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五章 落花流水十三疯
2012/6/13 13:32:29点击数:6792
 

秦风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全身泡在黏糊糊的东西中。他睁开眼睛,只有脖子能左右转动,身体的其余部位都像是被浆糊糊住,动弹不得。他躺在一个两丈长,二尺宽的池子里,这池子里装满白糊糊的泥浆,冒着气泡。他的五脏六腑都热的像要融化。而四肢的骨骼更是象在炉子里面被火炙烤。秦风鼻子里面冷哼一声,却也不叫痛。他睁大眼睛,通过热气看见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衣服,头发半黑半白的老头子坐在地上。老头子一只手抱着个大葫芦,另一只手拿着半条烤羊腿,正一口酒,一口羊腿吃的不亦乐乎。

“师父,师父,是你救了我。”秦风不禁叫了起来,想挣扎着从池子里站起来,没想到身体一动,只觉得浑身骨骼就象被大锤砸碎一般,痛得他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“好小子,你给老子乖乖地躺着吧。你这样烂的身手,老子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的徒弟。我老头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生平大错小错也犯了无数,我靠,我现在才发现,老子犯的最大的错就是收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小子。”老头子一阵怒骂以后,喘了口气,“等老子吃饱喝足再教训你。”说完又开始大嚼羊肉。

直到把一个羊腿啃得干干净净,老头子才恋恋不舍地把骨头扔到一边,葫芦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。老头子这才又开口说道:“要不是老子恰好到那牧区去办点事情,你小子只怕这个时候已经到阎王爷那里去报道了。嘿嘿,不过那些个人竟敢欺负我老人家的徒弟,嘿,我老人家的徒儿再也用,也只能我来欺负,别人是不能欺负的。否则我老人家肯定让他活的很郁闷,死的很难看。”

“师父,阿影、阿影,她,她被他们带走了吗?”秦风喃喃地问道。

“好小子,原来是和别人抢女人才被揍成这样子啊。”老头子从地上蹦起来,眼睛睁得大大的,“这男人要是跟女人沾上点事情,那就麻烦大了,甩都甩不掉。我说你这个小狼崽子,你好好的狼王不当,和女人混在一起干嘛?看到了吧,看到了吧,这就是沾染女人的下场。妈的,当年要不是老子和女人打个什么赌,也不至于被困在这里……”老头子说道这里,忽然一下停下了话语,面上神色颇为尴尬。

秦风不禁惊讶问道:“师父,你和人打赌,打什么赌?什么困在这里?”

“靠,老子说错话了,你别问了,总之啊,这女人还是离远点好,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会骗人,越是会欺负人。不说了不说了,你小子好好给老子在这里养伤,然后乖乖地给老子练功,等老子把你调教好,你出去找那个番僧,把他打个落花流水,这样老子才不枉费收了你这个徒弟,陪你在这荒山野岭待了这么多年。”

“师父,我这次一定好好跟学武功,我一定不会再说武功没用了。原来我的武功只是够打打野兽而已,可是人比野兽厉害好多。”秦风挣扎着说。

“这才是我的乖徒弟。”

“对了,师父,我要学几天才能打败那个番僧?”秦风想起江思影被带走要强迫嫁给什么幽燕的世子,不禁心急如焚。

“那个番僧嘛,小小的西域转轮王,你练个两年三年的,就能揍得他哭爹喊娘。嘿嘿,到时,你想踢他脸就踢他脸,想踢他屁股就踢他屁股,想在他身上撒尿都行。”老头子说完哈哈大笑,不禁手舞足蹈之,似乎已经看到红衣番僧转轮王在自己徒弟手下求饶的样子。

“两年三年,这么久啊。”秦风心里一冷,到时黄花菜都凉了。

“什么?这么久?要是换个别人,你小子就是学了十年二十年也挡不住人家一个小指头。奶奶的,老子的武功当今天下,那个那个排不到第一,也能排个第二第三,你这个小狼崽子没用,也不好好跟我学功夫,天天要回你那狼窝跟那群狼混,能学到个什么狗屁好武功。现在我老人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。”老头子越说越气,手掌在秦风头上使劲拍了两下,打的秦风顿时眼冒金星。

秦风挣扎了几下,发现自己怎么也起不了身,那白色的泥浆就像浆糊一样粘着他的身体。而他发现那泥浆似乎正透过皮肤,往他的骨骼里面渗入。似乎要和他的骨骼融在一起,本来碎裂的骨骼变得滚烫,似乎要融化掉。

难道师父又拿他来做试验?靠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用他的身体和伤口来检验他的药方是否有效了。

“你小子愁眉苦脸个啥?这池里是古墓里千年积聚的地底熔浆,老子把珍藏的金刚丹都放进去了,靠着这热力催发药力。你小子命大福大。如果不是你要玩完,老子才舍不得把你扔进来呢。你还苦个脸,早知道老子让你去见阎王算了。”老头子边骂边用手敲打着秦风的头。

当时老头子把秦风救回来的时候,曾经细细检查过秦风的伤势,秦风全身骨骼都已经断裂大半。若非他住的地方有这样的熔岩,他又珍藏了一颗金刚丹,只怕秦风就算救活也成了废人一个。

“我知道了,师父。”秦风猛地抽搐起来,他全身的骨骼筋络忽然像被千万根针同时刺入,汗珠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,秦风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,随即昏了过去。

老头子喃喃地说道:“孩子,只有这样才能救你。你忍忍吧。”说完,老头子似乎也不忍心再待在旁边,他转身走出石室,关上了石门,走到另外一间石室里,这里只有一张石床,上面铺着些草垫,极为简陋。老头子绕到石床后面,在一个凹进去的拳头大小的石洞里面掏摸了一会,取出一个包裹,他打开包裹,里面赫然叠着一件婴儿穿的小袄,墨绿色的衣襟上用金线绣着“长风万里,无忧天涯”八个字。老头子怔怔看了会衣服,随即又用包裹裹好,用手搔搔头,嘴里喃喃说道:“这下怎么办?”

三天后,秦风从池子里面出来,神清气爽,身手竟然比没有受伤前更加矫捷一些。这里原来就是他老头子师父住的古秦墓,也是当年老头子发现秦风的地方。此后老头子就在这古秦墓里待下来,一待就是十五年。

古秦墓外,起伏的山丘上白雪依然覆盖大地,只是风中已经带着春的气息,碧蓝的天空,阳光普照,树枝的枝头探出的新绿,在阳光中生机盎然。彷佛连冰雪都变得不那么寒冷了。

老头子带着秦风来到平时教他练功的小树林里,这里离他和狼群住的地方不过十几里路而已,小的时候,秦风就经常早晨奔跑到这树林里,待到暮色降临的时候才又回到自己狼群中。只是随着他年龄大起来,他学得的功夫已经可以打遍狼群无敌手后,他就偷懒不经常到这里来,每次都是老头子把他揪过来,逼着他学新功夫。

此时站在树林里,秦风忽然很后悔当年没有多学点功夫,不然,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。

老头子的酒葫芦依然不离手,另外的一只手也没空着,拿着个鸡腿。他几口把鸡腿啃了个精光,然后对秦风说:“小子,看着。”说完,他竟然拿鸡腿做武器,点、戳、挑、刺、削、劈,竟然使出一套象刀法又似剑法,可是又带有判官笔点穴的招数来。

“诺,小子,那个番僧大手印上有几十年的修为,你小子那点内功修为,给人家一个近身就当蚂蚁一样拍死了。嘿嘿,偏偏老头子这一套落花流水十三疯就能破了他那个大手印。小子,别看这套招数只有十三招,嘿嘿,这可是老头子的心血。这里面的东西,够你用一辈子的了。你要是能把这十三招琢磨透了,身边的任何东西,都可以成为你的武器,都可以破解对方的任何兵器。”

秦风似懂非懂的听着,不禁问道:“师父,那如果我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呢?那我就赤手空拳的打嘛?”

“蠢材!你手指不是兵器?你的拳头不是兵器?你的脚不是兵器?”老头子手里的鸡骨头往秦风脸上戳来,就像延长了的手指一般。

秦风脑子里面电光一闪,彷佛突然通窍了一样,不禁笑道:“我果然是蠢材,师父你以前说飞花摘叶,伤人立死,这些花花草草都可以作为厉害的暗器,那么我这大的一个人,也可以当做暗器啦。”

“哈哈,你小子这句话说的很对,很对。不过飞花摘叶伤人于无形,那是需要极高的内力的。你小子整天在狼窝里厮混,不耐烦吐纳调息、修炼内功。我看你飞花摘叶就别想了,老老实实把这十三招学完,能欺负你的人就不多了。”

“不过十三招啊,我学会了就能打败那个番僧?”秦风又惊又喜。

“嗯,我们先用一年时间,看看你能不能学会第一招,第一招是最难的,如果学会了第一招,那么第二招用个半年时间就差不多了,只是到了第十招以后,又得用个一年才行。”

“什么?一招就要学一年,师父,我有这么傻吗?”秦风嘟哝了一句。

“老子当年学这一招,用了整整十个月,怎么,难道你比师父我还聪明不成?奶奶的,你想想看,为什么叫十三疯?那就是说每学一招,这招数难的能让人发疯,如果第一只招学完没有疯掉,那么就能学第二招了,第二招学完人还没发疯,才能学第三招,以此顺序下去。可知道每一招的艰难了。”

“难怪师父有时疯疯癫癫的,原来是学了这什么落花流水十三疯,糟糕,我要是学完之后,也像师父这样疯疯癫癫,那岂非不妙?不知道阿影喜欢不喜欢。”秦风心里暗暗想到。

“来吧,小子,我看你天资不错,咱们今天就开始学第一招。这一招有365个变化……”老头子刚说到这里,秦风不禁低叫了一声:“什么,第一招就有365个变化?那么第二招有多少个变化?”

“第二招有289个变化,第三招有169个变化,越到后面,变化越少,哈,最后一招只有三个变化,不过却是天地人三才归位,破天、破地、破人,哎,师父我也还没练成,你小子就不用想了,先把第一招给我练着吧。”老头子在秦风头上敲了个爆栗,“我先问你一个问题,别人向你攻来,不管是用刀、用剑、用鞭,你怎么办?”

“我自然用兵器或者拳头挡住他的攻势,破解他的招数。”秦风想起自己学武以来的经验。

“哈哈,你记住,风儿,不管是比武,还是打仗,甚至是两国邦交,制胜之道的第一要诀是‘料敌制先’。任何人在出招之前,都会有一定的征兆,你知道了这些征兆,就能在对方还没出招前,知道他出招攻击的部位,那么你自然会先他一步封住他的来路,或者先攻击他出招时的破绽。即使对方武功比你高出许多,你若是能看出对方的心意,自然能够克制他,最不济,也能攻敌之所必救。所以呢,我们这第一招,异常繁杂,就是因为如何料敌制先,需要你对天下各家各派的武学原理有所了解。所谓万法归宗,武学技击一道,不过攻、守两字而已。”

接下来,老头子详细将武学中有各种攻势、各种守势的种种变化,一项项详加剖析。秦风只听得心旷神怡,便如一个乡下少年忽地置身在天下最繁华的大都市中,目之所接,耳之所闻,莫不新奇万端。这第一招的总诀变化繁复之极,秦风于一时之间,所能领会的也只十之二三,其余的便都硬记在心。

一个教得起劲,一个学得用心,竟在不知不觉只见,天色已经过午。老头子忽然听到肚子里面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他摸摸自己肚子:“哎呦,肚子老兄,你不耐烦啦,行行行,我老头子先得好好慰劳你这个五脏神。风儿,去弄点吃的来。”

秦风打了两只野兔,生火烤熟,老头子吃的津津有味,大赞道:“你这小子学武不用心,弄些这个烹饪却很让老头子满意。你好好给师父整治点好吃的。师父一高兴,就多教你点功夫。”

“师父,你带我去幽燕龙城好不好?路上你可以教我。我要去救阿影。”

“不成,不成,我老头子不能离开这古秦墓方圆百里的地方。”老头子急忙挥手。

秦风心里黯然,思量道:好,我跟师父再学15天功夫,然后不管成不成,也要去龙城救阿影。就算我功夫不济,被那番僧打死,阿影也不会怪我对她置之不理,任她被人抢走。

秦风心里有了打算,后面几天跟师父学起功夫来更是用心,每天只睡一个时辰,剩下时间出了吃饭就是练功。他忽然变得这般勤奋坚毅,顿时让老头子大跌眼球。

十五日转眼已到,秦风这日早上先在自己房间的墙壁上歪歪扭扭地写上“师父,我去救阿影。”随后他借口去猎捕黄羊,出了古秦墓,踏上去龙城的道路。刚行了十几里路,忽然看到西北方面燃起黑烟,秦风的目光凝视着黑烟冒起的地方,那是他的地盘,那里有他的山洞,那里住着群狼,难道那些抢走阿影的人还是找过来了?这些人是要斩草除根,是要夺走他所拥有的一切的吧。

秦风朝着冒黑烟的地方奔去,风掠过他的面容,那曾经满面稚气的脸庞,此时却是一种掩饰不住的野性和冷酷。

遍地都是狼尸,有些狼的头被割去,血迹斑斑的狼身还在蠕动着;有些狼的身体已经被火烧成焦炭。

而那只银毛蓝眸的头狼,被剜去了双眼,四肢都被折断,扔在温泉的水边,只有头露出水面,身体里面的血还在不停的涌出,冒着热气的泉水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。

一具母狼以奇怪的姿势趴在雪地上,它的身体的后半截已经被斩断,连着一点皮,肠子都流了出来。秦风忽然发现这母狼的身体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拱动,他走上去,把母狼的尸身翻过去,两只一个月大的小狼崽子从那下面爬了出来,呜呜叫着,其中一个还含着母狼的奶头。这只母狼拼死用身体藏起了自己的崽子。

狼崽子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母亲的死亡,嗷嗷嚎叫起来,声音虽然稚嫩却在雪原上不停的回响着。

种子已经留下,要不了多久,这里又将是狼的天下……

秦风安顿好两只小狼崽子,头也不回地开始了他的征途,这一路上,他将用鲜血和死亡来告祭往昔的回忆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