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六章 傀儡的反抗
2012/6/13 13:32:59点击数:6571
 

秦风沿着一条河走了五天,晓行夜宿,这日已经是黄昏时分,他看见河上有人开凿冰窟窿打鱼、有孩童在冰上玩耍。秦风走上前去,正要问此处是何地。没想到那些人看到秦风,忽然惊呼一声,四下逃散。秦风疑惑见忽然低头看见自己在冰面上的倒影。方才恍然大悟,原来他上身胡乱裹了件衣服,腰上围着个兽皮,头上围着一圈藤条,长发散乱,那些人咋一看到,还以为是野人来了,吓的一哄而散。

秦风苦笑着摇摇头,他和师父相处的时候,到是从来没注意过自己的装扮,而他师父老头子对这些更是毫不在意。此时初到人烟密集的地方,才醒悟自己装扮不适合在这里行走。秦风此时肚子也饿了,见冰面上扔着一条大鱼,随手拣来,张口边吃。吃完后,天色黑下来,他索性偷进一家院子,拿了挂在院子中的两件衣服,穿在身上,只是依然用藤条扎着头发。只是这样他再出现在人群中,虽然大家觉得他有些怪异,却不曾再被吓得四散奔逃。

秦风打听好去龙城的方向,又去偷了匹马,往龙城赶去。他一路快马加鞭,风餐露宿,心急如焚,只担心去得迟了,阿影被强迫成婚,会出什么意外。

这日算算路程,还有三日行程他就能到龙城。眼见面前山丘起伏,树林密集,秦风跳下马来,放那马自行去吃草,他则一跃上树,准备靠在树上闭眼歇息一会。没想到刚倚在树杈上,就看见一只小松鼠从树枝上飞快的跑过,大尾巴一闪,隐在了树洞里,随即松鼠又从树洞里面探头探脑地往外看。秦风呆呆地看着那树洞,忽然脑海中浮现出阿影曾经的话语

“如果我是一只松鼠该多好啊,每天可以从这只树爬到那只树上,可以晒晒太阳,可以和鸟儿说说话。下雨的时候,我就躲在树洞里,听雨水流在树枝上的声音,我还可以在雨中做一个美梦……”

他觉得自己心口的地方隐隐作痛,那里,本是阿影做梦的地方,可是如今,梦碎了。

咆哮声响起,伴随着人的呼喝声,秦风听出来,这咆哮声是一只受了伤的熊发出的。他往前方看去,透过树枝,看到前方雪地上,一只比人还高的黑熊正和一个人边厮打,边翻翻滚滚地往这边走来。

秦风忽然一声暴喝,他从树上跳下来,几个起伏,窜到黑熊的旁边。

那个人看见秦风奔过来,顿时停下手上的动作,他肩膀上被熊抓了一下,鲜血渗出来,只是当秦风看到他的脸的时候,楞了一下,这张脸,简直长的不像是人的脸,晚上看到的时候,一定会吓的连噩梦也不敢做了。

他的脸,一定是极富想象力的妖怪的后代。

这个人看见秦风看着自己惊呆的样子,忽然暴怒起来:“你小子给我滚开,不然我连你和熊一起都剁了。”

“这熊好好的在这里活着,你们还不放过它?它有招惹过你们吗?你们这些人真可恶,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就杀这杀那!你们比熊还坏一万倍,熊饿了才会吃别的动物,你们呢?你们不过是为了取乐!”

那人楞了一下,忽然哈哈大笑:“感情你是给这头熊打抱不平来着,嘿嘿,那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。你打赢了我,我就放了你和这头熊。”

这黑熊身上的伤极重,秦风再晚来几分钟,估计就要死在这人的手下了。

“我打赢了你,你的命和黑熊的命都归我。”秦风冷冷地说。

“为什么,你刚才还斥责我,说我杀这黑熊很无耻。哈哈。”那人的表情变得非常狰狞。

“因为我饿了,我需要熊血解渴,需要熊肉填饱肚子。我喝不惯人血,也吃不来人肉。当然,如果实在没得吃了,也能将就一下。”秦风的眼睛里面闪着冷酷的光芒。

“我喜欢你说话的方式,够直接,够坦白,我喜欢坦白的人,好,这头熊就先给你了。咱们先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,打完了,咱们做个朋友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如果等一会,你还活着,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。”秦风话音刚落,人已经朝他扑过去。

厮打声在密林里显得分外沉闷,夹着那人偶然疯狂的大笑,还有秦风偶然发出的冷哼声。

这个人的招数猛烈,而且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势头,疯狂到了极点。而秦风则胜在身手迅捷,刚学会的落花流水十三疯第一式让他受益不少,他能于瞬间料敌机先,出手时自然会占许多便宜。两个人翻翻滚滚,半个时辰下来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只是那个人肩膀上受了伤,所以到了最后,血流的更加多,体力有些支撑不住。秦风忽然跳到一边,对那个人说:“不打了,你受过伤,我赢了你也不算数。”

那人哈哈大笑:“好小子,这么多年来,这场架打的最舒坦。你小子不错,不乘人之危,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。我叫辛冥,你呢?”

“我叫秦风。”秦风此时发现那头黑熊居然趁着两个人打斗的时候溜走了。

辛冥和秦风两个人对望一眼,不禁同时大笑起来。这黑熊到是聪明的紧。

“今天算这头熊命大,咱们没得熊肉吃,就到我那去吃鹿肉喝烈酒,嘿嘿,秦风老弟,你怎么一个人到这来了?”

“我要去龙城,经过这里。”

“你去龙城,好啊,我带你去。我明天正要回龙城。走,先去我营地。”辛冥揽着秦风的肩膀,两个人往林中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走着走着,秦风忽然发现这片丛林越走光线越暗,树木变得发青,里面飘着淡黑色的雾气,到处长着奇怪的植物,慢慢的,连路都没有了,他们的每一步都踏在厚厚的腐叶和藤条中。

秦风没发出任何疑问,继续跟着辛冥往前走,丛林中本来就是他最亲切的地方。

辛冥忽然站住了脚步:“你为什么还不问我?这里这么奇怪,我干嘛要把你带到这里来?你不觉得这是个很诡异很危险的地方吗?”

“我既然愿意跟你走,那我就不会问你带我到哪里。”

“想不到天下还有这么傻的人。傻瓜,你知道不知道,我带你到这里来,根本就不是要请你吃肉喝酒!”辛冥忽然笑了,他笑的很厉害,“我他妈的就是想带你到这里来让你送死。哈哈,哈哈。”随着辛冥的笑声,秦风忽然觉得自己的双脚被柔软的藤条缠住了,这藤条还在继续往他身上缠绕,而被藤条缠绕的地方先是刺痛随后就一片麻木。

“杀人藤。”秦风的声音很冷静。

“你也知道这杀人藤啊,对不起了,小兄弟,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你,但是我今天心情真的不好,如果不杀个人来发泄一下,我怕我就忍不住把自己杀了。”辛冥眼中的目光很奇怪,又是痛苦又是疯狂。

“哦,你为什么心情不好?因为没有杀到熊?没有打败我?”秦风的眸子里面闪动着冷冷的光。

“我心情不好,是因为我长的不够帅。”辛冥忽然指着自己的脸对秦风说,“你有没有见过这么一张恐怖的脸?这张脸,会把女人吓跑,会让她们没有勇气睁开眼睛看我。”

“可是为什么我和你打完之后,我就没再注意过你的脸到底什么样子了?”

“你骗我,你骗我,你刚才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,我看的出来,你讨厌我的脸。”辛冥大叫起来,脸上的表情又是疯狂,又是痛苦。

“不错,我刚看见你确实觉得挺不习惯的,不过看着看着就习惯了,而且觉得你这个人真不错。在你把我带到这里,让这些该死的杀人藤缠住我之前。”

“谢谢你这么说,只是现在都太迟了,不过你放心,我以后会常常想起你说的话的。”辛冥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激,“见过我的人,要么吓的连话都不敢说,要么就是故意说些讨好我的话,只有你,跟我说真话。我现在有些后悔带你来这里了。”

“那你现在可以不用感觉后悔了。”秦风说完,忽然迈步向辛冥走去,而那缠绕他的藤条好像忽然蔫了一般,从他身上萎缩下来。

“你果然不是一般人。”辛冥忽然笑了,他静静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秦风,“你现在要报仇了吗?把我扔给这杀人藤?其实我真的不太想活下去,可是我不得不活着。”

“我觉得这花藤可能不敢消化你。走吧,我还想尝尝你的鹿肉,喝喝你的烈酒。”秦风朝辛冥一笑,“谁让你连杀人都这么有创意呢?”

一个小小的木屋,里面堆着厚厚的皮毛,火已经燃烧,鹿肉已经烤熟,而酒也已经有一大半入了肚子。

秦风告诉辛冥,自己是来龙城找一个姑娘。辛冥大笑,说:“这还不简单,你说说姑娘叫什么名字,我明天就回去在全城给你找,只要她在龙城,我就能找到她。”

“她叫江思影,她是要嫁给幽燕的什么世子。不过她这一切都不是自愿的,是帝国的皇帝为了讨好幽燕王,把她当礼物送出去。”秦风说,他不由自主地用手摸了摸放在腰间空带里的那串银铃,那是他从江思影骆驼脖子上摘下来的,此后就一直带在身边。

辛冥楞了一下,忽然大笑起来,他笑的太厉害了,以至于酒都喷了出来,“天意啊天意。秦风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你是辛冥。”

“不错,我是辛冥,可你知道辛冥是谁吗?”辛冥又喝了一口酒,“辛冥就是幽燕的世子,也就是江思影要嫁的人。”

“我不准你娶江思影。”秦风猛然扑上去,手指卡住了辛冥的脖子。

“你放手,我本来就不想娶她。不然我也不会在她来龙城的时候偷跑出来打猎散心,哈哈。现在我又认识了你,你是我的朋友,朋友妻,不可欺。我更不能娶她了。咱们想想法子,怎么把她弄出来,你带她远走高飞吧。”

“这?这是怎么回事情?”秦风松了手,却觉得很糊涂。

“你知道什么叫傀儡吗?我就是个傀儡。”辛冥良久说了一句,他的语气不再玩笑,也不再疯狂,反而带着一种怪异的沉静。

“我不懂,我是狼养大的。”

“傀儡就是把一切都交给别人操纵的木头。别人让我做什么,我才能做什么。幽燕的大国师欧阳龙就是操纵我的傀儡,他控制了我父王的性命,如果我不依从他的安排,我的父王就会没命。”

“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

“因为他喜欢权力,喜欢操纵一切。如果他不是世袭的大国师,是幽燕百姓心中的神袛一样的人物,那他一定已经废除了我和父王,自己当上幽燕王,这次他竭力促成帝国公主和我之间的婚事,肯定是没有安什么好心,我打不过他,又不能不管父王的死活,可是我也不能一切都让他逞心如意,所以我才以打猎的名义待在这里不回去。让他在帝国的送亲使面前很没面子,他一定很郁闷。哈哈。”

“那我们一起想办法杀了他,然后你不当傀儡,我带走阿影。”秦风的语气就象是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平静。

“成交!”辛冥的语气也很平静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