在他小时候,只是家常便饭。

河水带着小船往那山谷中行去,蜜糖儿看了看前方,忽然皱起了眉头。她俯身低头对秦风说:“你不是要去修罗场见夜修罗吗?我现在就带你去,只是你要乖乖地听话,不要乱动乱出声,否则我可帮不了你。”

秦风扭过头,不理会蜜糖儿。

蜜糖儿笑了,笑得很甜蜜:“你不在乎自己的性命,难道你也不在乎辛冥的性命吗?”

秦风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,他慢慢扭过头,盯着蜜糖儿。

“我可不是想帮你,我们做个交易吧,我带你到修罗场见辛冥,你帮我在夜修罗住的密宗禁地找一个人。怎么样?交易做完,我们各走各的路,哼,你以为我稀罕救你啊,我只是利用你而已。”蜜糖儿冷冷地说。

“成交。”秦风的声音更冷。

此时日影西斜,山峰在河面投下的阴影已经暗沉下来,波光粼粼的水面却让人感觉杀机四伏。一道暗褐色的水流在前面的河水里慢慢晕染开,蜜糖儿看着那褐色的水流,面上变得兴奋起来:“又开始了,嘻嘻,太阳落山的时候,这河水就会被血染红。”话语声中,船转过一个河湾,一片树林出现在眼前,那树林高大森密,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。从那树林里面不时传出惨叫声,呻吟声,还有疯狂的笑声,甚至有野兽咀嚼骨头的声音。

秦风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,即使在战场上,血流成河的场面也没有眼前这个树林让人感觉恐怖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秦风忍不住问道。

“这就是修罗场的入口,也是修罗门,要进入密宗禁地的第一道关口。这个密林每到晚上,就是真实的地狱。白天,这里很平静,来修罗场所有的人在白天可以享受和平、食物和水,到了晚上,屠杀就开始了。只有走出这片树林的人才能到达修罗场。”蜜糖儿一边把船停向林边,一边给秦风讲述这片树林。

蜜糖儿跳上树林边,看着秦风,眼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兴奋:“走吧,太阳落山的时候,树林里的杀戮就要开始了。记住,保护好你的命,去尽量多的收割别人的性命。”话音刚落,蜜糖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树林中。

秦风慢慢地走上林边的空地,他坐下来,盘膝面向水面而坐。他需要冷静下来,他需要恢复体力。这树林里面的世界,比他生活在狼群时候更加残酷更加危险,这世界上,还有什么地方能比人类出没的地方更凶险呢?

最后一缕光线消失了,浓重的夜色把秦风和身后的树林全部淹没。这一夜,这个修罗炼狱有多少人失去了性命?

七天后,秦风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了树林,他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,露出的肌肤伤痕累累。他的脸上衣服上溅满了血点,已经凝结成了深褐色。

但是不管怎样,秦风还是走出来了,活着走出了这片树林。他不愿意回忆树林里的七天七夜是怎么度过的,只是那噩梦一般的经历让他脱胎换骨,自身的修为又提高了许多。

树林外面入目所及,是一片灰蒙蒙的沼泽地,一望无际。这沼泽地飞鸟难渡,走兽难行,到处躲藏着吃人的毒蛇猛兽,还有踏上去就会陷入没顶的烂泥,而且漂浮在沼泽上方的瘴疠之气,让人闻之欲呕。可是只有渡过这片沼泽地,才能到达修罗场。

秦风慢慢地走到沼泽边的一个小坑旁,那里积着有些浑浊的雨水。秦风蹲下来,先喝了几口水,然后再用水把身上的血迹一点一点地洗掉。

一个甜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“我知道,我会等到你的。”秦风没有理会这声音,他自顾自清理干净衣衫,然后才站起来,偏着头看去,蜜糖儿就站在那片沼泽地的边上,脸上的笑容比蜜糖还要甜。

“走吧,走过这片沼泽后,你就能见到你想见的人了。”秦风打量着那灰沉沉地沼泽地,不知道这里隐藏着多少毒蛇猛兽。可是就算没有毒蛇猛兽,这样大的沼泽,又如何渡过?

“欢迎来到人间地狱修罗场。”蜜糖儿带着甜蜜的笑容,走向秦风,挽起他的手臂。秦风下意识地想甩开蜜糖儿,但是蜜糖儿低声在他耳边说:“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辛冥。”秦风怔了下,没有再甩开她。

天边一片乌云飘过,轰轰的雷声响起来,蜜糖儿一声唿哨,哗啦啦从她身后的沼泽地里飞起数十只大鹰,这些大鹰爪子上缠着细细的绳索,下面拖着一块竹排,竹排浮在沼泽上。蜜糖儿带着秦风步上竹排,一声唿哨声,群鹰带着竹排沿沼泽滑行而去。

这样巧妙的设计,让秦风心里暗暗佩服,群鹰的速度极快,沿途只见不时有巨大的蜥蜴,毒蛇被这竹排惊起,快如闪电的窜了出来。

“这竹排是唯一能够渡过沼泽的工具,否则,任谁轻功再好,也不能飞渡这么一大片的地方,只要一处踩错,就被这淤泥裹着沉下去,这么多年来,这里的淤泥下面不知道埋了多少尸骨。”蜜糖儿说道。

竹排如御风而行,不过半个时辰,忽然闻到扑面而来的风中带着花香,花香清新,把沼泽地里积蓄的恶臭瘴气驱散许多,顿时让人精神一振。远远望去,前方赫然出现一个小岛,这岛极大,岛上峰谷连绵,郁郁葱葱,一团绿、一团红、一团黄、一团紫,正是繁花似锦。

蜜糖儿笑道:“这里的景致好么?”秦风惊诧道:“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么多,这么好看的花,怎么修罗场却是如此美丽?”蜜糖儿甚是得意,笑道:“你以为修罗场就是血流成河,尸体如山?哈哈,那夜修罗这么喜欢享受的人,怎么能忍受他住的地方这么恶心?夜修罗不但武功了得,占卜星象、琴棋书画也都是好手,而且就这园艺种花的手段,也算的上是天下无双。这个岛地气极暖,四季如春,所以百花不败。”

秦风好奇道:“既然是这么好的地方?那你为什么要逃出来?”

“我住得腻啦,况且夜修罗不是个好人,我再不想忍受下去啦,就逃出来了。”蜜糖儿撇撇嘴。

秦风见她说的可怜,不由得心里起了怜惜之情,对她的厌憎少了许多。心道:“她脾气古怪,想来是在夜修罗那里吃了不少苦头才变成这样,也怨不得她。”

飞鹰带着竹排靠到岛边,两个人跳下竹排,走上岛去。只见岛上花丛簇簇,树木丛立,无数条小路从花丛树林中曲折拐弯,看得人眼睛都花了。秦风研究兵书的时候,看到过昔年诸葛孔明发明八卦阵,以区区的几堆大石就能把司马懿的上千精兵陷入死地。如今看到这些花丛和树木的布置,他心里一惊,这隐约有八卦阵的布局,暗含生死之门,不知道怎么走法的人,只怕就陷入死地永远走不出来了。

秦风正打量着,只看见一个淡褐色衣衫的人影倏忽从花丛中出来,随即只听到身边的蜜糖儿发出一声惊叫,竟然被那褐衣人影掠走了。那身影快如闪电,秦风竟然连此人形貌都没看清楚,那人挟着蜜糖儿转眼就消失在了花树后面。

秦风心里一阵惊惧,这样身法,简直不像是人,难道是鬼?是地狱的幽魂?他追向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,只奔出十余丈远,立时就迷失了方向,只见东南西北都有小径,却不知走向哪一处好。他走了一阵,似觉又回到了原地,顿时又惊又急,又担心蜜糖儿的安危。他索性停下脚步,跃上一棵大树,大叫:“蜜糖儿、蜜糖儿。”

只是四下里毫无声响,只听到自己的回声隐约传来“蜜糖儿、蜜糖儿……”他站在树巅上,四下眺望,南边是灰蒙蒙的沼泽,向西是崇山峻岭,东面北面都是花树,五色缤纷,不见尽头,只看得头晕眼花。花树之间既无楼阁房屋,亦无炊烟犬吠,静悄悄的情状怪异之极。秦风心中忽感恼怒,他下树一阵狂奔,更深入了树丛之中,一转念间,暗叫:“不好!我这样胡闯乱走,只怕连退回原地也不能了,那里是入口之处,总有人接应登岛的人。我在那里说明来意,再把萧将军的书信拿出来给夜修罗,自然有人引我入岛。我这样乱闯,这么大的岛子,只怕他们想找我都找不到。”于是他觅路退回,哪知起初是转来转去离不开原地,现下却是越想回去,似乎离原地越远了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