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一章 狼战
2012/6/13 13:27:31点击数:8711
 

月夜,极目之处,只是茫茫白雪。整个戈壁在清冷的月光中象硕大的玉石。

万籁无声。

清脆的驼铃声打碎了彷佛亘古以来就存在的静寂。一头骆驼在雪地上行走,骆驼细细的长腿在一尺多厚的雪地里拔起、落下、拔起、落下……

骆驼很疲倦,但是它不能停止前行。这样的雪夜,停下来,就意味着死亡。骆驼伸出冒着热气的舌头,舔了舔地上的雪。冰冷的雪水让骆驼轻轻地打了个喷鼻。骆驼颈下的驼铃随着骆驼的动作轻轻摇晃,发出悦耳的铃声。

一个少女俯身在骆驼的背上,她坐在骆驼的两个驼峰中间,双臂紧紧搂住前面的驼峰。长长的黑发覆住了少女的面颊。她已经陷入到半昏迷状态中,只是心底那挣扎求生的意识让她始终不曾松开环绕驼峰的双手。

这头骆驼是她此时唯一可以依靠的事物,她如溺水的人,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骆驼忽然停下了脚步,喷出的鼻息开始加重。隐隐约约的狼嚎声响起,那狼嚎声越来越近。骆驼的身体开始颤抖,它仰天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。

距离骆驼所在地约两里外,二十多个黑衣人骑着骏马,正在雪地上狂奔,马蹄掀起的雪雾朦胧了月色。当骆驼的悲鸣传来时,这群黑衣人勒住马匹,互相对视。随后领头的黑衣人一个挥手,带着众人掉转马头,向悲鸣声处奔去。

狼群已经围住了那匹骆驼,绿莹莹的狼眼映衬着雪光。那少女依然在昏迷中。骆驼忽然转过头,伸出舌头舔了舔少女的长发。长发被带起,露出一张苍白的脸颊,紧闭的双眼,长长的睫毛,嘴唇红的像是被玫瑰花花汁浸泡过,在雪色月色中触目惊心。

一只狼仰起头,对着月亮发出长长的嚎叫声,随后,其余的狼群也开始嚎叫起来。少女彷佛被狼嚎声惊醒,她身体微微动了动,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。

一只狼向那骆驼背上的少女扑去,狼牙森森,似乎要把那少女拖拽下来。

就在狼口即将触及少女的长发时,骆驼发出一声悲鸣,扬起前蹄,踢向狼头。奈何骆驼哪里是狼的对手,虽然暂时阻住了狼对少女的伤害,可骆驼的前腿也被那狼狠狠咬了一口,血流在雪地里。

四散的血腥味让狼群兴奋起来。那被阻了的狼猛地扑到骆驼的头上,另外一只狼也试图去拽那骆驼背上的少女。

长箭破空而来,两只狼被一先一后两只箭射穿,发出惨嚎声,滚落在雪地上。

百尺之外,那群黑衣人纵马飞驰。领头的黑衣人长弓在手,射出的两箭洞穿两只狼,但是他并没有丝毫松懈,第三只长箭已经搭在了弓上。

这支箭指向狼群,随时准备洞穿第三只想接近少女和骆驼的狼。他身后的黑衣人已经长刀在手。

刀身上反射着雪光月光……

群狼似乎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它们依然散落着对骆驼形成包围圈。但是所有的狼都把头朝向那群飞奔来的黑衣人。没有狼再顾得上去袭击那头骆驼,它们脖子上的毛耸立,绿莹莹的眼睛冒着寒意,比雪原还冷酷的寒意。

它们才是这片雪原的主人!它们的权威不容挑战!

似乎感受到了狼群的敌意和紧张,领头的黑衣人一声冷笑,长箭倏然射出,如流星,贯穿了离自己最近的狼的头颅。

狼群嚎叫着扑向黑衣人。

飞奔的骑士,狂野的狼群,在雪地上搅起漫天雪雾。两者交汇的时候,血花飞溅。

以雪雾为背景,绘出朵朵红梅。

一个黑衣人不小心被狼咬到了小腿,被硬生生拖下了马匹。两只狼随后扑了上来,转眼之间这个黑衣人的半个肩膀和手臂成了狼的口中之食。浓郁的血腥味让狼群愈发的疯狂起来。

一匹骏马的后腿被狼一口咬断,三条腿的马痛苦的嘶叫着,颓然翻倒在雪地上。马背上的骑士翻身跃起,手里的长刀疯了一般的舞动着,而围在他身周的三只狼则围着他狂奔,觊觎着他每一个空隙,好随时把尖利的狼牙插入他的身体……

这血腥味不仅仅有人的血,也有马的血,更多的是狼的血!

领头的黑衣人已经收起了长弓,他纵马在狼群里来回狂奔,手里的大刀朝着狼头劈下去。半个狼头飞了出去,脑浆混着血水从半空洒落在雪地上。而那没了头的狼往前狂奔出几丈后才颓然倒地。

骆驼驮着少女,在屠场外静静地站着。

领头的黑衣人眼见狼群已经被杀的七七八八了,他满意地笑了笑,,随后纵马向那骆驼奔去。剩下的那些狼,手下自然会一一处理。

“儿郎们,明天咱们开全狼大宴,哈哈哈哈。”黑衣人仰天长笑。

“嗷……”剩下的几只狼忽然停下了缠斗,一起仰头朝着月亮长嚎起来。声音远远地传出去,凄厉的嚎叫声让众人心里一沉,似乎感觉到这嚎叫带着一股不祥的预兆。

“给我统统杀光!”黑衣领头人面色冷峻,这嚎叫声,让他心里忽然有些寒意。

一声清亮的嚎叫声,或者,更像是啸叫声,在远方响起。好像是在呼应这几只狼群的嚎叫。幸存下来的几只狼忽然四散着跑开来,远远地站在黑衣人之外,却又不离去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领头的黑衣人觉得这残余的几只狼的眼里似乎带着一丝惧怕,还有一丝尊敬。这惧怕和尊敬绝对不是对他们,而是对那清亮的嚎叫声。

是狼王来了吗?黑衣领头人心里思忖着。他知道,狼群中会有一个狼王。狼王统帅着群狼,带领群狼抢占更多的地盘,围取更多的猎物。狼王的位置是靠实力夺取的,成年的公狼,可以挑战现任狼王,打败了狼王,它就得到统率群狼的权力。

而狼王是从来不会给挑战者失败的机会,因为挑战者只有两个选择,胜利,或者死亡!

活着战斗,或者,战斗到死,狼群没有失败者,它们只能战斗到死。

可以死,不可以输!

狼的世界,不需要温情和怜悯!

因为这是个强者的世界!

啸声越来越近,四五十只狼群如雪地上的闪电扑来。领先的一只狼,比寻常狼的身子大了至少一半,银白的狼毛几乎和雪地溶为一色,眼睛不像寻常狼的绿色荧光,反而带着蓝色。

看着那呼啸而来的狼群,黑衣人都惊呆了,而那残存的几只狼则又嚎叫起来。

只是,让这群黑衣人惊呆的,并不是这只硕大的头狼以及它带来的狼群,而是倚着这头狼一起奔来的一个少年!

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,他赤裸着上身,腰上围着一块兽皮,一根藤条勒住额头,把披散在脑后的乱发束起来。

少年的双眼闪着光,除了黑亮的眼眸不同于狼眼的绿光,其余则和狼眼一模一样,散发着野性、冷酷、残忍的神采。只是他的面容却带着稚气,一种只存在于人类婴儿面上的稚气。这少年领着狼群狂奔,脚步丝毫不慢,这惊人的速度,让黑衣人乍舌。

行到近处,少年停下了脚步,身后群狼也随之停下。少年冷冷地看着地上遍布的狼尸,忽然仰天长嚎起来。

清亮的嚎叫声,带着萧杀之意,听得黑衣人个个心中冷然。领头的黑衣人高声喝问: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和这些畜生在一起?”

少年的目光转向黑衣领头人,双眼精光一闪,他咧开嘴巴,朝黑衣领头人露出牙齿,喉咙里面赫赫有声。黑衣领头人心里一紧,还没反应过来,只见那少年身形晃动,竟然疾扑向自己,十丈左右远的距离,不过一眨眼的时间,少年长长的手指已经抓向他的喉咙。

黑衣领头人下意识中往后一个滚翻,人已经跌落马背,那少年的手指直往下插去,居然在那马的脖子上生生插出了十个血洞!

坐骑长嘶一声,那少年俯身在血洞上,张嘴狂喝喷出的马血。那血喷到少年赤裸的身体上,在他身上流出一幅诡异的图案。黑衣领头人在雪地上一个挺身,站了起来,见自己心爱的坐骑眼看就没了命,心里又急又痛。

少年埋头喝了两口马血,随即双臂抱住马脖子,将整匹马举了起来,往狼群里甩去。好惊人的臂力,那马直直的飞到了狼群中,随即只听得众狼吭哧咀嚼声,一匹马转眼被撕扯得七零八落。

“你!你!你到底是什么人!!?”黑衣领头人看着嘴角还留着血的少年。这少年此时正看着他,野性十足的双眼,却有着一张充满了稚气的脸庞。

“你、你是什么人?”少年开口说话了,居然说的是人话,只是口齿却不是很伶俐,显然是不怎么和人说话。

“我?我是什么人?这还轮不到你问我!小子,你到底是谁?嘿嘿,难道你就是和这些畜生一路的不成?”黑衣领头人气急败坏,语带讥讽。

只是这少年却不懂黑衣领头人话中的讥讽。他忽然搔搔头:“我?我是它们的王。”少年用手指指那群狼。随后他忽然嚎叫起来,那狼群彷佛是应和他,也发出了长长短短的嚎叫。一人和那群狼互相嚎叫,就和对话一般。

“够了!”黑衣领头人大喝一声,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你带着你的狼走吧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“不客气?什么是不客气?”少年又搔搔头,“哦,你想让我走啊,这里是我的地盘,你让我走,你想当狼王?好啊,那你和我打一架,你打死我,你就是狼王!”

少年又做势欲扑,露出的牙齿,闪着森光,目光中是赤裸裸的嗜血欲望,这种目光,只属于狼!

黑衣领头人知道这少年的身手诡异迅捷,自己不是他的对手。但是如果他就此退让,如何向手下交代?他目光瞥向那骆驼身上昏迷的少女。咬咬牙,心想:既然已经找到公主,要先把公主送回去才成。我先缠住这小子。等公主离开,我再想法子摆脱这少年。以后我多带些人来,管你是狼是人,都给你一把火烧成灰。

黑衣领头人打了一声唿哨,对着远处的手下朗声说道:“你们把那骆驼带走,我在这里领教领教这个小兄弟的身手。”

少年稚气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:“那骆驼,是我的。你们,也是我的!”

说完,少年一声长嚎,等待已久的狼群彷佛听到了号令,向那群黑衣人扑去,而少年自己则纵身跃起,从半空中向黑衣领头人兜头扑了下来……

狼嚎声,马的嘶鸣声,人的惨叫声响起。只是短短的片刻后,一切都归于寂静。洁白的雪地上,到处是七零八落的马匹、狼、人的残肢断躯。

那骆驼已经屈膝跪在了雪地上,腿上被狼咬伤的地方血汩汩流出。热血流过的地方,雪在融化,只是转眼又被冻结住。少年抱着那少女站在骆驼边。少女的长发垂落到少年的腿上,露出极精致的面容。少年露出尖尖的牙齿,低头看着。他出于本能,把这个少女抢到手,却又不知道怎么处置。少女白嫩的脖子,似乎正是他下嘴噬咬的好地方。他俯头下去,鼻尖触到少女的脖颈,一股淡淡的清香散发出来。少年闭上了眼睛,似乎陶醉在这股清香中。他的嘴唇印在少女的脖子上,不知道为何,却始终咬不下去。

这是他的猎物,本该享用她的鲜血和嫩肉。可是,他却觉得,锋利的牙齿似乎瞬间没了撕咬的力量,心里反而有一种热流不断的左冲右突,似乎想找到一个地方喷涌出来。少年禁不住用舌头舔了舔少女的脖子。

少女缓缓睁开双眼。两个人的眼光交织在一起。少年怔怔地看着少女:“你,你的眼睛好像、好像葡萄,我最爱吃的葡萄。”

“请带我走……”少女说完这句话,浮现出一丝笑容.她把头转向少年身后的骆驼。骆驼的双眼看着少女,鼻子里面喷出一阵低低的鼻息,随后骆驼闭上了眼睛,脖子一歪,死了。少女把手伸向骆驼,可是她的手在中途却无力地垂下,失去了知觉。

少年回头看看骆驼,他想了想,伸手把骆驼脖子上的驼铃解下来,挂在自己的腰间。随后发出一声极短的嚎叫声。

取得最后胜利的狼群慢慢聚在一起,向少年围过来。少年飞起一脚,把骆驼踢向狼群中,群狼围着骆驼大嚼起来。转眼,骆驼成了一堆零散的骨架。

少年把昏迷的少女抗在肩膀上,就像抗着他以前捕杀到的野猪、羚羊等猎物一样,领着狼群,啸叫着消失在雪原的深处……

雪原陷入了亘古以来保持的静寂中,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过了很久很久,那个领头的黑衣人挣扎着从雪地里爬起身,他的一条腿已经成了狼口中的食物。幸运的是,他还活着……

 

 

原创天涯OL官方网站: ty.yxfw.com
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。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