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二章 执子之手
2012/6/13 13:28:38点击数:6726
 

 少女再次醒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山洞里,身前有一堆火燃烧地正旺,身下垫着厚厚的几层动物皮毛。除了木头燃烧时候发出的噼啪声,整个山洞里面悄无声息。她还记得昏迷前那一双野性十足的双眼,一张充满稚气的脸庞。

“这是哪里?”少女喃喃地问道,山洞里传来她的回音,“哪里哪里……”

没有人回答,少女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,她扶着石壁慢慢走出山洞。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大地,大朵大朵的雪花从空中落下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雪又开始下起来。少女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衣衫。

山洞斜前方十几丈远处有一个山丘,从那后面有断断续续的狼嚎声传出,间或夹杂着清亮的啸声,少女心里觉得,那啸声,一定是那个有着一双野性双眼的少年发出的。她心里充满了好奇,不觉抬步向那山丘后面走去。

转过山丘,后面却是极大的温泉,冒着热腾腾的蒸汽,雪花还没来得及落下,就已经无声无息地溶解在了蒸汽中。那个少年此时正和一头硕大的银白色的狼在水里嬉戏。少女的气息惊动了狼和人,少年猛然把头转向少女,而银狼的喉咙里面也发出了低低地啸叫声,露出尖尖的獠牙。

少女一惊之下,猛然后退转身要跑,却没想到脚下没有踩稳,一个踉跄,摔倒在雪地上。少年从水里几个猛子游到岸边,随即一个翻身跃起,已经冲到了少女的身边。他扶起少女,却没想到少女抬头看见少年竟然赤条条一丝不挂地站在自己旁边,顿时发出一声尖叫,脸上飞起红霞,眼睛紧闭,说什么也不敢再睁开眼睛了。

少年有些奇怪,推推少女:“你,你怎么啦?”

少女紧闭双眼,脸上像着了火,一个劲地摇头:“你,你快走开啦,快走开啦。”

少年搔搔头,呆呆地看着少女绯红的脸颊,忍不住用手触摸那脸颊:“你的脸,好像苹果。一定很好吃。”说完,他俯身下去,用嘴唇轻轻地擦过少女的脸颊。

那头银狼此时也走了过来,在少女和少年身边打转转,时不时地用鼻子嗅一下少女。

少年见少女的身体一个劲地发抖,他忽然拍拍头:“我明白了,你一定很冷,这的水很热,你一定不会再冷了。”说完没等少女反应过来,少年已经抱起少女,噗通跳进了温泉里面。

温暖的水流包裹着少女的身体,少年在少女的身后,轻轻拥着少女,他身上的气息让少女的心跳得好快。她忽然放松下来了,这一切,都是那么地自然,不带有任何尘世的肮脏。

雪花在飘,大地白茫茫一片,温泉冒着热气,少年拥着少女,在水里静静地听雪落的声音,少女忽然觉得自己此时象在一场梦中。

能不能,让这场梦永远不醒?

少年抱着少女回到山洞的时候,天色已经黄昏。洞里的火堆快要熄灭,少年从山洞的一角拿出许多干枯的树枝扔进火里,火势又重新燃起来。火光让山洞变得更加温暖,少年此时腰间已经围上了一块兽皮,上身依然赤裸着,一根藤条从额头上勒过,他的脸棱角分明,乌黑的眼睛闪着如狼一样的目光,只有在看向少女的时候,他的双眼才会闪现出一种喜悦,象是狼捕捉到了猎物的喜悦,却又不完全是,更像是在孤独荒原中跋涉的狼忽然遇到了自己的同类。

少年从山洞的石壁里又掏出了一大块已经风干的獐子肉,他把獐子肉架在火堆上,来回烤着,不一回整个山洞里面都充满了肉香味。少女忽然发现自己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起来。

少年一笑,撕下一大块獐子肉,扔给少女。自己则埋头大嚼剩下的肉。

肚子很饱,身体很温暖,少女此时才把心头的疑问一一的问出来:“你是谁?这里除了你,还有别的人吗?”

少年盯着少女:“我是这里的王,以前除了我,没有别人,现在有你了。”说完,少年咧嘴一笑。

“我不信,你难道还是狼养大的不成?”少女撇撇嘴,她不知不觉在心里已经和这个少年极亲近了,心里想到什么,嘴里就说出什么。

“我是狼养大的,后来师父来了,他教我武功,教我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,有的好玩,有的不好玩。”少年说道。

“你师父?你果然有师父,他是谁啊?他还在这里吗?”少女的好奇心顿时风起云涌。

“师父不准我说他的名字,师父什么时候来,我不知道。他来,带我出去草原上玩。他走,我就回来这里和大白玩。”

“大白?”少女好奇。

“就是那头银白色毛的狼啊,我叫它大白。嘿嘿,你虽然很白,不过它比你还白。它是大白,我就叫你小白吧。”少年摸了摸头,傻傻地笑了起来。他此时就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孩童,质朴单纯,和带着群狼杀伐冲锋时那种野性截然不同。

“我才不叫小白呢,我姓江,江水的江,叫思影。”少女迟疑了下,“你叫我阿影吧,以前妈妈就是这样叫我的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师父叫我秦风。”少年低头在地上写出‘秦风’两个字,“他说他那天经过古秦墓,一阵大风刮过去,吹走了盖在我身上的树叶,他发现了躺在狼窝里的我,所以指秦为姓,以风为名,就叫秦风。”

江思影噗哧一笑:“你的名字很好听啊。”她说着,以手指代笔,在地上“秦风”两个字旁边写上自己的名字“江思影”。只是秦风的字写的歪歪扭扭,像才学会写字的小童,而江思影的字则秀丽飘逸。两个人的字放在一起,一个如顽石瓦砾,另外一个则如白玉琼枝,不可同日而语。

“你的字写的好看,师父教我写字,我写不来。师父教我武功,我也不耐烦学。我和大白打闹的时候,这些都没用。”秦风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,“我认得这里所有的花草,所有会飞会跑的东西。可是师父说这些都没用,只有会读书和会武功才有用。学会读书和武功我才不会被别人欺负。可是好好的,大伙干嘛要你欺负我,我欺负你?”

“你要是到人多的地方去,那些个人都欺软怕硬。所以你师父才让你学武功。不过你有大白还有那么多狼听你的话。我小的时候,只有一个松鼠陪着我。我那时就想,如果我是一只松鼠该多好啊,每天可以从这只树爬到那只树上,可以晒晒太阳,可以和鸟儿说说话。下雨的时候,我就躲在树洞里,听雨水流在树枝上的声音,我还可以在雨中做一个美梦,不用整天看见那些个让人讨厌的面孔……”

“那些松鼠见到我的时候,跑的比鹿还快。”秦风冷不丁的说了一句,却让江思影更加兴奋:“这里还有鹿,太好了,我喜欢小鹿,鹿角就像梅花的树枝一样漂亮。”

秦风的眼睛里面闪着光:“为什么这些事情被你一说,就那么有趣呢?我以前从来没注意过这些。现在它们都躲起来了,等到春天来的时候,这里的雪都化了,树都绿了,松鼠和鹿都会出来的。”

“那你到时一定要带我去找它们,我会和它们成为好朋友的。”

“那你一定不会喜欢我吃掉你的好朋友。”秦风呲呲牙齿。

“不准你吃掉它们!”江思影的语气有些气恼。

“那我饿了就吃掉你。”秦风忽然一把抱住江思影,做势要在她的脖子上咬一口,江思影有些惊慌,转头想推开秦风,没想到自己的双唇正正碰上秦风的嘴巴。

“啊……”江思影尖叫一声,用力一咬,秦风低低哼了一声,跳到一边去,他的嘴唇上被咬出了血迹。秦风楞楞地看着江思影:“你干嘛咬我?”

江思影怔怔地看着秦风流着血的嘴唇,心里有些愧疚,可是却不愿意说出来,她垂下头,雪白的脖颈在火光中泛出莹润的光泽。

山洞里沉默下来,江思影忽然听到一阵鼾声传出来,她惊讶地抬头看过去,只见秦风居然已经躺在火堆边睡着了。江思影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她自己也感觉到疲倦,睡意慢慢地袭击过来,她也沉沉地睡过去……

江思影再次醒来,刚一睁开眼睛,就看见秦风的脸庞就在自己眼前,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。他嘴角的伤痕宛然还在,江思影一把推开他:“你干什么啊,想吓死我啊。”

“我捉了鱼给你吃。”秦风很认真的说,他指指旁边一块树皮上放着的一条尺来长的鱼,雪白的鱼肉还带着淋漓的水。

“谢谢你,你,你这还疼吗?”江思影用手指了指了秦风的嘴。

“奇怪,为什么你咬我,我不会生气呢?要是别的狼敢咬我,我立刻就咬死它。”秦风摆摆头。

江思影啼笑皆非,但是心底却有着一种甜丝丝的感觉涌上来,这是什么样的感觉?她只知道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。

“我可以在你这里一直住下来吗?”江思影忽然抬头问秦风,双眼闪着光。

“你当然可以了,这是我的地盘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秦风拍拍自己的胸膛,“你冷了,我就抱着你;你饿了,我就抓吃的给你;你睡着了,我就在你身边不让你做噩梦。”秦风很认真地说。

“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就要对我这么好?”江思影笑了,眼泪却从她的脸颊上滚落。

“因为你是我的猎物。”秦风凑近江思影,在她的面前故意露出牙齿,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。

江思影噗哧一声笑了:“做猎物有这么好的待遇啊?我要早知道,就老早跑来求你抓住我了。”

两个人说说笑笑,都只觉得心中一片欢畅,又是愉悦又是甜蜜,竟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走出山洞,外面雪色初晴,阳光映照着茫茫雪原,如碧蓝的天空下罩着一块晶莹的白玉。江思影忍不住惊叹道:“好美。”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,只觉得精神一振。

“走,我带你去看躲在树洞里面的松鼠。”秦风拉起江思影的手,往前方一处树林里面奔去。

这是一片万古长青的松树林,碧绿的松针上面积着厚厚的白雪,象给大树裹上了过冬的棉衣。林中偶然窜出松鸡或者狍子,偶然撞上松树的枝干,簌簌落下积雪。秦风也不去理会这些动物,他带着江思影一直奔到树林的中央,在一棵极老的松树下停住了脚步。

老松树的树干三个人都合抱不过来,秦风把江思影背在背上,让江思影搂紧他的脖子,随后他手脚并用,抱着树干噌噌爬到了树上,在松树的第一个树杈上停了下来。

江思影松开手,顺势坐在树干上。只见秦风敲了敲树干,过了一会,两只小松鼠从树杈上面的一个树洞里面钻出来,毛茸茸的大尾巴在树干上扫来扫去,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秦风和江思影。两只松鼠各自的爪子上还捧着一颗松子。

秦风吹了几声口哨,松鼠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,身子跳来跳去。江思影感觉这两只松鼠正在随着秦风的口哨声跳舞,又似乎在欢迎他们的到来。

“它们真可爱,是你养的吗?”江思影忍不住伸手想去摸摸松鼠的大尾巴,松鼠跳开,江思影有些失望。

“这是我的朋友江思影,你们要乖乖的陪她玩,如果你们敢欺负她,我就吃了你们。”秦风朝松鼠呲呲牙齿。

松鼠似乎听懂了秦风的话,竟然立刻坐在树干上不动了,捧着小爪子,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。江思影看得捧腹大笑。

不知不觉,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了。这三天里,秦风带着江思影在冰河上捉鱼,在树林里面偷看野鸡和松鼠抢松子吃,甚至秦风还让大白驮着江思影,他傍在大白的身边,两人一狼在雪原上狂奔,风中传来江思影又惊又喜的叫声……

冬天的严寒阻挡不了快乐的人,反而让秦风和江思影倍添兴奋。秦风住的山洞外面堆起了两个雪人,雪人手拉手站在那里。江思影看着雪人,指着那个稍胖一点的雪人说:“这个是风哥。”说完上去从怀里掏出自己的丝帕围在雪人的脖子上,“风哥啊风哥,这条丝帕,你要好好保管着,不准丢了。”

秦风丝毫不懂这种儿女情怀,他只觉得江思影的举动很是古怪,不知道做什么好,只是突然心里一动,身手摸出腰间那串从骆驼脖子下面取出的银铃,递给了江思影。

江思影怔怔地看着那串银铃,忽然面上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,“风哥,我,我好怕。”

秦风见她身子微微颤动,眼中珠泪欲滴,急忙轻轻搂住她娇怯怯的身子:“阿影,你怎么了?为什么要怕?”

江思影摇摇头,伏在秦风的怀里,过了半晌,她抬起头,慢慢伸出手去,握住秦风的手掌,低声道:“现今我甚么都不怕啦。”

秦风道:“怎么?”江思影道:“就算他们找到我,我也不怕了,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,是不是?”

秦风道:“那当然。阿影,我跟你在一起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真是欢喜。”江思影轻轻靠在他胸前。秦风只觉一股淡淡的香气围住了他的身体,围住了他的心,围住了他整个人,整个天地。

两人握着手不再说话。眼见暮色四合,远处起伏的山岗、白雪、还有面前的雪人都化成了朦朦胧胧的一片,夜色终于降临了。

 

 

原创天涯OL官方网站: ty.yxfw.com
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。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