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十章 阵杀
2012/6/13 14:01:38点击数:6633
 

马大雷安排好人给另外两个队的人前去通报突厥人的数量,接下来派出自己的亲随,让他快马加鞭,赶回萧将军的营地搬援兵。一切布置妥当后,他带着剩下来的骑兵,利用自己熟悉地形,还有灵活机动的战术,沿途不断给那些分散一点的突厥队伍进行闪电般的冲击,随后立刻撤离,折腾到快天亮的时候,马大雷嘿嘿大笑一声:“兄弟们,我们他妈的再砍几个这些突厥崽子的脑袋。然后去和其余兄弟会合。”手下士兵挥刀呼喝响应,个个虽然已经是满头的汗水,但是精神振奋。秦风站在队伍中间,他的脸颊上溅着突厥人的鲜血,显得分外狰狞。

马大雷一声呼喝,众人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小股突厥人冲杀了过去。此时天色微明,突厥人发现了向他们发起冲锋的这队人马并不多,只是人人身手高强,来势迅猛。这股突厥人的首领嘀嘀咕咕地喊了几句话,那些突厥人忽然全部散开,形成一个扇形,等到马大雷等人冲到面前的时候,扇形的尾翼绕到了马大雷队伍的后面,把马大雷等人包围在了圈子里。随后在尖锐的号角声中,远处的突厥人都向这边围来,将马大雷这队人层层围堵起来。

“娘的,你们到是学乖了啊。”马大雷嘿嘿笑着,“兄弟们,呈防御队形,弓弩伺候他们。”几十个人掉马,背靠着背,形成一个人人面朝外的圆阵,手里的弓弩对着四面涌上来的突厥人。

“放箭!”一阵箭雨射出,冲在前面的突厥人纷纷中箭摔倒,突厥人的攻势稍稍迟滞了一下。

“呈一字纵队,跟我冲啊!”马大雷挥刀向东北方向率先冲过去,那里的突厥人数量较少,趁着突厥人被乱箭射的惊慌的时候,秦风等人形成箭一样的队形,以马大雷为首,准备由一点突破出去。弓弩早已经收回,众人挥舞着手里的长刀,放马狂奔,敢近前来的突厥人都被长刀砍下马来。但是突厥人越来越多,每一个士兵都在和四五个突厥人缠斗。

马大雷刚一刀把一个冲向自己的突厥人从肩膀处砍成两半,忽然觉得自己背心上一痛,回头一看,马大雷一声怒吼,三个突厥人的长枪正齐齐向自己扎来,他一刀挥去,三支长枪的枪尖齐齐而断,只是那只扎在他后背上的枪尖已经入肉三分,断了的枪尖依然扎在他背上。马大雷还来不及拔下枪尖,那三个被削断长枪的突厥人忽然一并冲了上来,而马大雷的眼角也瞥到左右各有四个突厥人向自己挺枪冲过来。

“老子的命看来今天要丢在这里了。”马大雷仰天一声长啸,手里的长刀在身边抡出一片圆光,凡刺入光圈的兵刃都被他的长刀铰断。只是他虽然暂时护住自己,却护不住身下的马匹,身下的马一声悲鸣,数只长枪扎进了马身,马双蹄一软,跪倒在地上。马大雷从马背上一跃而起,长刀挥出去,一个突厥人身下的马的两条前腿被他一刀砍断。那马嘶鸣一声,栽倒在地,那突厥人滚倒在地上。马大雷上去一刀,割下了他的脑袋。

那些突厥人见马大雷如此毒辣的刀法,虽然被惊吓了一下,但是仗着人多,依然催马向马大雷拥过来,众突厥人都抱定主意,就算打不死他,用马挤也要挤死他。

马大雷虽然又斩杀了几匹马和几个突厥人,但是终究好汉不敌人多,看着越来越多,越围越近的突厥人,马大雷心道:看来老子今天要命丧此地了。

眼见着突厥人马蹄翻飞,马背上的众人长枪纷纷刺出,马大雷就要丧命在马蹄下,长枪中。忽然听得一声凄厉的嚎叫声,一人一马快如闪电,从后方冲进了突厥人围攻马大雷的圈子,手里的长刀就像切西瓜一样,几个挥落,突厥人的脑袋滚了咕噜咕噜滚落在地,霎时突厥人围成的圈子散了开来。秦风乘机抓住马大雷,把他一把拖上马背,如旋风般冲出了圈子。那些被围住的士兵见自己的旅帅被救了出来,都是精神一振。

马大雷后背上鲜血汩汩流出,他忍痛发出讯号,让所有人马跟随在后,突围向西奔去。在西边的高地上,漠鹰军会合在一起,那护送贡品的队伍此时被漠鹰军围在中间,一百多个押运士兵,三百多个杂役哪里见过这种阵势,一个个吓的簌簌发抖,而押运官白净斯文,整个一书生模样,正在圈子的中间走来走去,脸上斗大的汗珠不断地往外冒。

三队漠鹰军一百五十个人,除了回去报讯的人,到这里的每一个兄弟都是血染战袍,没有人死亡,只是有十几个人受了伤。但是负责统领三队人马的韩德却失踪了。马大雷背后受的伤颇重,他本想挣扎着起身指挥队伍,无奈几番努力,整个人却是站也站不起来。此时韩德和马大雷无法指挥队伍,群龙无首,再借着朦胧的晨光,看到远处密密麻麻如蚂蚁一般的突厥人正朝高地涌来。可能是夜里被漠鹰军的几次冲刺埋伏吓到了,突厥人在距离高地两里的地方停了下来。看情况,他们是想等到天色大亮,阳光升起的时候发动攻击了。

马大雷咬咬牙,眼睛转向秦风,忽然看见秦风正同那押运官说话。随后,押运官同秦风一起,指挥那些押运士兵,把装载供物的几十辆大车首尾相连,围成一个圆圈,拉车的骆驼则在车队里面,伏在地上,构成一个内圈。在内外圈之间,指挥着一百多个押运士兵拿着弓箭站成三排,随时准备发射。而杂役们则趴在大车底下,手里握着长长的勾镰。马大雷心里一动,高声叫道:“所有漠鹰军兵士听令,现在任命秦风为临时统领,指挥所有人马,有违令者,斩。”

众士兵早已经看到秦风的举动,而且秦风在夜里冲击突厥人的时候,那种杀戮之气,让他们彻底震撼到了。如果说漠鹰军是一群雄鹰,那么秦风就是狼中之王!听到马大雷的命令,所有人都默默地站在秦风的面前,看着他,听他的命令。

秦风彷佛又回到了在狼群中生活的时光,他站在高坡上,脸上身上溅上的鲜血已经凝固,他的目光残忍无情,像寻觅猎物的狼。听到马大雷的话语,他既没有露出惊喜,也没有惊讶,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,开始安排漠鹰军的士兵举着弩箭,站在大车后面,同押运士兵混在一起。最后,秦风站在车队的前方,眯缝着眼睛,观察突厥人的动静。

晨雾渐渐地散去,当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,呜呜的号角声吹响,数千匹战马的蹄声惊醒了沉睡的大地,突厥人排着整齐的方队出现在远处的斜坡上。

马大雷站在打车上,勉力抬头看向突厥人的队伍,只是凝视了片刻,他的脸色忽然变了:“不对,这些人不全是突厥人,他们应该是训练有素的骑兵,散骑游匪一样的突厥人是不可能有这样严整的纪律的!他妈的,难怪老子会栽在这群人手里。这些是什么人,为什么冒充突厥人到这里来?”

突厥人的队伍走在斜坡下面的时候停住了,首领皱着眉头,打量着斜坡和斜坡上面的车阵。

秦风这面站了地利之便。因为选择在这样的一个斜坡上的高地扎下车阵,突厥人冲锋的能力被大大的削弱了,要自下而上的冲过一段陡坡,人和马的速度都会被减弱很多。而圆形车阵可以将己方的的防御力量发挥到极致,突厥人虽然在人数上有极大的优势,可是还是很难在极短的时间里攻破这个车阵。可是突厥人会不会看到这个圆形车阵的弱点呢?秦风看着往这面行来的突厥人,心里思忖着,想起在兵书上看到这个阵法的时候,书中对这个圆形车阵优劣两方面的点评。

“人并不多啊,为什么昨晚自己这面会输的那么惨?三千骑兵,还没有怎么反映过来,就损失了将近一千人。”骑兵首领吐了一口唾沫,心里狠狠地骂道:这些个狡猾的漠国人,就会在黑暗中使用阴谋诡计,不敢和我们明刀明枪的干一场。这次你们既然都乖乖地待在这里等老子,那就让老子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吧。这个骑兵首领却没想到,他可是率领队伍,偷偷摸摸地到别人的土地上来打劫。居然还怪人家不够光明正大。

“马旅帅,我看那些突厥人个个都东倒西歪,看来夜里你们给了他们很大的打击啊。要不现在趁着他们立足未稳,我们先派人冲上去,杀他个措手不及?”押运官站在马大雷旁边,满心希望让这些漠鹰兵去把那些个突厥人赶的越远越好,这么近的距离,对自己来说实在太危险了。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厮杀,伤到自己的可能性总是更大一些。

“不可以,我们需要拖延时间,可是他们却没有多少时间可供拖延。突厥人也知道,萧将军的大军随时都可能过来救援,他们一定比我们更急。”秦风在旁边冷冷地说道。随后秦风跳上大车,目光扫过车队的每一个人,然后喊道:“兄弟们,现在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只要牢牢守住这里,萧将军的大军随时会来。如果你们想冲出去逃命,那你们就是去送死!告诉你们,想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杀光所有的敌人,永远别后退一步!”秦风杀气腾腾的目光扫过那些士兵和杂役,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凛,不由自主振奋起精神来。

突厥人很快发起了冲锋,可惜经过大半夜的厮杀,再加上要先冲上一个斜坡才能接近粮饷车队,那些骑兵的冲锋速度和力量大大的减弱了。当他们刚冲到一半斜坡的时候,车队那里箭如雨下,虽然有铠甲盾牌护身,但是居高临下的长箭还是很轻易就穿透了他们的铠甲,没有射中人的,也大多射到了马身上。一时间人仰马翻,斜坡上突厥人无法再向前一步。

突厥人的射手也开始了反击,只是从下往上射,箭的力度和准头减弱了许多。另外一队突厥骑兵见正面攻击没有成效,开始往后迂回,想绕到车队的后面,看看有没有冲击上来的机会。奈何整个车队成一个圆阵,竟然是无懈可击。突厥人的第一次冲锋被击退了。车阵里面发出一阵欢呼,众人都是士气大振。

可是突厥兵仗着人多,第二次冲锋的时候,分成了六队,从六个方向开始突进,骑射手跟在冲锋骑兵的后面,通过不断的射箭来压制车阵那里的射手。短短三百步的距离,突厥兵硬是用自己的血肉开出了一条路,跟在骑射手后面的突厥兵终于和车阵前的漠鹰军正面碰撞了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