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 
 
第二十一章 烽火令
2012/6/13 14:09:27点击数:5792
 

众人见独孤伽罗出手如此迅捷,和十二年前相比,武功又精进了许多。只能眼睁睁看着独孤伽罗毁掉那封密信,却无力去阻止。

独孤伽罗看着那封信碎成粉末,散落开,冷冷地说道:“你们这次恐怕不是仅仅为那些当面的血案来此吧,这十二年来,传言纷起,倚剑阁杀人夺宝只是遮人耳目,林南剑真正要夺走的,是烽火令,你们都是冲着烽火令来的吧!”

“烽火令!”辛冥心中一跳,烽火令之名来源于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一事,周王朝曾经和各地诸侯有个约定,一旦王城有敌来犯,只要在烽火台上燃起火焰,各地诸侯看见火焰,就派兵来救。谁知道周朝的末代国君周幽王为了讨得美人欢心,放起烽火,招来诸侯领兵救驾,竟然是一场玩笑而已。等到真有敌军进犯,周幽王再次燃起烽火,却无人来犯,王朝就此倾覆。而这烽火令本是当年汉国的开国皇帝所制,据说这烽火令可以号令开国皇帝安插在各地的秘密力量,一旦有威胁到汉国王室的事情发生,烽火令就要应时而出,帮助汉国王室重新稳固自己的中央帝国的地位。漠、幽、蜀、南诏和越国王室中都秘密流传过关于烽火令的种种传说,所以虽然这些年汉国衰微,各国虽然都有野心染指汉国的城池土地,却也不敢轻举妄动,招来无妄之灾。

独孤伽罗这番话说出来,大厅里的人被道破了自己挟复仇而来所掩盖的夺烽火令私心,众人心里愤恨,但是却又不敢说出口,更有些人面如死灰,只觉得刚才以独孤伽罗的身手,自己报仇无望,还会被羞辱一番。

这些人,当年都是负着深仇大恨找上门来,却是技不如人,被独孤伽罗和林南剑的武功镇住,又有鼎鼎大名的越国三少和川帮总瓢把子天野老人的一力担保,就势下台阶,只能应了林南剑十二年后给众人一个交待的承诺。其实当时众人找上倚剑阁,却也是暗中听到烽火令重现江湖,被倚剑阁得到的传言,本想浑水摸鱼,却没有占到任何便宜。

十二年后,这些人来到倚剑阁,自然是对烽火令念念不忘。可是眼看这次众人的如意算盘似乎都打错了,林南剑居然死了,而独孤伽罗的武功如此之高,大厅里能和她过上几招的人寥寥无几。就在众人心里七上八下盘算的时候,独孤伽罗忽然冷冷说道:“当年既然说了给你们交待,自然要给你们交待。至于那封信,和你们众人无关。你回去,告诉你们总瓢把子天野老人,就说这件事情不用他操心了,好好安享晚年。不多嘴的人,往往不会那么短命。”

独孤伽罗说到这里,环顾了下众人,继续说道:“十二年前,一个月内共发生了五十六桩血案,做这些案子的人,还散布流言,说这些血案的目的是为了烽火令,并把这些事情嫁祸给倚剑阁。不错,那个时候,林南剑确实不在倚剑阁里,他当时就是为了秘密调查这些血案。可悲的是,有人被利用了,却还毫不自知,难道十几年朝夕相处的信任竟然如此不堪一击……”

紫清听到这里,身体摇摇欲坠,面色苍白,空相和尚的目光掠过紫清的面颊,不由得思绪又回到十二年前……

那一天,独孤伽罗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后,越三少再看看身边的这些青楼名妓,忽然觉得,见过了独孤伽罗以后,这些美女们就好像已经变成了村姑。

辗转反侧了三天后,越三少终于忍不住,去倚剑阁拜访林南剑。说起来,他和林南剑还是少年的玩伴,当年他随不了大和尚学艺的时候,曾经随不了大和尚一起在倚剑阁住过半年时间,不了大和尚是林南剑父亲,倚剑阁老阁主的好友。林南剑和越三少两人性格迥异,偏偏却异常谈得来,他们在这半年中结下深厚的友谊,最后结拜为异姓兄弟。此后每年都会相约结伴出去游走江湖。

还是在林南剑那间昏暗的房子里,越三少有意无意地问起了神秘的白衣女子独孤伽罗,并且表示出自己对那位白衣女子的好奇。

当时林南剑的神情很怪异,他先是摇摇头,最后说道:“越大哥,你是我的结拜大哥,我不瞒你说,这位独孤伽罗姑娘,来历很奇特。但是我不能告诉你,这是我们家族世代遵守的秘密。当年先父也是在临终的时候,才告诉我的。甚至我们林家我们倚剑阁存在的原因,也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。你我是兄弟,我也只能言尽于此了。”

林南剑既然说到这种程度,越三少虽然心里有无数个疑问,但是却没有再问下去。只是,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,要经常来这里走走。独孤伽罗,这个名字和她的本人一样神秘。越三少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。

越三少拱手向林南剑告辞:“南剑老弟,你不想说的话,我自然不会强求你说。但是我象以前一样,在你的花园里逛逛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。”

林南剑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,说道:“除了后面的那座剑阁,你想到哪里溜达就到哪里溜达,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过,不过,你若是想结识独孤姑娘,只怕,只怕,唉……。”林南剑叹了口气,却不再说下去。

越三少却没把林南剑的话放在心里,他找不到林南剑阻止他和独孤伽罗交往的理由。因为他知道,林南剑有一个心爱的姑娘,他们就快要成亲了。林南剑是一个很专情的男人,虽然独孤伽罗很美,但是越三少了解林南剑。谁让他们从会打架的时候就认识了呢。既然独孤伽罗不是林南剑的女人,那他越三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追求独孤伽罗。

反正在林南剑的眼里心里,只有紫嫣一个女人。

紫嫣是林家老管家的孙女,从小和林南剑一起长大。而林家的这位老管家,则是从林南剑的祖父起就开始管理打点整个倚剑阁的事物了。老管家和林南剑的祖父名虽主仆,实则兄弟,紫嫣就象林家的女儿一般,虽然是管家的女儿,生活却比大户人家的小姐还要惬意,她长大以后,更是成为倚剑阁的二堂主,地位仅在阁主之下。并且紫嫣和林南剑两个人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,在倚剑阁所有人的心目中,紫嫣就是林南剑未来的妻子,倚剑阁的女主人。

越三少象往常那样,离开了林南剑的屋子后,就到后花园里去溜达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越三少意在独孤伽罗。

不过越三少没碰到独孤伽罗,却见到了独孤伽罗的妹妹,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。

小女孩正在假山旁边的水池里捞金鱼。她蹲在水池边,等鱼游来的时候,就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,试图抓住那条鱼。

可惜,越三少在旁边看了好一会,也没见这小女孩能抓住一条鱼。他终于有些不耐烦了,就蹲在小女孩身边,说道:“小姑娘,你这样抓鱼是抓不到的。”

小姑娘撇撇嘴:“谁说我要抓到这些鱼儿?我只想摸摸它们,它们的皮肤好滑哦。”

越三少笑了:“小姑娘真好玩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我叫独孤灵。你能陪我一起玩吗?姐姐总是有好多事情,从来都没时间陪我玩。”小姑娘站起身来,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越三少。

越三少点点头:“好啊,我陪你玩,不过,你要先告诉我,你和你姐姐从哪里来啊?”

“我们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。”小姑娘笑嘻嘻的说。

越三少苦笑了一下,看来,想要通过这个小姑娘打听得消息似乎不太现实,她年龄虽然小,聪明劲却已经远远超出年龄了。

独孤灵忽然指着前面叫道:“蝴蝶,是蝴蝶,好美丽的蝴蝶,大哥哥,你能帮我抓到它吗?”

越三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,果然,一只手掌大小的凤蝶停在了花瓣上。凤蝶七彩的羽翼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。越三少笑了笑,顺手从旁边取了一片绿叶,手指一弹,向那凤蝶的头部射去。

眼看凤蝶就要被绿叶打中,一只纤细的手掌从凤蝶边伸出,将那绿叶收到了掌心中。而那凤蝶,却没有被惊动,还在悠闲地拨弄着花蕊。

独孤伽罗站在花旁边,顿时,满院的鲜花也失去了颜色。

越三少呆呆地看着独孤伽罗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“凤蝶无罪,你又何苦要杀了它?”独孤伽罗冷冷地说道,只是面容却没有任何表情,既没有恼怒,也没有怪责。

“有时伤害它,却能让它的美丽长久地保存下来。”越三少喃喃说道。但是这不是他的心里话,他其实控制住了手里的力道,充其量能够让凤蝶昏晕一阵,却不至于要了它的性命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独孤伽罗的面前,他觉得任何辩解都是一种亵渎……

独孤伽罗静静地站在那里,凤蝶轻轻从花瓣上飞起,绕着独孤伽罗一圈,竟然不敢靠近独孤伽罗,只是远远的表示自己的膜拜。

越三少轻轻地叹了口气,第一次,他忽然觉得在女人面前,自己无话可说。

独孤伽罗朝独孤灵招招手:“灵儿,来,我们回屋子去。”

“伽罗姑娘,我是越三少。我是林南剑的好朋友,如果林姑娘方便的话,我可以带姑娘去一些有趣的地方逛逛。”眼看着独孤伽罗就要离开,越三少急忙走上前去,站在独孤伽罗的面前说道。

“哦。”独孤伽罗朝着越三少点点头,面上依然冷冷的没有丝毫表情,只是不再说话,牵着独孤灵的手,朝前面的小径走过去,拐过一个弯以后,身影消失在了花丛后。

越三少叹了口气,茫然向前走着,不知不觉,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沿着独孤伽罗离开的小路,追寻着独孤伽罗的足迹在前行。

可是,刚反应过来后,越三少忽然停住了脚步。他看到,独孤伽罗白衣的一角,消失在了前方的灰色小楼里。

这小楼,就是林南剑家里的禁地――剑阁!

据林南剑说,剑阁,只有独孤家的长子,才有权利进去。可是,独孤伽罗竟然如入无人之地。

这个神秘的独孤伽罗,到底是什么人……

越三少心里愈发地好奇,他甚至有一些冲动,想要抓住林南剑,把一切都问个清楚。看着前面的小楼,怅然了许久,越三少还是强迫自己转过身,向来路走回去。

忽然,一阵低低的哭泣声从花丛后面传出。越三少用手分开花丛,一个身穿紫色罗衫的少女正低着头,泪珠一串一串的滴落到花朵上。

“紫妹子,你怎么在这里?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?”越三少认识这个女孩,她就是林南剑未来的妻子,紫嫣。

“越大哥,你来了。”紫嫣抬起头,脸颊上还挂着泪珠,眼睛闪过一抹忧伤,却又强做笑脸,和越三少打招呼。

“紫嫣,你干吗躲在这里哭?谁欺负你了?呵呵,是不是南剑这小子?告诉越大哥,我帮你找他出气。”越三少以为是小情人闹别扭了,就笑嘻嘻地逗着紫嫣,想让她开心点。

没想到紫嫣摇摇头:“不是的,越大哥,自从那个姓独孤的女人来了以后,剑哥,剑哥就再也没找过我。我要见他,他也不见我,他们两个人整天躲在那个小楼里。呜呜,我想进去找他,还没有到门口,就被那里的守卫给赶了出来。”

越三少听了后,心里满不是滋味的,但是还是劝着紫嫣:“紫妹子,也许南剑和独孤姑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量。如果说南剑对你有什么二心,那简直就象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不可能。对了,你知道那独孤姑娘是什么来历吗?”

紫嫣摇着头:“我从来都没见过她。你知道的,我是在这里长大的,从来就没听人说过林家有姓独孤的亲戚或者朋友。”

“对了,你和南剑再过两个月就要大婚了,你别哭,我去找南剑说说。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,我和南剑这么多年的朋友,他的人品,他对你的感情,我觉得他绝对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男人。你从小和他一起长大,要相信他。”越三少一面安慰着紫嫣,一面心里却也在暗暗的打鼓。

男人毕竟最了解男人,这世界上没有不好色的男人,但是心里想想是一回事,真要做出点什么来,那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林南剑虽然素来对女色不感兴趣,但是独孤伽罗这样的女人,简直可以让和尚都有还俗的决心,更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?

天天和女人调情的男人,比如越三少这样的,反而对女人的免疫力会强一些,不容易轻易迷恋上女人,但是从来远离女色的男人,反而缺少了免疫能力,一旦陷入到感情的泥潭里,那可真是死无丧身之地了。

越三少想到这里,越发的有些悬心了。他安慰了紫嫣几句,见她慢慢地停止了哭泣,越三少才放心的离开,去找林南剑。刚到林南剑外面的屋子,就看到管事在门口迎着他走过来,说道:“越公子,阁主刚刚有急事出门了,他走的匆忙,来不及对你说,让我转告下越公子。”

林南剑这一走,就是两个月,而正是这两个月的时间,江湖上血案连发……

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978-89487-822-9
《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》
文网游备字[2010]C-RPG050号 安全责任书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