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三章 雪崖风光共君好
2012/6/13 13:29:23点击数:6836
 

江思影牵着秦风的手,走进山洞,在火堆边坐了下来。江思影凝视着秦风:“风哥,我有一件事情,一定要去办。等我办完这件事情,我就来找你,我们一起待在这里,哪也不去了,好不好?”

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秦风问也不问是什么事情,这些日子,他只觉得和阿影在一起时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甜美,只要和她分开片刻,就觉得寂寞难受。

“这件事情很危险,没准我们都会没命的。”江思影淡淡地说道。

“那我去,你别去!”秦风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来。

“为什么?”江思影问道。

“既然是要送命的事情,你就不能去,我去!”秦风冲口而出。

江思影眼里忽然盈满了泪水:“风哥,你对我这么好,我,我可要受不了啦。你死了,我还能独个儿活着吗?活,一块活,死,一块死!”

秦风心里一震,只觉得感激、狂喜、怜惜、激动诸般感情突然涌上心头,心中如五味杂陈,竟是再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紧紧搂抱住江思影。

两个人相拥在一起,身边火堆燃得更旺。秦风脑子里昏昏沉沉的,只是无意识地寻到江思影的嘴唇,就要深深吻下去。江思影本已如痴如醉,此时秦风的嘴唇刚贴上她的唇,她忽然一把推开秦风:“不,不,你我尚未成亲,不能这样。”

“成亲?”秦风搔搔脑袋,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成亲就是你的爹爹妈妈要找媒人来我家,告诉我爹爹妈妈你要娶我,我爹爹妈妈同意了,我们拜过堂就成了夫妻,以后一生一世都要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。”江思影说道这里,顿了一下,“不过我没爹爹妈妈了。”

“我也没爹爹妈妈。那么,我让大白向你提亲,好不好。”秦风看着江思影,“我们俩成了夫妻,就再也不会分开了。对吗?”

“嗯,不过大白可不成,就让你师父给我们做媒人吧。”

“好啊好啊,我这就去找师父去,咱们找到师父就成亲,就再也不分开了。”秦风欢呼一声,起身就要走。

“你,你到哪里去找师父?”江思影见他急匆匆的样子,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拉住他。

“咱们一起去牧区,师父经常带我去。哦,对了,那地方离这还远,咱们明早去,你看,我都傻了。”秦风呵呵傻笑了两声。两人各自睡去不提。

第二天早上,秦风从角落里拿出一个大包裹,打开一看,里面都是寻常牧民穿的衣服,两个人各自捡拾了一套穿上,顿时两个人都成了英挺帅气的牧民小伙,只是江思影秀美绝伦,虽是穿男装,依然掩盖不住天生丽质。

出了山谷往东两个人走了一个多时辰,一座陡峭的山崖出现在面前。这悬崖高耸接云,四面都是险岩怪石,无可攀援。秦风指着这山崖说道:“翻过这座山崖,就能到牧场了。”

江思影皱了皱眉头:“这么陡峭的山崖,怎么上的去?”

“我背你上去。”秦风说完,让江思影伏在自己背上,只觉得她纤细的身体柔若无物,顿时觉得眼前这座山崖又算得了什么,就是刀山火海,万丈深渊,他也如康庄大道,欢喜前行。

秦风一提气,身体贴向悬崖,只见他手足并用,捷若猿猴,轻如飞鸟,竟在悬崖上爬将上去。江思影扭头向下看去,只觉得头昏目眩,赶紧闭上眼睛,把头伏在秦风的肩后,再也不敢扭头下望。

花费了两个多时辰,秦风才背着江思影爬到了崖顶,崖顶是个巨大的平台,积满了皑皑白雪。站在崖顶往崖后的方向望去,只见前方千里沃野,只是覆着一层薄薄的积雪,已经有新绿露出雪面。而沃野上更是有大大小小的湖泊,水面没有结冰,碧蓝如天空。湖边的帐篷星罗棋布,显然这里住着不少的牧民。

江思影心想:这里就是帝国的东北疆了,当年帝国分封辛家世代镇守此地,封号为幽燕。听说幽燕人向来以游牧为生,逐水草而居,此时一见,果然如此。想不到隔着一座山崖,一边就是荒凉的山野,只有风哥带着狼群生活在这里。一边却是这么繁华的牧场,如果不是这么险峻的山崖阻挡,风哥和狼群哪里能过的这么快活。

两个人在崖顶歇息了一会,就着白雪,吃了几口带来的肉干,等到午后时分,依然是秦风背着江思影,顺着山崖慢慢往下。等到了崖下,天色已经黄昏。只见那湖边已经燃起篝火,空气中飘来烤肉。奶茶的香味。

秦风拉着江思影高高兴兴地往那篝火燃的最大的地方走去。他以前常随师父来这里,知道这里的牧民豪爽朴实,对待客人最是热情。

刚走到近处,只见那篝火旁外围坐着成百个牧民,可是里面却坐着一圈穿着盔甲的兵士。火堆的正中间位置坐着一个头戴王冠,身穿锦缎,面目儒雅,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。

这儒雅男子的左边坐着个紫红脸膛,满脸络腮胡子,虎背熊腰的中年汉子。这人秦风却是认识,他名叫木阔温,是这个牧民聚集地的族长。为人豪爽公道,深得牧民们的敬重。

而那头戴王冠儒雅男子的身后坐着的几个人,却让秦风和江思影吃了一惊,其中一个穿着黑衣,满脸病容,只剩一条腿,却正是那日来捉拿江思影的黑衣人头领。他身边坐着另外五个人,相貌特异。一个身披大红袈裟,头戴一顶金光灿然的僧帽,是个番僧。这番僧身材魁梧之极,坐着都比四周众人高出了一个半头。另一个中等身材,满头白发如银,一张脸长满了皱纹,猛一看,还以为是满面的笑容,笑出的皱纹,身穿一件葛布长袍,打扮非道非俗。第三个五短身材,整个人方方正正,目光如电,上唇短髭翘起,左顾右盼中颇有豪气。而另外一个人则是个粗鲁汉子,脸上带着傻笑,正呆呆地看着篝火边翩翩起舞的少女。第五个人却是个女子,身穿淡紫色道袍,手里拿着一柄拂尘。这紫衫道姑三十多岁年纪,肤色白嫩,眉目温婉,面貌还犹如少女,可是鬓角处却有些斑白了,红颜尤未老,可怜发先白。

秦风和江思影对望一眼,秦风憨笑一声,似乎还要上去给那断了一条腿的黑衣人打招呼,江思影心里大急,使劲拽着秦风,两个人同时矮下身子,坐在那群牧民的后面,隐在人丛中。此时天已经黑了,那几个人到没注意到他们过来,只是在篝火边自顾自地喝酒低语。

秦风对这几个人到没什么敌意,更不明白为什么要藏在人群中,可是他自然也不会违逆思影的意思,心里只是觉得好玩:阿影一定是想和他们玩捉迷藏。

可是江思影心里却是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,暗暗叫苦。她费劲心机才逃出来,却偏偏在这里遇见要捉她回去的人,看来只怕还没找到秦风的师父,自己就要先自投罗网了。

江思影拉了拉秦风的手,带着他蹑手蹑脚往另外一边走去,躲到一个帐篷后面,离开那些人稍远一些。江思影低声说道:“风哥,那些人是来抓我的。我们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秦风勃然大怒:“他们敢来抓你,我先打死他们。”说完就要冲过去。江思影赶紧一把拉住他:“他们人多势众,你去了只能送死。咱们先离开,等他们走了,咱们再来这里找你师父。”

正说着,忽然听到有脚步声走近,两个人一时无处可躲,只好掀开帐篷,钻了进去。只听到帐篷外面两个人边走边议论:“帝国的王爷为什么到咱这牧场来?还带着这么许多人马。”

“听说他们是护送帝国公主来和我们幽燕的世子成亲的。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公主在半路上被强盗抢走了。他们正在到处找公主。”

“我们世子的王妃被抢走了,那自然是要抢回来。不知道是什么强盗,这么胆大,竟然连帝国的公主,世子的王妃都敢动手抢。难怪帝国的王爷都亲自来了。”

“帝国那些人没用,还得我们幽燕人出马才行。嘿嘿,听说帝国的公主貌如天仙,咱们抢回来还能饱饱眼福呢。”两个人边议论边走远。幽燕人都是以游牧部落为主,并没有帝国中原那种礼数。部落之间打仗,老婆被抢走,有实力了再想办法抢回来,依旧是自己老婆,所以对公主被抢之后是否失身失节却并不放在心上,只想着如何才能抢回来。这些牧人们的想法很简单: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,让女人被别人抢走,那当然是男人之错,为何要去怪责本已经是受害的弱女子呢?

秦风虽然听了这番话,却并没有放在心里,他质朴直率,浑然不懂什么公主王妃之类。只是黑暗中,却感觉到江思影的身体微微颤抖,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害怕。

正在此时,忽然帐篷的门掀开,两个人举着火把进来,秦风和江思影猛地回身,却正是那只剩下一条腿的黑衣人头领,一个侍卫举着火把,送黑衣人头领回帐篷休息。他拄着拐杖,看到秦风和江思影,忽然眼睛一亮:“好哇,好小子,天堂有路你不去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嘿嘿,来人那,来人那,抓强盗啦,抓抢走公主的强盗啦。”他这一番大吼,那些篝火边的人听得分明,顿时众士兵在那个帝国王爷的带领下围了过来。兵丁们抛出钩镰将那帐篷整个撕开,帐篷碎片飞舞中,秦风和江思影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那带王冠的儒雅男子冷冷一笑:“影公主,既然你来了,那就让本王继续护送你到龙城成亲吧。”

“李智,你不用假惺惺地装好人,你们李家害死了我妈,我才不稀罕做什么劳什子的公主,你们要讨好幽燕王,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残暴的辛冥王子。所以才不得不封了个公主,让我去帮你们和亲。哼,我跟你们李家不共戴天之仇,我早已经把自己的姓改为江姓,随我娘姓,跟你们李家再没有任何瓜葛了。”

这个叫李智的儒雅男子正是汉国皇帝的堂兄瑞亲王,为人精明干练,这次他来幽燕,除了送公主与幽燕的世子辛冥成亲,还更有其他图谋,只是没想到半路上江思影居然跑掉,让瑞亲王又急又怒,他一边对帝国中央政府封锁江思影失踪的消息,一边调来自己王府中的高手,想尽快找到江思影,送去幽燕王所住的龙城。

李智看见周围牧民渐渐围过来,刚才他气恼之下,直接斥责江思影,只是王室和江思影之间的恩怨却是皇家秘闻,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。所以此时他又换上一副和善面容:“公主有什么话,到时再吩咐本王,如今还请公主随小王先去歇息,这里就交给小王吧。”李智的目光在秦风的面上一转,他早就听黑衣人头领说过少年带着群狼袭击他们的事情,此时见到黑衣人头领的神色,已经知道这少年正是他们要找的人。

他身后站着的五个人,正是李智这两年搜罗来的江湖高手,那番僧叫转轮王,来自西域,密宗高手;白发老头子叫白头仙翁,别人背后自然只是叫白头翁,当面却要加个“仙”字,否者性命难保。他本是一个采药治病的郎中,后来因为无意中得到一部练功的秘籍,隧照方练功,竟然也成了武林中一个有数的高手,但依然深好采药,却不是为了治病救人,而是让自己增添功力,延年益寿。他因为贪图王府中可以搜罗到天下奇药,所以李智重金来聘的时候,他就欣然而去;另外那个四方身材的男子叫江霸天,被称为龙王斩,只见一颗大脑袋光溜溜,头皮油光发亮,一根头发也没有。他在黄河上专做无本的买卖,一身横连铁布衫的功夫,已经是浅趋化境。而那个粗莽汉子,则是江霸天的结义兄弟,叫做赵一斧,随身所带的铁斧重二十多斤,被他抡起来方圆一丈无人能近身,蛮力惊人。

至于那紫衫道姑,却是“紫萝观”中人,道号紫清,是紫萝观观主紫玉罗的四大弟子之一,身手凌厉,拂尘下从来不留活口。这次李智派重金礼聘紫玉罗出山,紫玉罗自恃身份,不愿意供人驱驰,但又不愿拂了李智的面子,遂派自己最心爱的弟子紫清来相助李智。

此时这四个人见秦风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,满面懵懂之气,顿时心里都不以为然。若不是顾及到公主在秦风的身边,投鼠忌器,否则早就上去将秦风砍成肉泥了。

“好啊,瑞亲王,本公主是觉得有些累了,想歇息一会。”江思影大声说完,随后低声对秦风说:“你拿刀对着我,他们就不敢过来抓你了。”

秦风却不知道江思影是要让他以自己为人质,这样李智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,投鼠忌器,自然不敢上来捉拿秦风。他听江思影这么说,忙摇头道:“不,不,阿影,我不会拿刀对着你的。”

“傻哥哥,你不拿刀对着我,他们就要杀了你,你死了,还怎么保护我?”江思影低声说道。

可是不论她怎么说,秦风却就是不愿意挟持她做人质。而那瑞亲王李智也发现公主竟然和这小子神情亲密,心知不好,江思影聪明伶俐,定是在设计什么计谋好脱身,他向身后的四个人使了个眼色。那四个人顿时把秦风团团围住。

拿铁斧的赵一斧是个粗莽汉子,他举着斧头,大喇喇对秦风说道:“小子,见到你赵大爷,还不赶快过来磕头?赵大爷一高兴,就一斧劈死你,让你死的痛痛快快高高兴兴。”

秦风回嘴道:“大个子,你快过来受小爷一拳,好让小爷一拳头打死你,让你死的高高兴兴痛痛快快的。”

“嘿,小子,你敢学大爷说话?你这小娃子一拳头不过是给大爷瘙痒而已。”赵一斧把斧头抗在肩膀上,瞪着两只牛眼,粗声粗气地说。

秦风笑嘻嘻地说道:“那你敢不敢让我给你搔搔痒?”他少年心性,虽然此时场中情势危急,但见这赵一斧说话有趣,忍不住就和他斗起嘴来。

江思影在旁边听得又好气又好笑,但眼见李智派的四个人都是好手,只怕秦风不是其对手,只是如何想个法子好逃走呢?

只听到江霸天喝道:“赵贤弟,和这小子有什么啰嗦的,快快杀了他就是。”

赵一斧回头对江霸天说道:“江大哥,我只和这小子说了两句话,可不曾啰嗦。”

江霸天心想:我这赵贤弟是个混人,这样七缠八缠的说下去,瑞亲王不耐烦起来,还以为我们是不敢和这小子过招。想到这里,他生怕被瑞亲王看轻了自己兄弟两个,所以也不搭理赵一斧的话,人已经向秦风扑过去。

赵一斧见结拜大哥出手了,顿时也举起斧头,朝秦风劈过去,这一招“力劈华山”何止千斤,他往往是一斧头下去,就把人劈成了两半。江霸天那颗油光发亮的脑袋则也撞向了秦风的肋下。

“你们敢动手!”江思影一声尖叫,她人已经扑过来,挡住江霸天的来势,这下江霸天慌了神,他要是把公主撞死了,自己这条命估计也就玩完了,情急之下,整个人往侧面地上冲出去,噗哧一声,已经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地上,那颗头把地上撞出了好大的一个坑,泥土飞溅。他人晕晕乎乎的,在地上坐着好半天没清醒过来。

李智又惊又怒,他转头向紫清说道:“紫道长,请你把公主带到安全地方,公主金枝玉叶,不适宜在这种凶险场合。”话说完后又向那红衣番僧转轮王使了个眼色。

紫清拂尘轻动,也不见她怎么动作,人已经到了江思影的身侧,江思影只觉得一股劲风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,紫清的手已经过来挽住她的手臂:“公主请。”江思影出力挣扎,可是手臂突然又酸又麻,使不上任何力道。原来紫清一挽之下,已经用手捏住了她的脉门。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