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八章 瀚海雄风
2012/6/13 13:55:06点击数:6526
 

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秦风一人一骑出了龙城。欧阳龙带走江思影以后,秦风沉思半晌,随后就向辛冥辞行,他要赶去敦煌,去找那个叫做萧翰海的将军,他要带着萧翰海的头颅来换回江思影。

辛冥没有挽留秦风,他送给秦风一匹快马,一些干粮和银钱,目送他离开,只是他看着辛冥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。

秦风没想到自己离开龙城后的第三天,竟然又见到了辛冥。辛冥用一块黑布蒙着面颊,头上带着斗笠,牵了一匹马,懒洋洋地坐在路边。当秦风骑着马从他身边过去的时候,他朝秦风吹了一声口哨。

“是你?辛冥,你怎么在这里,你不是去汉国了吗?”秦风有些惊讶,看着辛冥跳上马背,跟自己并行。

“我才不去什么劳什子的汉国,既然离开幽国了,我就干脆一不做,二不休,干脆出去溜达溜达。对了,秦风,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我觉得护国师让你去杀萧翰海的理由很牵强。而且他那么突兀地就安排你去杀萧翰海,护国师想刺杀谁,又何必自己出面,他手下高手有许多,随便派出去一个去杀萧翰海,又有谁知道是他下的手?而且,护国师似乎对你很熟悉似的。”

“这个护国师到底是什么人?你见过他没带面具的样子吗?”秦风一想起护国师,总觉得这个带着黄金曼陀罗面具的人浑身都透着一股说不出诡秘。

“自从十年前,他的脸被火烧毁以后,就没有人再见过他的面容了。我听父王说,我们幽国只所以风调雨顺,民富国安,都是因为历代的护国师给上天祈福。所以护国师在幽国的地位仅次于国王。不过历代的护国师都不曾干预过朝政,他们都在明月坞的玄水幻境清修,护国师在大限到来之前,就在徒弟中选好下一代护国师,然后把自己的功力全部传给他,护国师失去功力以后就死啦。新的护国师即位,继续为幽国祈福。这一代的护国师欧阳龙脸被烧毁以后,就离开玄水幻境,长期留在龙城。父王当时还极为欢喜,谁知道最后发现这欧阳龙的野心极大,父王的权力慢慢被他架空。等父王醒悟过来,却已经为时过晚。”辛冥恨恨地说,“你知道不知道,我的这张脸,就是拜护国师所赐,变成了这副样子。”

“啊?原来如此!”秦风听得惊心动魄,“欧阳龙为什么要毁你的容?”

“嘿嘿,他这么做,他这么做,”辛冥的面容扭曲起来,停顿了一会却转移了话题,“我这次逃出来,是去找一个人。这个人住在修罗场,外号漠鹰。据说天下只有漠鹰的独门秘诀能够克制欧阳龙。凡是能闯过修罗场禁制的人,漠鹰就会收他为徒。我要去闯修罗场,然后拜漠鹰为师,这样我就能学到他的武功!我就能打败欧阳龙!我要报仇!”

辛冥发出一声长长的啸声,啸声低沉哀伤,彷佛有无限的仇恨和伤心,他用力两腿一夹,那马吃痛,放蹄疾奔。秦风不再言语,跟上辛冥,两人两马一路西去。

奔行了一个多月,此时已近初春,路上冰雪融化,新绿长出,天气也渐渐暖和起来。这日到了一处极高的悬崖下,辛冥停住马匹,转身对秦风说:“兄弟,我们到这里就分手吧,你转过这悬崖,绕过南面的山谷,再往西,过莫高石窟,就到了敦煌。萧翰海的大军驻扎在敦煌城外,但是怎么刺杀他,你要好好想想。萧翰海身手不凡,统领漠国十万大军,号称漠国第一勇士。你要小心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杀他,去了再说吧。”秦风闷闷地说,“到是你要多加小心,我们在路上打探过,这么多年,能活着走出修罗行的人,不超过三个,要不你等我回来,我和你一起闯修罗场。”

“你先去找萧翰海,想办法杀了他。他是大将军,你很难接近他,想办法去到他的大军里面,做个小兵,找到接近他的机会。乘他不提防的时候杀了他。”辛冥说完,发出一声怪笑,指指前面的悬崖,“从这里上去,就是修罗场了,我先走了……”

辛冥的话音刚落,他整个人已经从马背上跃起,四肢并用,向那悬崖上爬去。悬崖虽然陡峭,但是因为有突出的怪石,还长满了各种藤蔓,并不难往上爬。

秦风看着辛冥的身影在悬崖上越爬越高,变得越来越小,直至完全消失。他才打马掉头,向南行去。

出了山谷,眼前就是一片茫茫的隔壁滩,漠国的风光景致和幽国截然不同,幽国有的是山高密林,丘陵草地;而漠国则到处都是戈壁雪山,在戈壁上又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绿洲,这些绿洲都是围绕着有湖泊的地方建成。漠国比较干旱,游牧的人群逐水草而居。

秦风是在一片绿洲边,看到那群突厥暴徒洗劫这里的牧人。一百多个突厥人像是一片乌云滚滚而来。牧人们惊慌失措,还没等他们拿起家伙,突厥人挥舞着大刀已经冲了上来。顿时安静祥和的小集市变成了人间地狱!女人的叫声,孩子的哭声,老人的斥骂声,都盖不住突厥人疯狂的砍杀声。一些突厥人专挑成年的牧民砍杀,而另外一些突厥人,则冲进牧民的帐篷,开始洗劫财物。女人和小孩被赶到一起,老人则在突厥人的马蹄下纷纷丧命。

一个女人朝秦风的方向狂奔,而两个突厥人骑着马在后面,像是猫戏弄老鼠一样,边发出淫荡的笑声,边用手里的皮鞭向那女人身上抽过去,皮鞭每次都会卷起一片女人身上的衣服,随即皮鞭往外用力一扯,被卷起的衣服就被撕裂下来。女人身上洁白的皮肤裸露出来。女人眼睛中带着绝望和耻辱,但是还是一个劲的奔跑。

也许奔跑是她唯一能做的反抗了。

秦风觉得血从脑子里面往上涌,彷佛奔跑的女人是思影。他一声长长的嚎叫,就似受了伤的狼发出的叫声。那两个突厥人被这猛然发出的凄厉叫声惊呆了,但是看到是前面一个少年发出的叫声,这两个突厥人又恢复了正常,他们见那女人已经跑到距离秦风十丈左右的,于是两个人对望一样,突然催马加速,一个人去抓那个女人,另外一个人则冲向秦风,腰间的长刀已经握在手上,对准秦风的脑袋斜劈下去。

刀没有落下,秦风已经飞身一脚把这个突厥人踹下了马背,同时顺手夺过他手里的刀,反手一刀,突厥人的脑袋飞出了半个。而他的脑袋还没落地,秦风已经从马背上再次跃起,半空中扑向另外一个突厥人。那个突厥人正在马背上俯身去抓地上女人的头发,没想到被人踢到脖子上,力量之大,当时脖颈一个180度的扭转,咔嚓一声,整个人从马背上栽了下来,身子压在女人的身上,死的时候扭到背部的脸上眼睛还睁的大大的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女人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突厥死尸,看着秦风:“请你,救救我的族人。”随后女人从突厥人身上摘下长刀,自己骑上另外一匹马,挥舞着刀又冲回去。

那里是她的家,有她的亲人和朋友。

秦风跟在这女人身后,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血很热,甚至在沸腾,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,只是觉得他一定要做些事情,这样他才能让沸腾的血冷静下来。

突厥人没想到正杀的高兴,抢的高兴的时候,一个少年居然敢来败他们的兴。这少年拿着一把夺来的长刀,竟然砍断了好几个突厥人的脖子。几个突厥人顿时向这少年围了过来。而那些被追杀的牧民见到来了救星,顿时精神一振,也开始纷纷用自己手里的木棒弓箭开始反击。顿时场面一片混乱,人喊马嘶。那个被秦风救回的女人,嘴里大声呼喝,而别的女人也不再尖叫,用自己的指甲和牙齿开始反抗起来。

这面,秦风已经被六个突厥人包围在了圈子中。

秦风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刀柄,他鼻尖上的汗珠带着血色一滴一滴落到了马背上。而他的目光则一直盯在那个明显看上去是个小头目的突厥人身上。

而那六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秦风手中的长刀,瞬也不瞬。

此时周围所有的声音好象忽然在秦风的耳边消失,他心静如水,眼里只有那六个人存在,那六双冒着凶光和警觉的眼睛。

只有在敌人杀死你之前将他们全都杀死,你才能活下来!这是秦风在狼群中生存时候的本能!

有一个人的眼神为什么有些散乱,他在看什么,他的心思好象从我的刀上游离开来了。

“嗨!杀!”一声怒喝,刀光闪过,那个眼神散乱的突厥人的半个身子飞了出去,还没等他的尸体从马上倒下来,秦风反手一刀,他右后方的那个突厥人的右臂和盾牌飞离开他的身体。此时随着惨叫声,其余四个人终于反映过来了。那个拿着大斧的突厥首领发出一声狂吼,抡起斧子向秦风坐骑的马头砍去。其余三人的大刀向秦风身上劈来。

好,既然你们乱了,那就是我最好的机会!秦风的大刀从他们三个人的缝隙里面伸了出去,拦腰将一个突厥人砍成两段。随后秦风身体一跃,跳离自己的马鞍,用身体重重将另外一个突厥人撞下马,随后一刀将尚未落地的这个突厥兵的半个天灵盖劈飞。而他已经稳稳地把身体落在了这个突厥兵的坐骑上。

还剩下两个人,在秦风那冷酷的,带着野性的目光注视下,另外一个突厥人身体不禁发抖起来,连连后退:“你,你,你不是人,你是魔鬼,你是魔鬼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支长箭射穿了他的脖子。

远处,几十个骑兵装扮的人正往这里奔来,这支箭正是当先的那个人射过来的。那人手中长箭连发,口里长啸:“漠国萧翰海在此,突厥强盗快来受死!”这人后面的骑兵也齐声大喊:“突厥强盗快来受死。”

牧民顿时欢呼起来:“太好了,太好了,萧将军来了,把这些恶棍都统统杀光!”

而突厥人则混乱起来,他们呼喝着:“兄弟们快走。”

可是要走,却哪里走的脱?

自称萧翰海的人挽起弓箭,正把那些放马要逃的突厥人一个一个的射下马来,而他身后的骑兵,则从两翼合围过来,虽然只有区区数十个人,每个人却都是以一当百,不让突厥人有机会冲出去。突厥人眼见自己的退路已经被封死,哪里甘心束手就擒,如困兽般疯狂砍杀起来。只是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被突厥人欺负苦了的牧民见来了救兵,连老人都操起木棍追打突厥人的马腿。秦风骑在马背上,长刀斜指向突厥人的首领,面上和身上溅满了突厥人的鲜血,而那突厥首领的大斧居然在发抖!这一幕顿时激起牧民们无穷无尽的勇气,他们同数量远远多于他们的突厥人死磕到底,绝不后退,因为后退就是死!

如果你们想活下去,那就选择战斗吧!

看着秦风慢慢地把刀收回来,在衣袖上擦着刀上的血迹,突厥人首领忽然脑门上渗出了冷汗,眼前的这个如魔鬼附体的年轻人,居然朝自己咧嘴笑了一笑,那笑容,既不是嘲弄,也不是轻蔑,他,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

而秦风这个时候的耳边,只响着那个飞奔而来的骑兵头领的声音“我是萧翰海,我是萧翰海……”他的目光慢慢转向那个自称萧翰海的人……

 

 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