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七章 诸神的焰火
2012/6/13 13:33:30点击数:6301
 

 三天后,秦风混杂在辛冥的心腹随从中一起到了龙城。秦风长于狼窝,平时顶多随师父到过附近的草原牧民集聚的地方。哪里到过这种大都市?只见入目到处都是高楼画阁,绣户朱门,香车往来,骏马争驰。酒楼巨铺,处处都是未见过的新奇之物;街道上各国人物往来,但见华服珠履,更有些高鼻深目的波斯商贾,身边异族少女肤色如雪,眼眸如碧海深蓝,走过身边,香风扑鼻,鼓乐喧空;行人往来摩肩擦踵,罗绮飘香。只把他这从未见过世面的少年看得眼花缭乱,在侍卫随从中左右张望,辛冥却也不催他,只是笑他对所见之物,浑然不解,时而问讯辛冥,辛冥耐心解释,到觉得秦风这个朋友淳朴可爱。

这般走走看看,半个时辰后方才到了世子府。富丽堂皇的世子府让秦风有些目眩神迷。房屋顶上是晶莹的琉璃瓦,房间的梁柱上用金粉画着各种图案,侍女们的衣服花团锦簇,比大户人家的小姐穿的还气派。

辛冥看着秦风略带着眩晕的表情,冷冷地说道:“这世子府里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真情,住在这里面的人,也从来不曾知道什么是真情。有感情的人在这里会被窒息而死的。”

秦风回过头认真问道:“什么是真情?”

“就是那种能让你一想到某个人,你就觉得每天的生活都是一件很美妙的事物,它让你觉得你活着是有趣的,让你知道珍惜。”辛冥的声音很低沉,丑陋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“有趣?什么是有趣?”

“你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?有趣就是你每天早上醒来, 全身充满着活力和希望,因为新的一天又开始了,这一天你会遇到些什么样的人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你都充满了期待。而不是每天早上起床后拖着一具躯壳,去做一些让你厌烦的事情,等到了晚上,你松了一口气,终于可以拖着这具躯壳回到床上,进入到毫无知觉的睡眠中了。”

“真可怕,我不喜欢毫无知觉的睡眠,我喜欢在晚上做梦,梦见我喜欢的人,和她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,比如我带着她坐在云彩里面看日出。嘿嘿。”秦风脸上带着一丝喜悦,他的手忍不住摸了摸腰间的银铃。

辛冥丑陋的脸庞上忽然闪现出一丝温柔,但是这丝温柔随即消逝,眼睛里流露出痛苦的神情。他不再说话,只是望着天边的晚霞,晚霞像火焰,烧红了西方的半边天,就像西方的诸神为迎接太阳的归来,燃起狂欢的焰火。

“晚上我带你去见公主,如果可以的话,你带着影公主离开吧,离开龙城,离开幽燕,天下这么大,走的越远越好。”

“那你怎么办?”秦风嘶哑着嗓子问。

“欧阳龙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他需要我这个傀儡好来控制幽燕。不过别以为我是在帮你,我辛冥从来不会帮助别人,也不会替别人着想,我只是嫌有个什么公主在身边太碍手碍脚了。这世上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子等待着我去享受,一个公主算什么。嘿嘿,我虽然比妖怪还丑陋,但是我是世子,我是世子,哈哈,世子即使长的像头猪,也会有无数的美人儿投到我的怀抱里的。”辛冥忽然狂笑起来,只是他脸上的神情露着哀伤,晚霞完全消失在了黑夜中,每天这个时候总是他最脆弱的时候,“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就能得到什么样的女人,哈哈哈。”

思影透过面前的薄纱,看到了幽燕的世子辛冥,她禁不住浑身发抖。她早已经听说过幽燕的世子喜怒无常,杀人如麻,但是她从来没想到一个王子居然可以长成这样子,可以让她以为自己正置身在噩梦中。

紫清和欧阳龙派来的七八个侍女正站在思影旁边服侍思影。辛冥冲着那些侍女一挥手:“你们都给我下去,我要和我未来的新娘单独待一会。”辛冥发出的笑声让思影浑身颤抖,她宁可自己现在就死了,只是她此时身体没有丝毫的力气,她求救一样的回头看了看紫清。

“可是国师大人让我们好好照顾公主。”侍女中的头目大着胆子回应辛冥。

“怎么,你们居然连我王子的命令都敢不听?快给我滚出去,国师大人,哼,国师大人,怎么国师大人还要管我和我的新娘亲热不成?”辛冥恶狠狠地眼光瞪着那几个侍女。

那些侍女却毫不惧怕,只是侍女头目说道:“影公主身体不舒服,还请世子改日再来探望。”

“我的新娘身体不舒服,那我更要关心了。你们不走是不是?来人,把这些女人给我绑起来,送到国师那里去。说这些个丫头竟然敢连我的命令都不听,让他看着办吧。”

几个侍女大惊失色,但是没等她们做出反应,辛冥手下的几个侍卫如狼似虎般的扑向她们,把她们连拖带拽的架了出去。紫清面色一变,手里的拂尘无风自动。

“嘿嘿,这位就是瑞亲王请来的高手紫萝观的紫清道长吧。怎么,紫清道长要在这里看着我和我的新娘亲热一番不成?紫道长是空门中人,只怕不大方便吧,我到是无所谓。”辛冥邪恶的笑着。紫清苍白的面容上浮出一丝红晕,她处女之身出家,哪里听到过这种话语,顿时心里又气又怒。只是碍于辛冥的身份,强自按压下怒气,否则,她早已经拂尘出手,让对方脑浆涂地。

此时她却也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,此时她心里已经暗暗同情江思影,女人嫁给这样一个丈夫,确实是人生最大的痛苦。紫清想到自己当年为情所伤,愤然出家的事情,难道天下女子的命运和幸福真的是寄托在男子身上吗?紫清带着怜悯的目光看了江思影一眼,随后也离开房间,毕竟,辛冥世子是江思影未来的丈夫。

等到只剩下江思影的时候,辛冥发出怪笑声:“嘿嘿,公主别害怕,别看我长的不帅,但是我很温柔。哎呀,你这个臭秦风,猴急什么,老子不就是想给你女人一个更刺激的开场白吗,”原来此时辛冥身边只剩下一个黑衣侍卫,却正是秦风,他听见辛冥开始胡说八道,见思影吓的浑身发抖,于是忍不住飞起一脚,把辛冥踹到了一边。

思影此时已经认出了秦风,她一颗心似乎都要跳出身体:“你,你,风哥。你真的来了,你真的来了,我知道,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。”

秦风上去抱住思影:“你是我的。”

辛冥在一旁怪声怪气地说:“靠,你俩要互诉衷情也别当着这个女人的准新郎的面吧,要知道你们的表现很刺激我,会让我失控的。万一失控后的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,你们可不要怪我。”

“谢谢你,辛冥世子。”思影把目光转向辛冥,她此时心里已经隐约猜出来辛冥是来帮助她和秦风的,虽然她不明白辛冥为什么会这样。此时辛冥丑陋如鬼怪的面容忽然变得顺眼了很多。甚至江思影觉得他丑的很有男子气。

“一个女人向你说好话,通常没什么好事。”辛冥嘟哝了一声,随即沉默了下来。看着拥抱中的秦风和思影,他忽然想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个遥远记忆中的拥抱……

视线里是无穷无尽的大海,一个赤着脚的美丽少女正站在沙滩边捡贝壳。一个英俊的少年含笑看着这个少女。他也赤着脚,坐在沙滩边的一块礁石上。海浪在少女的小腿上轻轻地撞击,卷起小小的浪花。就好像这少女的每一步走下去,都踩在水花里。她象是水中的精灵。

捧了满怀的贝壳,少女跑回礁石上,坐在少年旁边,她把贝壳铺满身周的礁石,兴高采烈地说:“看,我们是坐在好多颜色中间呢。”

少年不说话,只是微笑着凝视少女泛着红潮的面颊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,就这样听她说话,已经让他感觉到自己很幸福。

“看哦,好漂亮的焰火。”少女兴奋地指着夕阳处火红的晚霞,“西天上的神仙们又开始放焰火迎接太阳回家了。”

两个人靠在一起,看着西边天上的晚霞慢慢燃尽,少女仰头看向少年:“你来娶我的时候,也放这么漂亮的焰火好不好?”

少年点点头;“我会把幽燕最漂亮的焰火带来,不过再漂亮的焰火,也比不上你的微笑。”

少女面颊上涌起红潮,正如天边的晚霞。她娇羞地把头埋在少年的怀中,少年乘机搂住了少女。

这是他们第一个拥抱,那样的温暖,那样的幸福……

辛冥丑陋浮肿的脸颊忽然抽搐了一下,只有靠着对过去的那些回忆,他才能坚持着活下去。

“你们快走吧,我去找欧阳龙,我想办法拖住他。”辛冥忽然转身向外走去,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“你先帮我照顾好思影,我要去找李智算账,他烧了我的家,杀死了我手下所有的狼。然后我再去见见那个什么国师欧阳龙,看看他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。”秦风忽然松开思影,身形一动,已经拦在了辛冥的面前。

“靠,你的女人,你自己搞定,我从来不帮别的男人照顾女人。”辛冥要推开秦风,秦风纹丝不动。

“就你这身手,也就能做做护送下女人的事情,别看你是世子,动起手来我照样能让你死的很难看。”

“我不用死已经很难看了。”辛冥绕过秦风,“靠,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,你上次被李智手下的人揍的半死,你这次是不是要让他们把你揍成全死你才开心?你死了也就死了,老子才不管你的死活呢,只是你死了,这个女人就得嫁给我,我烦都烦死了,大哥,我求求你,你就带这个女人走吧,也让我以后日子清净点。”

秦风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紧张:“什么人,这么高的功力?”秦风自幼生长在狼群里,听觉和嗅觉异常发达,他已经听出来衣袂破空的声音,而且那种功力,远远超出那个番僧转轮王,只怕和自己的老头子师父都差不多功力。这是什么人?

他话音刚落,来人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,他的速度好快。

此人身形不高,一身黑衣,黑衣的腰上用金线绣着大朵的曼陀罗花。脸上带着一个纯金的曼陀罗花的面具,他那像刀子一样的目光从面具后面在三个人身上缓缓扫过。

辛冥迎着他的目光,忽然笑了:“欧阳国师,你给我找的这个女人,我对她没兴趣,因为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。这个女人已经被我扫地出门了。你给我重新换个女人吧。”

欧阳龙并没有理会辛冥,只是看着秦风,目光中阴晴变动,让人琢磨不定他是喜是怒。

秦风的拳头已经捏紧了,他的眼中闪耀着狼般狂野冷酷的目光。

欧阳龙忽然格格笑出声:“你们两个小家伙就算有十个也不是我的对手,你们又何必浪费力气呢?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,也许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,一个让你们完成你们心愿的机会。”他说完,缓缓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秦风和辛冥站在当地,目光一直随着欧阳龙的身形移动。

“秦风,只要你能帮我杀掉一个人,我就让你带走影公主。”欧阳龙的话语带着笑意,可是透过面具的孔洞,却能看到他眼眸里面跳动着黑色的火焰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秦风和辛冥对望一眼,难道辛冥的心腹侍卫里面有奸细?

“哈哈,小家伙别胡乱猜了,我又何必在你身边安插奸细呢?秦风,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,我还知道你师父名字就叫老头子,哈哈。只是我没想到你会自己送上门来,更没想到你居然会劫走影公主。你这次来龙城,就是为了影公主吗?”欧阳龙的话语让秦风大吃一惊,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,他甚至知道师父的名字?连秦风自己都不知道师父的名字。

辛冥在旁边嘟哝着:“你师父的名字怎么这么怪,还有人姓老的嘛?”

“我要带思影走,还要杀了李智。”秦风直截了当地说道,不再去猜测欧阳龙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师父的事情。

“你和李智之间的恩怨我不管,只要不是在我幽燕的地盘上,你想杀谁都和我没关系。你只要能帮我杀掉那个人,你就带着思影离开。”欧阳龙冷冷说道,他的语气中,好像认定秦风会去帮他杀人。

“你想要我杀什么人?你武功这么高,为什么你不自己去杀?”秦风很直接,他并不笨,只是他在狼群里生活的太久,那里没有虚伪,只有直截了当靠实力争取一切。

“因为这个人是漠北的大将军萧翰海。这萧瀚海始终阻挠我们幽燕和漠北的友好交往,只是以我的身份,怎么能杀他呢?”欧阳龙的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诡异,“你只要杀了萧瀚海,拿着他的脑袋回来见我,我就让你带着思影离开。你用一个月的时间也好,一年的时间也好,十年的时间也好,总之你只要杀了萧瀚海,思影就是你的。”

“你不让我和思影成亲,你不怕得罪帝国?”辛冥在旁边做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。

“辛冥世子,我觉得把你留在龙城其实很碍事。我已经安排好了,既然你不想和公主成亲,那么你就亲自去一趟帝国,当面答谢帝国的皇帝把公主嫁给你,顺便去看看长安的风景。这样你的婚事也好拖延下去。到时秦风你杀了萧翰海以后,我会安排你和影公主离开的事情。如今对外就称影公主水土不服,身染疾病,婚期不得不退后。”欧阳龙一笑起身,“怎么样,你们应该没什么意见。当然,你们也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。现在就请影公主随我回明月坞养病吧,我在那里给公主准备了个好地方,公主可以安心休养,等你的秦风带着萧瀚海的人头回来接你。 ”

欧阳龙此时已经用手挽起思影,缓步向门口走去。思影的目光一直看着秦风,眼里有不舍,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决绝:“我会一直等你回来。为了我,请保重自己!”

欧阳龙一声长笑:“好一个痴心人,哼,我这辈子最喜欢看的就是痴心人和负心人,我看你们两个是怎么个痴心法,哈哈。”话声渐渐远去,欧阳龙和思影的身影消失在门外……

辛冥怒吼一声,拔出腰间的长剑,往桌子椅子上劈去,那是一种为自己的无能为力爆发出的举动。秦风则站在旁边一动不动,他的拳头握得很紧很紧。他知道自己不是欧阳龙的对手,那么,他是不是应该去刺杀那个叫萧翰海的人?用一个陌生人的生命,换回阿影的自由?他有别的选择吗?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