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四十一章 美人情重江山轻
2012/6/13 14:20:46点击数:5801
 

刚进房门,唐伴花就看到蜜糖儿正坐在自己床边发呆。蜜糖儿看到唐伴花进来,眼睛顿时一亮:“你跑哪里去了,我到处找你。快点帮我想想办法,我才不要留在鄂州,嫁给什么江诚表哥呢。我要去金陵,我要去江南玩。”

唐伴花静静一笑:“你觉得我能替你做这个决定吗?这件事你还是找你爹爹夜修罗大人商量吧。”

“找他商量?那我还要你干嘛?我告诉你,我们只能偷偷去金陵。先斩后奏,等到了金陵,就算爹爹发现了,也只能让我留在金陵。”蜜糖儿笑得像个刚偷吃了一碗蜜糖的小狐狸。

唐伴花不动神色,垂头看向自己手里的花枝,过了半晌,说道:“我知道有一个人,可以帮你去金陵。”

“好啊,好啊,是什么人?”蜜糖儿拍手、起身、握住了唐伴花的手臂。

唐伴花这次没有甩开蜜糖儿的手:“今晚你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李俊是第一次被女人打,这个打他的女人,就是蜜糖儿。唐伴花和蜜糖儿去见李俊的时候,李俊正等的心急。

李俊喜欢美色,可是他自诩为好色而不淫、风流而不下流。他只是好奇,对夜修罗的女儿好奇而已。李俊就是这样,他只要听说哪个女子有美名,那他是一定要想办法看上一看的,只是看上一看。

至于看过之后,大多数都是美女缠上了李俊,李俊也自然是却之不恭了。所以李俊从来不会对女人用强。他诗词歌舞,琴棋书画,吃喝玩乐无不精通,他不仅会甜言蜜语,更愿意为女人挥金如土。所以,李俊自信自己没有迷不倒的女人。

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施展自己迷死人不偿命的本领,就被蜜糖儿打了两个巴掌。原因只是蜜糖儿觉得李俊笑的样子很欠扁。

李俊很崩溃,非常崩溃。但是他还是竭力保持着自己的贵公子气概。

蜜糖儿大大咧咧地往旁边椅子上一坐,看见桌子上放着的古琴,随手拿过来,细细打量。

李俊心里一喜:“怎么,姑娘你对弹琴也有兴趣?”

蜜糖儿手指在琴弦上一搏,琴弦俱断:“哎,我的指刀没什么进步,还得用两次才能割断琴弦。”

李俊再次崩溃,他发现,自己的所有对付女孩子的技艺,在这里对蜜糖儿就好像对牛弹琴,不,是对一头疯牛弹琴。

可是最后,蜜糖儿成功的让李俊答应她,将她藏在自己的船上,带她去金陵。至于为什么李俊会和夜修罗一起去金陵,而唐伴花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,又是怎么认识李俊的,蜜糖儿似乎忘了问……

这次夜修罗一行人去金陵的船队,和来鄂州时的光景是大大不同,江诚那里专门拨了两个营的水军,共计五十艘战船沿途护送夜修罗。被众船护卫在中间的两艘巨舰,戒备森严,其中一艘船载的是夜修罗,而另外一艘船上,就是李俊。

李俊船上还有两个不速之客,自然就是唐伴花和蜜糖儿。蜜糖儿和唐伴花装扮成李俊姬妾侍女,随着李俊登船的。反正江府对李俊,除了以安全为名,限制他的出入自由外,对他厮混在女人群里,却并不阻挠。

夜修罗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此时并没有乖乖地待在江府。他见蜜糖儿似乎对婚事不大上心,也就不急着催蜜糖儿嫁过去,想先让蜜糖儿和江诚多待待,到时日久生情,婚事就是顺理成章了。而这次他赶去金陵,也是很多事情需要决断,所以按照原来的安排,留下蜜糖儿后,他就带着李俊离开了鄂州。

夜修罗和江诚站在甲板上,江诚向夜修罗道别。夜修罗微笑说道:“这次蜜糖儿在你府里,你多陪陪她。等我和你爹金陵的事情一了,就回来给你们主持婚礼。”

江诚点点头,欲言又止,夜修罗看着他:“还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我娘可能也去金陵了。”江诚面色有些凝重,“那天一个叫辛冥的人给我娘捎了两句口信,‘绝世与尔邈,里百三天去’娘听了后,亲自把那个人送出府,随后娘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。我后来有些担心,就去我娘的住处。才发现娘留下一封书信,说她有急事要赶赴金陵。我派人去找,却找不到。”江诚有些尴尬,他娘向来神秘,虽然和他母子之亲,却也从来没有让江诚知道过自己很多事情。

夜修罗面色有些冷峻:“我这个妹妹,向来性子怪癖,我这次去金陵会留意的。唉,上一辈的事情,就随它去吧。诚儿,你是个好孩子,将来有很多大事要去做。以前的旧事,不要萦怀。”

江诚点点头,但是心里的疑窦却更加多了,上一辈,上一辈,那就是自己的父母那一辈,到底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?为什么自己的这个母亲这么古怪?为什么母亲从来不让自己知道她太多的事情……

江水浩荡,江面上连绵的战船顺江而下。唐伴花和蜜糖儿坐在船舱里,透过窗户看着两岸起伏的群山。这个船舱就在李俊住的船舱的隔壁。蜜糖儿垂着头,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。她走之前在表哥的房间里留了一封书信,告诉表哥自己出去闯荡一番,还没想过嫁人的事情。如果表哥还念着兄妹之情,就不要告诉她爹爹。她会在爹爹回来之前赶回江府。

以蜜糖儿的猜测,江诚是不会把自己离开鄂州的事情告诉夜修罗的,他只会偷偷的寻找蜜糖儿。毕竟,这不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。

唐伴花也是静静地坐在那里,看着手里的花枝,花朵已经有些凋零了样子。船舱里面静默着,只听到水浪在外面敲打着船壁,水声哗哗……

金陵历史悠久,早在春秋时期,越王句践命范蠡在金陵秦淮河之南约830米处筑城,城周长约1.2公里,面积约0.94平方公里。后称越城,又名范蠡城。它被历代公认为是金陵城市的开端。此后历经数朝数代的营建,金陵城池逐渐成了气候,古人曾陈赞金陵:前朝佳丽地,金陵帝王州。而神圣帝国最有名的诗人在游玩过金陵以后,留下了自己的感慨:金陵昔时何壮哉,席卷英豪天下来!

金陵当年是在石城置邑的,因山为城,因江为池,形势险固。所以金陵有其独特的地理形势──群山环抱,耸起的山峰,隔江对峙。在江南独有的山清水秀之中,金陵更多了一层险峻的山河气势。而金陵城中的莫愁湖、秦淮河更是天下闻名。十里秦淮河,是名人士子,豪门大贾、王族贵妇、青楼名妓聚集之地。一路上,李俊津津乐道,历数南京的逸闻趣事,蜜糖儿听得目瞪口呆之余,更是心中热切,恨不得船行得再快一点,好能见见这座江南第一城市的风采。此时,她虽然觉得李俊笑得依然是一副欠扁相,可觉得有这么一个人解闷,打发旅途的寂寞,却也是好玩。

当船靠岸的时候,蜜糖儿恨不得立刻冲到岸上,饱览风光。无奈知道自己的爹爹就在附近,蜜糖儿也只能暗自收敛,她和唐伴花虽然已经易容,可是依然担心被夜修罗看出纰漏。只能随着众姬妾乖乖地坐上轿子,随着众人慢悠悠行去。偶然掀起窗上的帘子,看看沿途的风景。

不到两个时辰,众人已经到了金陵城外的高地上。夜修罗站在这里,放眼望去,只见整个金陵城东倚钟山(紫金山),西踞石头山(清凉山),诸葛亮曾经有“钟阜龙盘,石城虎踞”之语,即指此而言。而长江自西南而东北,然后奔腾东流。秦淮河从东南面的秣陵关北上,从东向西,穿过金陵城的南部,汇入长江。

李俊一身富贵公子打扮,却没并有和夜修罗走在前面,他在众侍卫的护卫下,坐在马车里,自管和姬妾们调笑。对这金陵城外的风光并不理会,他在金陵,只是想去感受十里秦淮的香艳风流。

夜修罗已经看到前来迎接自己的一众人马,只见一身儒装打扮,褐衣长衫的江明轩骑着马,走在最前面,淮南节度使杨行虎、金陵府府尹吴顺义等一众官员簇拥在江明轩身后,都要来看看享誉天下的漠鹰是何等人物。

夜修罗和江明轩催马上前,两个人双手相握,见对方虽然发鬓含爽,可是往日英武豪气却不减一分,不禁畅然大笑,二十年不见,风采依旧,还有什么能比这种感觉更重要?无需言语,默契自在心中。

金陵本是江明轩的起家之地,当年他以金陵为根据地,建立起了一支水师,依靠长江天险,扼守南北水陆交通。在整个江淮地区,百姓甚至只知道有江明轩而不知道帝国王室。现在因为帝国中央已经陷入内乱之中,各地势力割据,但是江明轩的水师则始终雄踞在长江之上。一时间,南方的各个势力却也不敢轻举妄动。毕竟,江明轩在名义上,是帝国王朝的天下水师总督,是站在皇室这面的。

淮南节度使杨行虎、金陵府尹吴顺义等人都是江明轩的心腹。杨行虎更是一直劝说江明轩自立为王,占据江南这片富庶之地,只是江明轩一直不置可否,却让杨行虎等人猜不透江明轩的想法。

吴顺义这人颇有才干,他在金陵做了十年的府尹,把金陵治理的井井有条。金陵百姓安居乐业,商贾云集金陵,秦淮河上歌舞升平,一派繁荣景象。此时夜修罗和江明轩在众人的陪伴下已经自正门进入了金陵城中,沿途百姓往来,熙熙攘攘,见到这样一大群人马过来,纷纷让在路边。不见惊慌,有些百姓认得吴顺义,就向吴顺义施礼,吴顺义则微笑着点头示意。吴顺义这个人没有多少官架子,平时颇有些亲民作风,经常微服在金陵城中探察民情,所以颇得百姓的拥戴。

夜修罗见到金陵城中的景象,不禁微笑感慨道:“江南富甲天下,果然名不虚传。

江明轩笑道:“顺义的这个府尹做的很好。哈哈,若是要治理城池,我不如顺义。”

吴顺义拱手道:“江大人缪赞了,我的才能仅至于此,江大人是军中之神,我这个凡人,给大人打点下后院罢了。”

江明轩点头微笑,吴顺义这个人没什么野心,闲来喜欢弄些诗词歌赋,颇有些自得江南山水之间的闲趣。他对吴顺义还是非常的放心,这个人是难得的贤臣,对他也是忠心耿耿,只是表面上不卑不亢,却比那些阿谀奉承的人更令人信任许多。

杨行虎这个人却和吴顺义不同,他也是战场上的一员猛将,只是为人脾气颇为自负,有些刚愎自用。他对谁都不看在眼里,心里却只服气江明轩一个人。但是杨行虎却最怕吴顺义那种温吞水脾气,更是对吴顺义那些软绵绵的诗词文赋头痛。所以平时杨行虎尽量离开吴顺义远一点。他喜欢的是大块吃肉,大口喝酒,兴致来了赤膊在长江里游几个来回,和凶猛的将士摔跤打架。象吴顺义那样,端杯象刷锅水一样的茶,看着那水啊,云啊看半天的游乐方式杨行虎感觉简直就是在受罪。

一行人走走说说,已经到了吴顺义给江明轩安排的住处。这里是靠近吴顺义府邸处的一处宫室,早在帝国开朝之初,就是前朝的贵族居住的宅邸,历经上百年的风雨,经过几处主人的修缮,更加气派宏大。是金陵府用来接待往来的王公贵族的一个行所。而吴顺义准备的这处院落,则是江明轩历来在金陵住宿办公的老地方。

不过一炷香时分,夜修罗等人已经在府中安置好,夜修罗和李俊各自住在一个僻静气派的大院子里。唐伴花和蜜糖儿住在李俊院子中的厢房里。蜜糖儿刚刚在房间里坐定,就从窗户里看见江明轩带着一个贴身侍卫,慢慢踱步到了李俊的书房门口。随后李俊的房门打开,江明轩留那侍卫在门外守卫,自己则进到了李俊的房间里。

蜜糖儿心中一动,她从自己房间的后窗跳出去,轻手轻脚地走到李俊书房后面。从半掩的窗户缝里,蜜糖儿看到李俊坐在书案后,而江明轩则坐在侧面的椅子上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房间里一片沉默。

过了半晌,江明轩说道:“殿下……”他这声称呼,让蜜糖儿大吃一惊,她早察觉李俊的身份不寻常,只是没想到李俊居然是帝国皇室中的人。为什么当初在江府他就象被软禁一样?

只听得李俊摇摇头:“什么殿下不殿下的,江大人,你就别寒碜我李俊了。现在我李俊不过是你们手中的一个棋子而已。江大人,我李俊生平没什么野心,更不想去争夺什么江山霸业。我只求‘一棹春风一叶舟,一纶茧缕一轻钩。花满渚,酒满瓯,万顷波中得自由’。美酒佳人、好诗好歌常伴就心满意足了。当初叛军攻入长安,我李俊蒙你江大人派人所救,可是我李俊不过是个皇子而已,我的哥哥李昭才是当今皇帝,你手里掌握我,不如掌握他,还能挟天子以令诸侯。”李俊说到这里,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。

江明轩忽然微微一笑:“殿下到真是个聪明人。只是当初有高人安排,皇上一路顺利入蜀都。我去迟了一步,但是偏巧把殿下带了出来,也是一件幸事。如今殿下在江南的温香软玉之中,不用担心什么。有我江明轩在,自然就能保的殿下身家安稳。殿下如果喜欢,这里的十里秦淮,任凭殿下畅游。”

李俊点点头:“江南富贵烟花地,能在这里终老,也是我的心愿。只怕这个心愿在乱世中,能不能达到,也难说的很。哈哈,哈哈,”李俊忽然笑了起来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管它明日如何,江大人如果没什么事情,我就要陪伴我的美人去了。待在这里谈论些俗事,耗费大好的时光,我李俊是不干这种事情的。哈哈,天下的大事,就留给你们去做吧。”李俊笑完,站起身,要离开书房。

江明轩坐在椅子上没有动,只是微笑着看着李俊的背影,耳朵里面已经传来了李俊的舞姬们的娇笑声,还有低低的曲乐声缓缓响起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