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三章 飞瀑惊魂
2012/6/13 14:03:29点击数:6825
 

秦风不提防有人突袭,他的身子一晃,脚底没有踩实,身体已经往崖下坠去,他本能中一把抓住伸向自己的树枝,那个袭击他的人来不及放手,身体被他一带,也向铁链外滑去。那人双腿一勾,勾住了铁链,上半身垂落下来。借着这一下停顿,秦风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搭上了铁链,用力一扯,身体重新回到铁链上。此时他才看见,那个袭击他的竟然是一个少女,少女长长的黑发在铁链间飘散,他正在惊讶间,那少女腰肢用力,整个人已经翻身起来,轻轻落在铁链上,一双滴溜溜的眼睛打量着秦风。

秦风此时才注意到,这个少女竟然近乎半裸,只是用藤条、树叶和花朵编制成的草帘围在腰间和胸间,长长的黑发上绕着一圈花环。她刚才袭击秦风用的也是一支才摘下来的树枝,枝叶上的露珠尚在颤动。秦风想到刚才生死须臾之间,不禁感觉后背心上冷汗阵阵,只要稍微有一个差池,此时他已经摔成了一滩肉泥,这天下再也没有他这个人存在。

秦风怒目瞪向该女子,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躲在这里?”

少女懒懒的一笑:“你管我是什么人,我想待在哪,又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秦风怒气冲上头:“那你要杀我,总和我有关系了吧,你知道不知道,刚才我差点就摔下去了。”

少女依然笑嘻嘻的:“我是帮你啊,你这个人真是笨,如果你连我的袭击都躲不过,我劝你啊,还不如就摔死在崖下,也算死个痛快。不然,你到了那边,只怕想死都死不了。那个时候,你一定会后悔为什么不死在这里算了。”

“你是修罗场里的人?”

“呸呸呸,我才不是那破地方的人呢。”那女孩一脸的鄙夷,随后指指秦风身后铁链伸向黑崖壁上的所在:“你看,这比那破地方舒服多了。”

秦风心里尚在提防着这个女孩对自己突然袭击,他用眼睛余光瞥了瞥女孩所指的地方,发现那竟然是极大的一个洞穴,铁链伸进洞穴的深处。秦风慢慢后退到那洞穴口上,方才松了口气,那女孩笑嘻嘻地跟过来:“走吧,好久没有人来陪我说话了。我请你喝我酿的酒。”

女孩拉着秦风的手,秦风禁不住缩手,只觉得这女孩身上透着说不出的诡异。女孩横了秦风一眼: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

秦风摇摇头:“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而且你刚才还想杀我。”

女孩抿嘴笑了:“你叫我蜜糖儿吧,他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“蜜糖儿,那是什么意思?”秦风忍不住搔了下头。

“就是和我在一起,就像喝了蜜糖一样,甜甜蜜蜜,嘻嘻。”蜜糖儿做了个鬼脸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秦风,我可没觉得和你在一起,有喝蜜糖的感觉,到是象我当年捅蜂窝被蜂子追赶的时候那种可怕。”秦风见这个叫蜜糖儿的女孩虽然话语中装作一副凶恶的样子,但是眼睛里面却流露出好玩的神气,顿时心里头的敌意渐渐的淡了。

蜜糖儿带着秦风往那石洞的深处走去,前面隐约有一团朦胧的光线,一直往那光线处走进,秦风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洞口,走到洞口往外望去,顿时只觉得眼前一亮,这里是个极大的斜坡,斜坡上青草如毯,点缀着朵朵鲜花,斜坡下面则是一个湖泊,碧蓝的湖水映照着天上朵朵白云,如世外的仙境。这里显然是那黑崖的另外一边,想不到竟然隐藏着这样的美丽天地。

秦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空气中带着青草的芬芳,他正要出声询问蜜糖儿这里怎会有如此洞天福地。只听得蜜糖儿坏坏的一笑,忽然抱着秦风的后背,往洞外扑去,顿时两个人在那斜坡上,在比地毯还要柔软的草地上一路翻滚下去。开始秦风心里一惊,但是随即发现蜜糖儿没有什么恶意,两个人在草地上一路翻腾,蜜糖儿赤裸的肌肤蹭着秦风的身体,秦风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像要燃烧起来。

正在秦风头昏脑热之际,忽然身体浸入到了冷水中,他猛然清醒过来,两个人已经滚落到了那湖泊中。蜜糖儿欢呼一声,潜入水中,像一条美丽的鱼儿,在水里上下漂游。她一边娇笑,一边向秦风挥手示意,让秦风来追她。秦风只是怔怔地看着她,身子浸在水里,一动不动。他想到了那天在雪地的温泉中,他把全身冰冷的思影泡在温泉中时,思影那种羞怯难当的眼神。秦风心里一酸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思影。

蜜糖儿见秦风默默地站在水里,不禁奇怪起来,她游回来,用手向秦风的脸上泼水:“喂,你是不是摔傻了啊,多好玩的水,快来一起玩吧。”

“你一个人慢慢玩,我要走了。”秦风闷闷地说道,从水里走到岸边,仰头看看滚落下来的那个石洞。

“你真是个怪人哦,这里多好玩,告诉你哦,修罗场那面好可怕的,每天都在死人。我好不容易才从那个鬼地方跑出来,你在这里陪我吧,别去那里送死。”蜜糖儿走上岸来,她的脸上溅满了水珠,就像清晨含露的花朵一般娇艳。

“我问你,你有没有见到一个,嗯,一个长的很难看,可是却是一个很好的男人?他大概两个多月前到这里来的。”秦风问蜜糖儿。

“你不留下来陪我玩,我才不告诉你呢。”蜜糖儿撇撇嘴,朝秦风做了个鬼脸。

“不告诉就不告诉,反正我到了修罗场一定会见到他的!”秦风坚信辛冥一定活着到了修罗场。

“哈,你很关心他啊,他是你什么人?”蜜糖儿好奇问道。

“他是我朋友。我要走了,我要到修罗场去找他。”秦风说完扭头就往那山斜坡上走去,回到那洞口,走过铁链,穿过那道瀑布,后面是不是就是神秘的修罗场?

“我不准你走,我不准你走!”蜜糖儿忽然觉得一种又是恼怒,又是羞辱的感觉涌上心头。从来没有人会拒绝她啊,每次她领那些躲过她的袭击活下来的人到这里来的时候,那些男人都是流露出留恋不舍的表情,都对她言听计从,虽然这些男人想留下来,可惜这些男人只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当他追随她在水中嬉戏的时候,被她带入水底的地宫,成为她的实验品。

只有这个满脸倔强,满眼的野性的男孩,竟然会拒绝她的邀请!竟然敢拒绝她的邀请!蜜糖儿气在当地,看见秦风身形慢慢向上走远,她第一次感觉到失败的恼怒和窘迫。

“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求着我留在我身边!”蜜糖儿在心里发誓,她的脸上慢慢浮现出倔强的笑容,那笑容甜蜜又恶毒,只是秦风没有机会看到,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那个洞口。

白色的铁链光滑寒冷,两根铁链,一根在下面,一根在上面。下面的铁链是用双脚来踩住,而上面那根铁链则是让人用手扶着,铁链不过拇指粗细,但是坚韧异常,秦风人已经在铁链的中间了,他向上看去,蓝天如洗,红日高照,向下看去云雾缭绕,深不可测。而他身在半空,只觉得额头上汗水不断向下滚落,这种上下皆是一片空虚的感觉,比他在战场上面对这成百上千的敌人的感觉更可怕!

离开那瀑布快一丈左右的距离,只觉得耳边水声轰轰,溅起的水珠瞬间已经湿透了秦风的头发和衣衫。他停住脚步,铁链穿过那飞瀑,他继续顺着铁链往前走,就要走到瀑布中。那水流强大的冲击力,还在这么险要的铁链上,那瀑布后面会有什么?瀑布后面是不可测,而不可测,未知的事物才是最危险的事物。

秦风凝视着瀑布,他忽然撕下衣袖,然后用撕下的这一截蒙住了自己的双眼。然后他用手扶着铁链,一步一步走进瀑布里面……

水流冲击下,秦风的身体不断地摇晃,他觉得自己就像在暴风雨中飘零的树叶,随时都会被风雨吹落到深渊里。只是靠着那在狼窝里面练出来的坚强意志,那有心中的一线空灵,他用自己的身体迎接瀑布的冲击。他蒙上了自己的双眼,可是他依靠自己的感觉不断扭动身体,尽量靠铁链的晃动卸去水流的直接冲击力!

不过短短的两尺距离,却像是在生与死之间走了一遭,感觉瀑布已经被甩在了身后,秦风的脚已经踏上了实地。他解开蒙眼的布,眼前一片黑暗,那种漆黑,像是凝固了的墨汁,铺天盖地得笼罩过来,让人甚至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。

这无边无际地黑暗中都有什么样的危险?秦风握紧了拳头,迈步向那黑暗中走去。一路上,耳边不时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,有嗡嗡声,有痛苦地呻吟声,还有若隐若现如游丝一般的叹息声……各种声音掺合在一起,让人在无穷的想象中越来越紧张压抑,精神如渐渐绷紧的琴弦,随时都有断掉的感觉。

“嗷……”秦风突然无法抑制地嚎叫起来,他觉得这黑暗,还有这黑暗中的声音似乎让他快要抓狂。他又回忆到了昔日丛林中生活时候的夜晚,那个时候,他不是狼王,他还很弱小。夜晚来临的时候,他睡在树枝上,听见树林里面咔嚓咔嚓的声音,那是熊或者虎豹在咀嚼骨头的声音,这骨头可能是一只鹿,一头野猪,甚至一只狼的骨头。这些猎物还没有死,还在挣扎着看见自己的腿正在被吃掉……而下一个被咀嚼的,可能就是自己!他一刻也不敢睡死,他担心一睁开眼睛的时候,自己的双腿正在被狗熊撕咬。他的身体随时都准备跳起来搏斗或者逃命……

他一直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强大一些,再强大一些。他努力奔跑的比最快的狼还快,让自己的牙齿能够撕裂最老的树皮,让自己的十指能够插入冻结的土地中。直到他在狼群中成为最强大的王,然后他又率领狼群,同虎豹野猪熊争夺地盘,争夺食物。最后他又遇到师父,学会了武功,他更强大了。可是如今他发现,最可怕的敌手,原来不是那些动物,而是他的同类——人!

一种恐惧感无声无息地涌入秦风的心灵,那是他长期生活在狼群中锻炼出来的本能。秦风忽然弓起身体,猛地窜向前方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前方而不是向后撤退。只是这种选择救了他的命。几把钢刀劈到了他身后的地上,砸起一溜火花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