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一章 勇者生
2012/6/13 14:02:34点击数:6580
 

漠鹰军的两排人阵此时显出了威力,前方拿刀和盾牌的士兵一边用盾牌抵挡突厥人的刀枪砍劈,一边矮下身子挥刀砍杀,躲在大车下面的役工则用钩镰去绊马腿,锋利的钩镰把马腿割成两截,马匹躺在地上惨嘶,而骑兵则从马背上滚落到地上,转瞬被盾牌后面伸出的大刀长枪砍翻扎死。盾牌后面的弓箭弩手放下弓弩,拔起插在地上的长枪站在刀盾手的后面,用长枪挑刺还在马上的突厥人。

顿时,那些冲近来的突厥人遭到了更严重的杀戮,秦风的大刀一直就没闲着,那些躲过了长枪挑刺的突厥人,却无法躲过秦风那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刀光。在狼群中长大的秦风,深深明白,在战场上短兵相接的时候,只有最勇敢,最不怕死的人才能活下来。要想自己不被敌人杀死,那就先把敌人斩杀在自己的刀下!

突厥人第二次的冲锋被击退,日影已经微微西斜。马大雷有些着急的看着远方,为什么萧将军的大军还没有过来接应?虽然打退了突厥人的冲锋,但是车阵这面也已经有了不小的伤亡。近身相搏,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啊。

突厥人那里似乎被车阵坚固的防守能力给震撼住了,他们没有再次冲锋,他们的头领和几个副手正在军旗下面商量着什么。秦风远远地看着突厥人,一股压力从心底升起。尽管经过了这么多的挫败,突厥仍然还有一千五百人左右的精兵,而自己这方,还能保持战斗力的也不超过三百人了。

过了良久,突厥人忽然整顿起队形,要发起第三次冲锋了。看着突厥人缓缓变换队伍,马大雷和秦风同时心里暗暗叫苦:不好,这突厥人看来已经发现了圆形车阵的弱点了。只见突厥人把所有人马都收缩为一个尖锥形状,直指车阵。

秦风布置的车阵,就如一个圆形的鸡蛋。把这个鸡蛋放在手上,用尽全力去捏,因为鸡蛋的每一处都能把力量均匀传递开,所以鸡蛋并不容易被挤破,但是如果只是针对鸡蛋的一点去用力,那么这一点就非常容易被突破,随后整个鸡蛋就会溃烂。圆阵的道理同鸡蛋的道理一样。此时突厥人显然看到了圆阵的这个弱点,他们将队伍变成了尖锥状,向车阵的一点开始发起猛烈的攻击。

沿着前两次冲锋的突厥骑兵用血肉组成的道路,冒着箭雨,拧成了一股的突厥骑兵冲到了车阵前。突厥人的首领挥舞着手里的大斧,一斧下去,前面士兵高举的盾牌被劈开,斧头去势未减,将那士兵的半边脑袋砍了下去。顿时一股鲜血从那士兵的颈子里面喷起了一丈多高,洒的周围士兵满头满身的血点。

车阵的一个缺口被打开了,后面蜂拥而上的突厥骑兵纷纷往这缺口里冲进来。“他妈的,狗日的秦风,快给老子拦住他们。”马大雷嘶哑着嗓子大吼道,他拖着自己受伤的身体,正往车阵的缺口处踉跄着扑过去。秦风就象疯了一样,刀光舞成一片光幕,硬生生从突厥人里杀了出来,冲向那涌入缺口处的突厥人。已经冲进车阵的骑兵首领的大斧正劈向一个手持长枪的年轻士兵,那士兵似乎被这样的的惨烈吓呆了,站在那里茫然地看着砍向自己的斧头。

秦风的大刀冲着那首领的后脑砍过去,逼的那首领回斧隔开秦风的大刀。那士兵此时才反映过来,自己的小命保住了。他急忙拿那长枪去绊那突厥首领跨下的马腿。

“嗨!杀!”一声怒喝,刀斧交鸣声响起,一溜火花溅出来。突厥人首领回身用手里的斧头格住了秦风的长刀。秦风手里的长刀断成了两截。突厥人首领一声狞笑,抡起斧头向秦风的头上劈过去。秦风身体从马背上跃起,躲开斧头的攻击,那斧头去势未减,把秦风身上的马匹半个脑袋劈了下来,血从马断裂的脖子里面喷了出来。那马来不及嘶鸣一声就倒地而亡。

秦风身在半空中,已经看准了一个突厥人,他把那个突厥人扑过去,十指一插一扭,突厥人的脑袋咔嚓离脖子而去,他顺手拔出突厥人腰边挂着的长刀,随后就势一甩,把突厥人的尸体扔了出去,自己已经稳稳坐在了马背上,冷酷的眼光瞬也不瞬地盯着那个突厥人首领。

秦风身后有两个突厥人悄悄地围了过来,手里的大刀向他背上砍过去。看的正清楚的马大雷大叫起来,奈何一片人喊马嘶声中,他的声音就像一滴水落到瀑布中,压根就传不出声来。

只是彷佛没有知觉的秦风,却在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反手一刀,他右后方的那个突厥兵的右臂连着握着的刀一起飞离开他的身体。此时随着惨叫声,另外那个偷袭的突厥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秦风的长刀已经把他拦腰砍成两截,滚落在地上的上半身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声,已经被马蹄踏成了肉泥。剩下的半截身子挂在马背上,血象泉水一样涌出。这一切就在电光火石间发生,秦风的目光瞬间又转向了突厥人首领的脸上。

那突厥人首领虽然也是常年在死人堆里打滚,可是这般快捷残酷的杀戮,却还是第一次,他的目光中透漏出一丝胆怯和恐惧,这个满身血污的少年,简直就是一个魔鬼!

好,既然你怕了,那就是我最好的机会!秦风的大刀在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光芒,随后秦风身体一跃,跳离自己的马鞍,身体随着长刀一起压向那突厥人首领。

突厥人首领下意识地举斧去挡从天而降的刀光。奈何那长刀的压力加上秦风本身的重量,让突厥人首领的手臂只觉得一阵酸麻,虎口崩裂,嘭的一声,斧子和长刀都脱手飞出去,砸死了远处混战中的两个突厥人和一个士兵。而秦风的十个手指已经直直插向突厥人首领的后颈。

突厥人首领心慌之下,头往旁边一偏,秦风的手指一下插进他的肩头,随后双臂一环,把他硬生生的压在了马背上。秦风踢马往车阵中间跑去,边跑边吼道:“还不给我停手!否则我立刻扭下他的头!”

突厥人看到自己的首领被抓,一时都乱了阵脚。那突厥人首领兀自撑好汉,大声喊:“给我杀,杀,杀光这些漠国杂种……”他还没叫完,秦风一拳打到他太阳穴上,顿时晕了过去。一些突厥人犹豫着要不要停手,另外一些突厥人则纷纷向秦风扑过来,想要枪夺首领。只听见突厥人中一个身子瘦高如竹竿的人哇哇大叫:“那小子杀了头领,我们把这些人都砍成肉泥,为老大报仇!”本来乱成一团的突厥人听到这人的声音,又见那瘦高个人开始发布命令,已经取代首领指挥起众人来,就纷纷重新打斗起来。

秦风把手里的突厥人首领往马大雷那里一丢,随即向那高瘦突厥人扑过去。只是那个人见机极快,他躲在突厥人中间,只是嘴里不停喝呼发令,不和秦风正面相接。

正在此时,忽然听得那突厥人首领一声大叫,原来马大雷一接到突厥人首领,就用手里的匕首一刀割下了他的耳朵,突厥人痛醒过来,大声叫骂:“你奶奶的,老子的耳朵,啊,你敢隔老子的耳朵!”

马大雷拿着匕首在他的脖子上晃来晃去,沉声道:“你要不听我的话,我立刻把你的脑袋也割下来!”说完匕首在他脖子上轻轻一划,血已经涌了出来。那突厥人首领死里逃生,此时哪里还有斗志,只管叫道:“饶命、饶命!”

马大雷喝道:“快命令你的手下停手,否则我就杀了你。”突厥人首领苦着脸:“大人,这些人中只有五百多个人是我的手下,其余人其余人都是,都是幽燕的人,我,我哪里命令的动啊!”

“果然是幽燕人掺合进来,嘿嘿,我就说嘛,一群土匪怎么敢和我们漠鹰军对着来。这些幽燕的正规军是怎么和你们突厥人弄到一块去的?”

突厥人首领犹豫了一下,马大雷一刀下去,他的另一个耳朵应声而落,突厥人首领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:“我说,我说,是你们漠北……”他刚说到这里,一支长箭如流星般射了过来,正中他的眉心,顿时一命呜呼。

马大雷又惊又怒,放眼看去,却只见到一派混战场面,哪里能找到射箭杀死首领的人!

马大雷心念电转:这一切莫非是圈套?幽燕人劫持供品,难道只是想引漠鹰军出来?难道是想对漠鹰军不利,哎呀,马大雷不禁叫出声来,看来这次一百多个漠鹰军兄弟今日要毙命于此了……

车阵里,漠鹰军的神射手挽起弓箭,正把那些冲到车阵里面来的突厥兵一个一个的射下马来,而秦风,则指挥着集合起来的刀矛手从两翼合围过来,将那个缺口死死堵住,不让突厥骑兵再有机会冲进来。可是突厥骑兵在那瘦高个子人的指挥下依然源源不断地冲进来,双方都使出了最惨烈的手段,那小小的缺口,就如绞肉机一般,吞噬着双方士兵的血肉。

所有车阵内的士兵都看到了秦风大刀的神威,他骑在马背上,长刀斜指!耀眼的阳光在他身后,他如挟着光芒的死神,不断地收割着生命。顿时,秦风激起了士兵们无穷无尽的勇气,他们同数量远远多于他们的突厥骑兵死磕到底,绝不后退,因为后退就是死!

如果你们想在战场上活下去,那就杀光你们的敌人!

看着秦风挥舞着大刀,一路向自己杀来,冷酷野性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过自己。而他身后,血流成河,突厥人的尸体堆积成死亡之路。瘦高个的突厥人忽然脑门上渗出了冷汗,眼前的这个如魔鬼附体的年轻人,居然朝自己咧嘴笑了一笑,那笑容,既不是嘲弄,也不是轻蔑,他,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

“嘭嘭嘭“三声炮响,是萧将军的大军,萧将军的大军到了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