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四章 风伤影逝
2012/6/13 13:31:08点击数:6662
 

这边紫清制服了江思影,那边秦风已经和赵一斧打在了一起。秦风自幼和狼群嬉闹,身手轻捷,后来师父又曾传授过他一些基本的武功套路。只是他生性疏懒,一旦学到的拳脚功夫能帮他打赢黑熊虎豹,他也就不再多加深练。所以他的身手,快捷如电,和像黑衣领头人这样的沙场将士相斗,自然是手到擒来,但是遇到武林中的高手,却不免落了下风。不过仗着一股狠劲和轻灵的身法,赵一斧却也伤不了他。

秦风眼角瞥到那紫衫道姑过来拿江思影,而江思影毫无任何反抗之力,他心中一着急,手脚立刻慢下来,那赵一斧抢上来就是一斧抡下,秦风索性不闪不避,眼睛盯着赵一斧身后,满面的惊讶。赵一斧见到秦风这表情,顿时也楞住了,手里的斧头停在半空中,问道:“怎么?”

秦风指指他身后:“你看。”

赵一斧不禁扭头向后看去,这时候,秦风人已经扑向他怀里,右手一翻一拗,就把赵一斧的斧头夺了下来,左手的手肘重重撞在赵一斧的胸口上,赵一斧还扭着头往后看,心里想到,怎么我什么也没看到,这小子看到什么了?此时只觉得手里一轻,同时胸口一痛,人已经向后翻倒。嘴里还兀自怪叫:“小子,你看到啥啦?”

此时秦风哪里顾得上理他,连人带斧向那紫清冲过去。可是红影一闪,番僧转轮王已经挡在了紫清和江思影身前。秦风一声怒吼,斧头横扫,要把那转轮王拦腰砍成两截。转轮王嘴里冷哼一声,左手背在背后,右手三个手指往那过来的斧头上一搭,秦风只觉得斧头似乎砍到了棉花堆里,竟然生生定在那里,再也往前动弹不了。

转轮王飞起一脚,就把秦风踢了个跟头。江思影惊叫一声,奈何她被这紫清制住,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看着秦风被摔出去,只见秦风背伏在地上,剧烈起伏了几下,显然是在大口喘气。随即他人又翻转起来,再次恶狠狠地向转轮王扑过来。狼群中养成的野性和一股子狠劲涌上来,让他死拼到底。

转轮王怪笑一声:“小子倒是不怕死。那就让佛爷送你上西天吧。”说完,一脚踢出,但是秦风却已经防备着他的腿法,身子在半空中一扭,双手十指向那转轮王肩膀插去。

转轮王右手挥出,却不知道如何,竟然从背后绕过去,打中了秦风的手腕,只听得咯咯两声,秦风的手腕齐齐脱臼。随后转轮王右手一个大手印,印向秦风的胸口,秦风心道不好,这转轮王的手要是打到自己胸口,自己半条命就没了。他双脚连环踢出,在那转轮王的右手上一个借力,人已经飘然后落,落地一个踉跄,他不待稳住,即刻左右手互击,脱臼的手腕顿时又复原回去,他生性倔强,虽然痛的额头上冷汗直冒,却不曾发出半句痛声。

“风哥,风哥,你走吧,你别管我,你快走。”江思影大声喊叫着,眼泪滚滚而下。

“快扶公主回去休息。”李智厉声喝道,“杀了这小子!”

紫清拉着江思影就要走,秦风却又扑了上来:“你们休想抢走阿影!”

“这天底下还没有人能拦阻我佛爷。”转轮王冷冷地说,右手五指已经卡住了秦风的脖子。随后用力一甩,秦风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种大力甩向一边,然后重重地被摔到了地上,只觉得全身骨节咯咯作响,就像要散架了一般。他痛的几乎要昏过去了,但是心中一点空明,一定不能昏过去,一定不能昏过去。

他长嚎一声,忽然一拳打向地上,拳头上的痛让他清醒过来,血从秦风的手上流下来。他把流血的手放在嘴边,慢慢用舌头舔去鲜血。随后用力一撑,又站了起来。

江思影惊叫:“秦风!”

“阿影,我死也不会让他们抢走你。”秦风盯着江思影,一字一字地说。

“要死一块死。”江思影大叫道,珠泪在脸颊上滚滚而落。

“把公主给我带走!”李智听到江思影和秦风当着众人的面互吐衷情,不禁勃然大怒。帝国送来下嫁给幽燕世子的公主,竟然敢私下和别的男子定情,传出去,帝国皇室的面子往哪里放!

紫清拖着江思影的手臂往外走去,秦风再次摇摇晃晃地要去阻止转轮王,那转轮王狞笑一声,大手印一掌印在了秦风的背上。秦风扑倒在地,鲜血从嘴角汩汩流下。江思影被紫清带到李智身后,李智冷冷地看了江思影一眼,随即挥手道:“弓箭手准备,把这小子乱箭射死!”

江思影低声说道:“你放了他,我跟你走。”

李智举着的手慢慢向下挥去,手臂落下的时候,就要乱箭齐发,他淡淡地说:“你能不跟我走吗?我杀了他,你也要跟我走。你这种要求,有什么资格提呢?”

“我拿我的命,换他的命。你能无时无刻看着我,不让我自尽吗?我死在幽燕的封底内,且不管帝国怎么办,幽燕的世子也不会置之不理吧。只怕瑞亲王的有些私事要麻烦许多。”江思影冷冷地说。

“哈哈,哈哈,思影公主如此聪明,真是我帝国之福。”李智的笑声中却没有丝毫笑意。他的手慢慢收回:“我就给这小子留一条命吧,哈哈。”李智心里暗想,等把公主带回去以后,就派人来偷偷杀了这小子。

“我信不过你,你当着这许多人的面,起誓说你绝对不会再来暗中伤害秦风性命,否则天打雷轰,不得好死。”江思影怎么能不知道李智的心思,只是眼下情急之下,她也再也不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救秦风。

李智眉头一皱,面上怒气勃发,心道这丫头得寸进尺,自己是堂堂帝国的亲王,怎么能在这群牧民面前发什么誓。

正想着怎么敷衍过去,忽然听到长啸声传来:“嘿嘿,老子生平最讨厌动不动就只知道发誓的人了。你们这些人欺负我徒儿,总有一天,老子要徒儿连本带利收回来。”

话声刚落,一道人影如闪电般掠过,随即地上的秦风已经被那人一把抓起抗在背上,消失在黑夜中。此人身法如此之快,众人竟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模样。转轮王和白头仙翁对视一眼,心里暗惊,这人身手如此之快,胜我许多,真是鬼神莫测,天下怎么会有如此高手?这小子既然是他徒弟,怎么又如此不济?

江思影见秦风得脱险境,心里顿时又惊又喜。此时李智冷哼一声,挥手示意,顿时众人拥着李智和江思影径直回到专门供李智歇息的帐篷里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李智等人组成的护亲队伍就离开了牧区,走上去幽燕龙城的路途。江思影坐在马车中,紫清坐在她身边,同她形影不离。转轮王等人守在车驾四周,看这架势,江思影只怕是插翅也难飞了。

车轮滚滚,江思影揭开车窗的帘子,回头望去,只见秦风背负着她爬过的那座悬崖,峭壁森然,顶上白雪皑皑,在红日蓝天中显得格外高峻。那悬崖的后面,生活着一个人一群狼,此生不知道是否还能再相见?江思影看那悬崖在视线里越变越小,直至消失,不仅怔怔地想到:风哥既然被师父救走,那么想必性命是无碍了。他既知我是被送去和幽燕世子成亲,依照他的性子,定会来龙城找我。他武功不高,来龙城岂非自寻死路?罢了罢了,待我到了龙城,再想办法逃出去找到他。如果到时他们非要逼我跟那个叫辛冥的世子成亲,我索性一钗刺死他。想到这里,江思影决心已定,她用手轻轻抚摸头上的金钗,这金钗是她娘留给他的,钗身中空,分三节套在一起,拉开后,就如一支稍微小点的峨嵋刺。钗头已经磨得极其尖锐,这是她的秘密防身武器。

李智带着送亲车队,昼行夜息,十几日后已经到了幽燕的龙城。幽燕王手下的第一重臣,幽燕国师欧阳龙已经幽燕王之命在城外列阵相迎。李智和这欧阳龙却不是第一次见面打交道了,两个人走得近来,哈哈大笑。

欧阳龙一身黑衣,腰上一圈,用金线绣出大朵的曼陀罗花,触目惊心,而他的脸上,则带着一个黄金打造成的面具,面具也是一朵曼陀罗花的形状,两只眼睛处镂空,只觉得面具后面的双眼湛然有神。据说十年前,国师欧阳龙在炼制丹药的时候,药炉爆炸,他的面容也被火烧伤,此后他就带上面具,不再以真面目见人。

李智道:“和欧阳国师一别十年,欧阳国师还是和从前一样,风采不改。”

欧阳龙大笑道:“瑞亲王一路辛苦。我听说公主路途中曾经遇到劫匪,所幸公主无恙,我已经派出大军,要把这些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混蛋剿灭干净。”

李智打了个哈哈:“这些个小毛贼,也不用欧阳国师动手,好叫你知道,早就被我手下人打发了。”

“哈哈,早就听说瑞亲王手下高手如云,这次有机会要让本国师开开眼界才行。现在请瑞亲王和公主移驾明月宫歇息,晚上王爷和世子亲自设宴招待瑞亲王和公主。”

江思影早在车中掀起帘子看到欧阳龙的形貌,只觉得这个什么幽国大国师浑身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之气。她正在偷偷打量的时候,那欧阳龙似乎发现有人在看他,面具中的眼光向江思影看来,江思影只觉得那目光如冰如剑,不禁心中扑腾一跳,急忙放下帘子。

身边的紫清懒懒地说道:“幽燕大国师大概是天下最神秘的五个人之一,你做了王妃,以后和他见面的机会多着呢。”

江思影吓了一跳:“最神秘的五个人?哪五个人?”

紫清摇摇拂尘:“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公主,自然不会知道江湖上的事情。不过你敢逃婚,这点我到是很喜欢。可惜师父不在这里,否则她没准会收了你做徒弟,你就不用嫁给那个什么幽燕世子了。”

“你师父很了不起吗?哼,你帮着李智抓我,你师父自然也是帮李智,怎么会帮我。”

“小丫头懂什么,我师父是什么人,别说李智了,就算皇帝来了,她也不会放在眼里。要不是当年她欠瑞亲王一个人情,就凭区区瑞亲王,又怎么能请得动紫萝观中人。”紫清说道这里,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说道,“你再敢对我师父出口不敬,当心我老大耳刮子打你。就算你是公主,在我师父面前也得恭恭敬敬。”

江思影伸了伸舌头,心里想道:做道姑做的这般霸道,很有趣吗?但是这番话也只是在想想而已,她可不想招惹这个凶巴巴的道姑。她不禁转移了话题:“道长,既然你们道观这么厉害,那你们一定知道天下最神秘的五个人是哪五个人了?”

“天下最神秘的五个人:幽冥、漠鹰、蜀妖白帝、越三少、南诏多情王。这五个人都在帝国的边陲出没,一身武功神鬼莫测,都已经到了化境。他们中有的人淡漠名利,痴迷武功,有的人潜心修炼,想得道成仙,有的人纵横江湖、扶危济困,有的人却是野心勃勃,和各地的王侯世家互相呼应。幽燕的欧阳龙大国师,十年前炼丹毁容,从此再没有人看到过他的真面目。可是欧阳龙自从戴上面具后,一改昔日喜欢炼丹修仙的性子,竟然以国师身份辅佐幽燕王。当年,他虽然被封为国师,但是隐居在龙吟岛,从不过问世事。如今却是权倾朝野,嘿嘿。”紫清冷笑了两声,不再说话。

只觉得车身一震,车队又开始缓缓前行,行了不到一炷香时分,已经到了明月宫前。紫清扶着江思影下了马车,在一大群侍女卫士的簇拥下去了临水阁休息。

晚宴时分,幽燕王和王后已经在宫里备好酒席,李智带着江思影来赴宴,此时江思影就象是一个木头傀儡一般,一举一动皆受控制。她坐在那里,冷眼看去,只见那幽燕王满面皱纹,颌下一撮山羊胡子,虽然在笑容中依然掩盖不住疲惫感。而王后慈眉善目,温婉可人,只是带着喜色的眼神中不时透出一丝担忧。宫女们如流水般来回穿梭,送上各式精美的菜肴和酒水。

李智向国王和王后说上一番外交口吻的客套话后,始终不见世子辛冥,不禁奇怪问道:“怎么世子不在宫内吗?哈哈,本王还想参见世子大驾,久闻辛冥世子身手不凡,勇猛过人。我在长安就已经心中钦慕,此次护送公主来龙城,正想能一瞻世子风采。”

幽燕王夫妇听到李智说到辛冥世子,忽然面色大变,两个人对望一眼。幽燕王忽然叹了口气,看了看左右,随即又强做笑容:“辛冥日前出去打猎,他性子顽劣,想必是忘了时日,我已经派卫士传讯,让他速速回来,想来这一两日他就回宫了。到时自当亲自去拜见瑞亲王,还请瑞亲王对小儿多加指教。”

李智见幽燕王夫妇面色不对,心想:幽燕王夫妇只有辛冥一个儿子,外界传闻辛冥喜怒无常,百无禁忌,有时杀人如麻,有时又如妇人之仁。只是这几年幽燕王渐渐不管理国事,一些大事都交给了辛冥来处理。护国师辅佐辛冥,更是尽心尽力。幽燕这些年国力蒸蒸日上,可以说是辛冥和欧阳龙两人之力。怎的这幽燕王好像对辛冥很有些不放心似的。

李智这几年跟欧阳龙私下书信来往甚密,但是对辛冥此人,却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,他这次来幽燕,也是为而来能够亲自和辛冥一见,探听此人对帝国未来的态度,毕竟此人以后将要继承幽燕王位,继续替帝国镇守东北疆。如今帝国中央政府衰微,边疆封王的首领对帝国的忠心是帝国政府最关心的事情,帝国为了笼络各地分封的权贵,常常将帝国的公主送去嫁给各地的世子。

可是没想到辛冥居然在幽燕王的私人家宴上不露面,这简直是不合情理,更是一个相当严重的失礼行为。李智见幽燕王和王后将此事支吾过去,于是也就不再提起,只是他心里却已打算好,要暗自派出手下探听这辛冥世子的底细。

酒宴在宾主各自算计中结束,江思影只是琢磨着如何才能破坏掉这桩婚事,对辛冥到不到场,浑然不觉。在她心中,这个辛冥世子最好是打猎的时候被野兽咬死吃掉才好。

明月宫临水阁中,已经是三更时分。江思影在床上辗转反侧,夜深难眠,她索性下了床,赤脚走在地板上,站在窗前,天上新月如钩,眼前枯枝在冷风中瑟瑟抖动,只是枝桠上已经冒出淡淡的新绿。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初春时节。江思影心里想到:风哥此时会不会也看着这轮月亮?他会不会也在想念我?他的伤不知道怎样了。老天保佑,我江思影宁愿用二十年的寿命换的风哥平平安安。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