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二章 黑崖绝顶观飞瀑
2012/6/13 14:03:02点击数:7114
 

萧翰海带着大军直冲入突厥人的队伍中,把突厥人切割成左右两块。随后大军如一柄利刃,在突厥人群中翻腾截杀,一时间突厥人士气尽失,象一群没头的苍蝇,四下乱撞,埋头逃命。

秦风的视线一直追踪着那个瘦高个男人。这个瘦高个男人一定知道冒充突厥土匪的这些人的来历。而且这个突厥男人是指挥混杂在土匪中的正规军队的。只要抓到他,就能解开这次行动的重重疑团。

可是在大军的包围中,突厥人一片混乱,投降的投降,逃窜的逃窜,负隅顽抗的负隅顽抗。那瘦高个男人甚是狡猾,趁着大军还没合围的时候,已经在十几个亲兵的护卫下冲杀了出去,失去了踪影。

这一役,秦风一战成名。大军打扫完战场,萧翰海另行派人护送供品车队上路,随后领军回营,大摆庆功宴。萧翰海在众人面前,亲自解下自己身上的佩刀,交给秦风:“此刀名为驭风,乃是我漠北第一铸造高手耗费十年心血,用天降下来的神铁铸造而成,先国王赏赐给我,你这次作战勇猛,保全了漠鹰军的性命,这把刀就给你了。希望你能用此刀保护我漠北百姓,维护我漠北一方安宁。”

秦风看着萧翰海眼中的殷殷希望,心情复杂地接过“驭风”。刀一入手,秦风就发现此刀果然不同,黑沉沉的刀刃,乌丝缠就的刀柄上刻着驭风两个字。他把刀插入腰间,只看见周围将士们艳羡的神色,就知道这把刀在萧翰海心目中肯定是珍贵无比。

萧翰海看着他收好刀,随后哈哈大笑,用力拍着秦风的肩膀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不会让我失望的!”

秦风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暖流,这种感觉,不同于他和师父,也不同于他和辛冥,那是另外一种感情,是英雄惺惺相惜的情义,是一种可以相托生死的磊落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难道他要亲手杀了萧翰海?他能吗?江思影的脸庞在秦风的脑海中浮现,秦风心中瞬间一跳。他这是怎么了?秦风强压住心下翻滚的情绪,依然像往常一样冷静地谢了萧翰海,准备走回自己的席位,但是萧翰海一把拉住他,让他坐在自己身边。众将领纷纷上来敬酒,此时,秦风已经成为他们心目中最优秀的漠鹰军将士。

将士们的尊敬,让秦风的心很热。

欢宴结束后,已经是午夜时分。

半醉的萧翰海拉着秦风:“走走,今夜你我同卧,你这次以少敌多,用的圆形车阵,非常不错,只是其中尚有不足之处,这个却怪不得你,你没有多少战场经验,这样的表现,已经是极优秀的将士水准了。呵呵,我萧翰海有你这样一个年轻人,还担心漠北未来没有好将军吗?不出十年,你就是我漠北,不,是天下最好的将军!”

秦风半扶着萧翰海走向帐篷,他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驭风的刀柄,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。只要他轻轻一刀,再趁着这夜色逃离漠北,那么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和思影远走高飞,像林中的松鼠一样过着逍遥的日子,再也不用参与到人世纠纷中来。

萧翰海忽然站住脚步,回头凝视着秦风:“孩子,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就觉得你一定是个好将士,我当时就想啊,不管怎样,我也要把这个孩子带走,让他继承我的衣钵,在战场上磨练他,让他守护这方土地。唉,我没儿子,在我心目中,你就像我儿子一般。秦风,你如果不嫌弃,我就收你为义子吧。你就把漠北当成你的家,留下来!”

秦风只觉得心里一阵热潮涌动,他垂下双眼,不敢接触萧翰海的目光:“这个,我不敢高攀。”

萧翰海哦了一声,语气中略带失望,却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笑着:“你小子啥时也要绕着弯子说话啦?好,你不愿意,我也不来勉强你,走走,睡觉去,你小子天生就是个统帅之才,老子可不能放过你,哈哈,哈哈。”

秦风扶萧翰海在帐中躺下,听着萧翰海鼾声渐起,秦风却无法入睡。他忽然想道:“我何必又要靠这些卑鄙手段去换取思影的自由呢?不若我明天向萧将军辞行,然后去修罗场,找到辛冥,一起同他杀回幽燕得了思影自然是好,如果救不了思影,我就同她死在一起算了,也是光明磊落一场。萧将军和我无冤无仇,又对我如此好,这般偷偷摸摸下手杀萧将军,纵然得手,我这辈子也必然内疚在心,不会再快乐了。

秦风做出了决定,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,这些日子来的阴霾之气一扫而空。他轻轻抚摸了一下驭风长刀,侧头看着萧将军消瘦的脸庞,满脸的胡须,心里想道:“萧将军,我,我真的很想有你这样一个父亲。”

第二天早上,秦风醒来,看见萧翰海收拾好包裹,正微笑看着他:“风儿,我要送你去一个地方,见一个老朋友。让你在他那里先磨炼一番。”

秦风心想,萧将军不知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,可是他想让我去哪里?他顿时好奇心起,也不开口,只想听听萧翰海对他有什么安排。

萧翰海顿了顿,见秦风不做声,以为他默许了自己的主张,就继续说道:“我这个朋友极为隐秘,他外号叫做夜修罗,住在修罗场。我们这支大军叫“漠鹰军”,这漠鹰两字,其实就是来自于他……”

秦风听到“修罗场”三个字,顿时心中一震。萧翰海后面的话他竟然听而不闻。等他回过神来,只听到萧翰海说:“他中年退隐,隐居在修罗场。当年他以漠鹰之号纵横天下,是我漠北的第一高手,后来他发现即使武功练到天下第一,但是凭一己之力,也无法挽救一片土地,一方百姓的命运。所以退隐后,他发誓要建成一支天下最强的军队,用来扶危济困,保护漠北的百姓安居乐业。我是他当年最好的朋友,他遂委托我组建了这支军队。这支军队中校尉以上的将领都是他从修罗场里挑选出来的。当年五百漠国壮士进入修罗场,最后也不过出来了二十个人而已。那修罗场,就是人间地狱,从那里走出来的人,都有最坚强的意志,最冷酷的身手,最冷静的头脑,还有百折不挠的决心。在修罗场里,只有胜利者才有活着的资格。”

秦风听得惊心动魄,原来修罗场是为漠北军队培养高级将领的地方!

“从修罗场活下来的人,再到我这里,我再培养他们军事谋略、行军打仗、布阵冲锋等能力,最后根据各人的资质,或任前锋、或任谋略、或任斥候。花费了十年的心血,终于造就出如今的漠鹰军。漠北的军力顿时在六国中一举跃为头筹。可是漠北人并不想用自己的武力去侵略别的国家,去争夺地盘和财物,去攻城略地,我们只想守护漠北的土地,守护漠北的百姓。风儿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萧翰海注视着秦风的双眼。

“我知道,萧将军是想让我在修罗场里得到真正的锤炼,成为一个合格的漠北将士。”秦风的心里五味陈杂,他要去守护什么?为什么要去守护?他觉得自己还没找到内心真正能说服自己的答案。

“好,你今晚出发,去修罗场吧,希望你能早日归来。记住,漠鹰军就是你的家。”萧瀚海说完这句话,转身出了帐篷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,秦风同往常一样,和将士一起训练巡防。天黑以后,军营中一片寂静。秦风步出帐篷,只见漫天的繁星,夜空如洗,他牵马站在萧翰海帐外,只见萧翰海的身影映在帐篷上,他向那身影行了一礼,随即步出营地,辨明方向,径直往修罗场奔去。

黑崖如一柄利剑,直刺天空。秦风站在黑崖之下,这正是他数月前和辛冥分手的地方。他向黑崖的上方看去,只见半空中已经是云雾缭绕,看不到尽头。这黑崖何止百丈之高,不知道辛冥当时是怎么上去的。而这黑崖上面,又是什么样的呢?

秦风利用一天的时间查看了黑崖周围的地形,在黄昏的时候,他美美地睡了一个时辰。醒来后,只觉得精力充沛。他等到夕阳快落的时候,扎好衣服,一身精短打扮,开始准备爬山。秦风选择黑夜爬黑崖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,借着月色,爬山时候的人感觉会更敏锐,当年秦风在狼窝里生活,也习惯了夜间活动。夜晚对于他来说,是更加安全的。

背着两根用藤条接成的五丈多长的绳索,秦风开始向黑崖上爬去。这黑崖虽然陡峭,可是怪石突出,可供落脚的地方并不少,比秦风预计的要好爬许多。饶是如此,两个时辰后,秦风还是一身的大汗,整个衣服都湿透了,夜风吹在身上,他不禁打了个寒颤。往下望去,借着明月,他看到自己距离崖底已经很远很远,崖下的大岩石此时和指甲盖差不多大小。往上望去,依然云雾缭绕,看不到头。秦风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抬头看到侧上方有一个突出的石台,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往那石台上爬去,准备到石台上后歇息一会。

那个石台方圆不过一丈大小,一半突出在黑崖外面,另一半则陷在一个凹壁中,长满了野藤。秦风把那野藤拽下来,铺在地上,把湿透的衣衫脱下来,换上准备好的干衣衫,随后躺在那野藤上,双手抱在头后,凝视着天上的月亮。月光如水银泻地,照着周围的山崖和树木纤毫毕现。秦风按照师父教的法子,慢慢调息,身心进入一种入定状态,顿时只觉得虽然身子丝毫不动,但是意识彷佛已经与天地万物融为了一体,虫鸣声,落叶飘落的声息,青草结子发芽的颤抖,都出现在他的感知中。他只觉得月华凝成一道细细的水流,从他头顶的百会穴上慢慢往下流动,经过脑后玉枕穴,往督脉中注入,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督脉缓缓向下流动,一时间,秦风只觉得整个后背似乎都漂浮在水面上,身体舒爽到极点。

以往秦风最不喜欢练习调息和内息运行,他更喜欢奔腾跳跃,挥拳踢腿的搏击打斗功夫。只是今夜如此明月,如此安静,刚又攀爬黑崖,用尽了体力后,他竟然不知不觉借助月华的刺激,自发地催行了内息在体内的运行。待内息运行三个周天后,秦风从地上一跃而起,只觉得全身轻松无比,比睡了一晚上还精力充沛。他试着练习起老头子师父教给他的落花流水十三疯,他只学了三招而已,可是此时再练这三招,只觉得招意如滔滔流水,绵绵不绝,竟然从三招化出三十招,三百招,三千招一样。他顿时又惊又喜,知道自己的功力又提高了血多。自此时,秦风才体会到调养内力对外家招数的好处。

秦风感觉体力恢复后,就继续往黑崖上爬去。就在第一缕阳光从云雾中射出的时候,秦风看到了黑崖的顶。此时他往脚下看去,只见白云缭绕,一片云海,竟然是一点都看不到大地的痕迹。远方一轮红日正从云海中往上冉冉升起,霞光万丈,映照在云海中,云蒸霞蔚,大自然竟然如斯壮丽,秦风痴痴地看着红日不断升起,直到彻底跃出云海,只觉得心中豪情万千,忍不住放声长啸起来……

啸声在山崖间回响。啸声刚停,秦风忘却了整夜爬山的疲累,一鼓作气,手足并用,往崖顶上窜去。不到半柱香的时候,秦风人已经站在了崖顶上。只见山崖上怪石嶙峋,竟然寸草不生,放眼望去,不过几十丈面积,秦风绕崖顶奔跑一周,只见四面皆是深渊,竟然只是孤零零的一座山崖,耸立百丈,却不知道这里为何成为修罗场的出入所在?

秦风坐在崖顶,呆呆地向四处望去,忽然借着阳光,他发现西南方向有光线反射出来。他站起身,往西南方向走去,走到崖边,凝目看向那闪光的地方,竟然是一道瀑布从另外一座山崖顶上泻下,如玉龙在空中翻滚,此时阳光照耀下,云雾慢慢消散,秦风发现隔着三十多丈的距离,和这座黑崖遥遥相对的是一座同样高的白色山崖,整个山崖如冰如玉,那条瀑布正是从这座山崖上激流之下,那飞溅起的水花,映照着阳光,在山崖间映照出一条七色彩虹。这般美妙的景色,也只有天地造化而成。

崖间的雾气完全消散后,秦风发现在对着白崖的这面黑崖石壁上,有一道铁链显现出来,这铁链完全是白色,非金非玉,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铸造成,只是平时云雾一起,就和云雾混成一色,是以极难发现。这条铁链一头在黑崖这面,另外一头则伸向那白崖的瀑布里。秦风低头目测了下崖顶到铁链的距离,大概有十几丈高。原来,他从黑崖的另外一面爬上来,只不过是进入修罗场的第一步。

秦风拿出背在身后的藤索,将两根绳索绑在一起,然后把另外一头绑在崖顶的一根石柱上,另外一头绑在自己腰间,就准备往那铁链所在的地方慢慢溜下去。说来也巧,秦风只是看到黑崖地势险要,出于习惯,搓了藤索带在身上,没想到刚好在崖顶派上用场。这黑崖到铁链所在的地方,长满了青苔,更没有突出的石块可供落脚之处。若没有这绳索,只怕下去一个失脚,就摔个粉身碎骨。秦风不禁想起辛冥,不知道他是否能顺利通过这铁链。

静下心来,秦风用力拉了拉藤索,确定承重自己的身体没问题,双手双脚贴着石壁,只感觉青苔散发着湿气,贴在身上,滑腻无比。他用手指抓牢每一个能找到的缝隙,让身体尽量下落的慢一点。

还差两张距离的时候,就要到那铁链上,藤索已经绷紧了,秦风看好那铁链的落脚处,解开藤索,往铁链上落去,他脚刚踏上铁链,只听见一声冷哼,一个人影从铁链尽头凹进去的石洞里窜出来,一根树枝刺向秦风的眼睛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